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說偈--制心一處

縱此心者,
喪人善事,
制之一處,
無事不辦。
──《佛遺教經》

所謂「治國容易,治家難﹔治家容易,治人難﹔治人容易,治心難」,人人都有一顆心,然而心就像脫了韁的野馬,到處奔竄,如何才能讓它安定下來?《佛遺教經》告訴我們:「縱此心者,喪人善事﹔制之一處,無事不辦」,教導我們要制心於一處。

我們的心往往容易被五欲六塵左右,被外境的色、聲、香、味、觸、法驅使而無法自主。有時心如猿猴,跳躍不停﹔有時像一隻烈馬,發起性子來就跑到田裡,壞人禾稼,因此說「心猿意馬」。假使心思太過狂亂,做出種種兇猛可怕的行為,就說這個人已經「心如狂象」,失去理智。

心又像盜賊,經典譬喻我們的身體如同一座村莊,村莊裡住了眼、耳、鼻、舌、身、心﹔心為首腦,天天領導其餘五眾接觸色、聲、香、味、觸、法六塵,造下種種惡業,時時竊取我們的功德法財。心念快速,如電光石火,如果我們能馴服心中的盜賊,讓它歸化柔順,便能做心的主人。

有一則寓言:有一天,心向自己提出抗議:「你每天清晨起床,我就為你睜開眼睛,觀看浮生百態﹔你想穿衣,我就為你穿衣避寒﹔你想漱洗沐浴,我就為你淨身,甚至大小便溺,我都毫無怨尤地幫助你。我們的關係就像唇齒般密切,凡事你應該和我有個商量﹔但是要學道了,你卻背這個臭皮囊東奔西跑,忙忙碌碌向外攀緣尋找,卻不知道反求於我,其實你要追尋的道並不在他方,而是在自己的心啊!」

心有時像童僕,供我們使喚﹔有時又像國王,可以發布命令﹔心也像一位藝術家,能輕易地造出一棟大樓、一座城池,因此有謂「心如工畫師,能畫種種物」,乃至「三界唯心,萬法唯識」,都是在形容心。心像虛空一般,包容萬象,因此要看一個人偉大不偉大,就看他的心量有多少。一個人平時都用小心眼待人,別人會看輕他﹔如果能寬宏大量,包容別人,當然也會贏得眾人的尊敬。

要如何把妄心變成真心,把亂心變成安穩的心,把煩惱的心變成清淨歡喜的心呢?這就必須靠自己的努力了。能制心的人,自能安住身心,事業也必定能成功圓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