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說偈--僧院花

欲悟山空為佛事,
故栽芳樹在僧家﹔
細看便是華嚴偈,
方便風開智慧花。
──〈僧院花〉唐.白居易

唐代詩人白居易中年後信奉佛教,經常到寺院參禪問道。有一次,他看到寺院裡的花開,心中有感而寫下了這首詩偈。

「欲悟山空為佛事」,你想明白山河大地、宇宙的真理是什麼嗎?就是「空」。空,是宇宙的真理,有了空,才能生出萬法,包容萬有。空,是為建設而有的,如果茶杯不空,茶水要往哪裡倒?口袋不空,皮箱不空,金錢、物品要往哪裡放?房屋如果沒有空間,沙發、床鋪要往哪裡擺呢?我們的耳朵不空、鼻子不空、口腔不空、腸胃不空,我們就活不下去了。所以,我們不要將「空」看成是空無,看成是沒有,其實「空」才是「有」,有虛空才有山河大地、宇宙萬有,這就是「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的道理!

「故栽芳樹在僧家」,空的真理在哪裡?就像是將芬芳的花草樹木栽在佛門裡,換言之,真理在佛法裡、在僧院中。

「細看便是華嚴偈,方便風開智慧花」,一個不明白空才能包藏萬有的人,會將「一」與「多」看成是兩個,依《華嚴經》的解釋,一與多不是兩個,而是一個。多就是一,一就是多。好比一個人、一個台灣、一個世界、一個虛空,都是「一」,而這裡面包含多少器官、細胞?多少人口?多少國家?多少星球?所以「一多不異」,「大小不二」。

生活中的萬事萬物,有清淨的,也有污穢的﹔有菩提,也有煩惱﹔有聖,也有凡﹔如同粗澀的柿子可以變香甜,酸苦的鳳梨可以變甘美一樣。在大小中,一粒沙子可以看到三千大千世界﹔一剎那間,有無量無邊阿僧祇劫,因此大小不二,淨穢同體,聖凡皆然,一與多,本體是空,是無際無二無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