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說偈 -- 不經一番寒徹骨

埋頭雪嶺豈平常,
為道忘軀世莫量﹔
不經一番徹骨後,
如何做得法中王?
──古德

禪宗初祖達摩祖師東來,在嵩山少林寺面壁坐禪時,二祖神光慧可禪師為了求道問法,在大雪紛飛的夜裡,長立在達摩的禪房前等待,寒雪積到膝蓋上了,仍然一動不動地祈求達摩教示。許久,達摩終於睜開眼,問:「站這麼久,要什麼?」「求師父幫我安心。」「你把心拿來,我替你安。」「我找不到我的心。」「我已為你安心竟!」發現自己的心執迷了,慧可的心就這樣安好了。

所以「埋頭雪嶺豈平常,為道忘軀世莫量」,為了求道而立雪,以斷臂來供養,在為法忘軀的虔誠下,終能得道。

浮山法遠禪師是南方人,為了求法,千里跋涉到北方。在寒冷的冬天,孤坐客堂等候掛單,從早到晚都沒有人理睬他。寒風凜冽,同行的八個人忍受不了,都一個個走了,最後只剩下法遠禪師。知客師斥責他:「這麼晚了,為什麼還不走?」順手將一盆水潑在他身上,法遠禪師不卑不亢地說:「大德!我不遠千里來此求學問道,一盆水就可以把我潑走嗎?」

法遠禪師為了求道,不顧一切勇往直前,忍受種種屈辱。他掛單後,曾擔任典座(煮飯)之職,有一次為了拿一點油煮麵食給大家吃,當家師就怪他拿常住物私做人情,幾次要把他趕走。法遠並不氣餒,他出去化緣誦經,補償了虧欠常住的損失,繼續安住生活,因而受到常住大眾的器重,傳法給他。

「不經一番徹骨後,如何做得法中王」,像慧可、法遠禪師在修行的過程中,如果沒有經歷種種的艱苦,怎能成為一代禪師?梅花沒有經過嚴寒的熬練,怎會有撲鼻的芳香呢?荷蓮沒有經過酷暑的熱醞,何來清涼的綻放?這四句偈子,值得我們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