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說偈--舊日花

少小離鄉不記家,
回思往事總堪嗟﹔
故人猶想兒時面,
枯木難開舊日花。
──明.憨山德清

許多長年旅居外地的異鄉遊子,心中最大願望,無非是落葉歸根,回到自己出生的故鄉。

「少小離鄉不記家」,童年離開了故鄉,如今人事全非,已記不得家鄉與爹娘。但是,真正的故鄉在哪裡呢?我們流浪在生死海裡,沉淪流轉太久,早已不記得自己的故鄉在哪裡﹔連自己的本來面目都忘了,只好任憑生命列車在一站又一站的旅途中不斷循環,無有了期。

「回思往事總堪嗟」,回想過去的人與事,總是慨嘆時光匆匆,一去不復返。要回去自己出生的故鄉探視親友故人,大家都會很歡喜,然而我們離開故鄉實在太久了,即使現在想回去,不是雜務太多,就是欠缺盤纏路費。

其實,我們還有一個最後的真正故鄉,更應該要回去。這個故鄉是哪裡?極樂世界是我們的故鄉,常寂光佛土是我們的故鄉,真如佛性是我們的故鄉。要如何才能回到這個無始以來,我們生命本源的故鄉?所謂「人身難得今已得,佛法難聞今已聞,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向何生度此身?」就是把握現有人身,如同準備路費一般地積聚我們的功德資糧。

「故人猶想兒時面,枯木難開舊日花」,我們的故人,還在回想著我們兒時的面貌,真是「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兒童相見不相識,笑問客從何處來?」一旦成為枯木,就難以再綻放昔日的花朵。我們離開家鄉太久,兒時的面容再怎麼努力記憶,也記不得了。一日不知自家面目,就一日不能解脫生死問題。我們要趕快找到自己的本源故鄉,一旦無常到來,才知道還有一個千秋萬世、究竟的歸宿。

我們都是生命旅程的過客,縱有千萬家產、名利權位,下車時,就只有此生種下的善業、惡業隨身,其他都帶不走。因此找回自家面目,努力斷惡修善以積累功德法財,求得解脫生死的輪迴,才是我們歸鄉的正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