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說偈--野草閒花

一年春盡一年春,
野草山花幾度新﹔
天曉不因鐘鼓動,
月明非為夜行人。
──宋.雲蓋智本

在這個世間上,四季變換,日月流轉,都是很自然的現象。我們要從大自然中體會生命的意義,不要分別計較,要用正直、平常、無相、無我的心情去接受世間實相。

「一年春盡一年春」,今年的春天過去了,來年的春天又會再來。

「野草山花幾度新」,春天一到,草綠花開,一如文學家朱自清的「燕子去了,有再來的時候﹔楊柳枯了,有再青的時候﹔桃花謝了,有再開的時候。但是聰明的你,告訴我,我們的日子為什麼一去不復返呢?」對呀!春天過了會再來,花謝了,草枯了,也會有再開、再青綠的時候,可是我們的人生一去不復返,又怎麼說呢?

春去秋來,日升月沉,從觀察大自然中,可以讓我們體會生命的奧妙。花開花謝,草綠草枯,萬物的新舊更迭,總是不斷的循環。只是人的青春逝去,還會再回來嗎?走完了這一生,還會有來生嗎?

「天曉不因鐘鼓動」,天亮了,並不是因為敲鐘擂鼓才天亮﹔不敲晨鐘,天一樣會亮,這是自然如此,並不是有所求,有所為,受影響而有。一期的生命也是一樣,不管是張王李趙、驢馬牛羊,都得在五趣六道裡流轉,重要的是我們的佛性不變,一如春天去了會再來,花謝了會再開。除非有一天你衝破了三界,找到自家故鄉,才不必再受五趣六道的輪迴。

「月明非為夜行人」,沒有夜行人,月亮一樣明亮,我們的真如佛性也像月亮一般,即使路上沒有行人,明月依然當空朗照。因此,大家對不死的生命要有信心!

其實,人之生,必定會死﹔人死了以後,也還會再生。生生死死,死死生生,就如同一個環形,沒有開始,也沒有結束,生死只是一個循環而已。因此在佛門裡,許多證悟的高僧大德,他們對生死的態度很淡然,認為生要歡歡喜喜而來,死也要歡歡喜喜的去。因為他們明白生命的來來去去,生生死死,就如同出外旅遊、搬家喬遷,並不足以畏懼。

重要的是,我們要如何把握現有的生命,廣結善緣,為自己的生命開創出無限生機,那麼,圓滿的生命便永恆存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