星雲說偈--真實的心

只個心心心是佛,
十方世界最靈物﹔
縱橫妙用萬境生,
一切不如心真實。
──唐.布袋

心,人人本具,個個不無,但不見得人人都認識它。

人,往往重視自己的身體,平常要給它營養、要為它保健、美容,要為它清潔,還要照顧衣食住行一切所需,卻忽略了自己的這一顆真心。

我們的真心就如虛空,它是生命的本體,一切現象都由心所生。經典裡的「三界唯心,萬法唯識」、「佛說一切法,為治一切心,若無一切心,何用一切法?」都是說明了心的作用。心,無形無相﹔雖沒有形相,當它隨緣應物時,卻又無處不是,無時不有。沒有修心,沒有養心,就會任由心去造業、妄動,所以心也有「心如盜賊」、「心猿意馬」等的譬喻。

「只個心心心是佛,十方世界最靈物」,我們的心,就像是一座意念的工廠,當我們一念真心起,上可以成佛﹔當心被五欲六塵遮蔽,一念妄心起時,下也可以墮到地獄、餓鬼、畜生,我們成聖、成凡都由它,一個人的善惡、迷悟、成敗,也都在一念之間。

十方世界中,沒有什麼比我們的真心更為靈慧的寶物了,假如沒有好好照顧它、使用它,非常可惜。因此,人生最要緊的,就是不要任由我們的心在生死煩惱的大海裡輪迴流轉,要讓它回到自己的老家,體證自己的佛性本心。

這顆心是「縱橫妙用萬境生,一切不如心真實」,世間上,擁有妻子、兒女、田園、屋宅,擁有權勢名利甚至一切財富,終究都不是自己的,真正屬於自己的只有這顆心。人生大限一到,萬般帶不去,唯有業隨身。有功德即受福,沒有功德則受苦,心都會替我們做裁判,心,才是最真實的。

《從容錄》中,描述了一段韋將軍參問玄沙禪師的公案。

韋將軍問玄沙禪師:「什麼是『日用而渾然不知』?」玄沙禪師隨手拿起桌上的果子招待他。將軍吃完了以後,又再問一次:「禪師,到底什麼是『日用而渾然不知』?」玄沙禪師看著他微笑說:「這就是『日用而渾然不知』啊!」

人心日日用,我們又何嘗知道我們當下的這一念自性清淨心呢?佛法告訴我們要「活在當下」,無非是提醒我們,在日常生活中,隨時要能提起正念,反觀自心﹔面對世俗的種種誘惑,也要能不為外境所動搖,能夠如此,自然能找到自心,做自己的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