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說偈-空費力

修行容易遇師難,
不遇明師總是閒﹔
自作聰明空費力,
盲修瞎練也徒然。
──〈費閑歌〉明.憨山德清

這段詩偈,是明代憨山大師所寫。

「修行容易遇師難」,修行容易,但要能遇到明師指點,卻不容易。古德有云:「人身難得,佛法難聞,中國難生,明師難遇」,說明善知識並不是輕易就能尋獲。一個人是不是善知識,可以從很多方面觀察。例如,有的人論議高深,有的學養豐富,有的心胸慈悲,總說善知識必須具備:一、自己要有證悟﹔二、要能通達真理﹔三、有慈悲心肯教人﹔四、要能方便權巧為人解說等條件。

「不遇明師總是閒」,不遇明師可惜,好不容易遇到明師,卻又「自作聰明空費力」更可惜。有的人自視很高卻沒有師承指點,往往容易被自己的聰明所誤。

比方佛門的早晚課誦,維那師〔註1〕會敲大磬引領大眾唱誦,維那的「那」讀作「ㄋㄨㄛ」,不是「ㄋㄚ」,如果沒有人指導,一定不知道它的正確念法﹔又如佛陀的弟子大迦葉尊者,這裡的「葉」要讀梵音「ㄕㄜ」,不是樹葉的「ㄧㄝ」,讀錯了,表示沒有人指導,所以有明師教導,還是很重要的。

「盲修瞎練也徒然」,一個人如果認不清目標,很容易走錯路,一錯謬之千里,一錯難以回頭。如果半途中有人引路、指點,不就事半功倍了嗎?所以在《佛遺教經》裡,佛陀說:「我如善導,導人善路,汝若不行,過不在導﹔我如良醫,應病予藥,汝若不服,咎不在醫。」意思是:我如同一個引路的人,可以引導你走向正道,你若不循著這條道路去走,我也莫可奈何﹔我像一名醫生,可依照你的病情給予藥方,你不吃,舊疾新病都好不了,那也不能怪我呀!

人來到世間,從呱呱墜地的那一刻起,就必須不斷跟隨父母、師長學習,才能慢慢進步、成長﹔進入社會,各行各業都有專門的老師,好比韓愈在《師說》裡提到:「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如果自視太高,不肯尋求善知識的指導,「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終究還是徒然無功的。

所以人生當中,最要緊的是學習前人的經驗,在善知識的指導下依教奉行。否則盲修瞎練,不僅空費心力,也增加幾分的危險,那就枉然了。

〔註1〕維那,為寺中統理眾僧進退威儀之重要職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