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說偈--至道無難

至道無難,
唯嫌揀擇,
但莫憎愛,
洞然明白。
──北齊.僧璨〈信心銘〉

在北齊僧璨大師的〈信心銘〉裡,有一段很有名的偈頌:「至道無難,唯嫌揀擇,但莫憎愛,洞然明白」,告訴我們什麼是究竟之道。

「至道無難,唯嫌揀擇」,道,就是真理。老子對於道的理解,提出:「道可道,非常道」,說明真正的道是不可說的,能夠說出來的,都是一般的道理,並非究竟的真理。

佛陀一生談經三百餘會,說法四十九年,最終他也說:「我沒有說過一個字。」這就對了!真理是不容許你用言語去談說,說了也等於白說。你說了很多的道理,真理不會因此而增加一點﹔你沒有說,真理也不會因此減少一點,真理本來如是。所以「至道」不可說,至道是一切事物最究極的真實,超越語言,超越種種思惟分別,最怕的就是我們說是說非,說好說壞。

比方你慈悲,但是你的慈悲是有分別的:這個人是我的親人、我喜歡的人,我就對他慈悲一點﹔那個人是我不喜歡的、我的冤家仇敵,我對他就無法生起慈悲,一旦慈悲在喜歡、不喜歡之下,就已經不是慈悲了。真正的慈悲,應該是所謂「無緣大慈,同體大悲」,那才是真慈悲。

又好比智慧,如果對一件事有了成見,有了我執、主觀、分別,論是論非,說長說短,就與真理不相應,距離真理也很遙遠。世間的知識,比方讀書、求學等,可以說都是分別知識,都是有揀擇的知識,會讓人有所論議,都不是最究竟圓滿,如各個領域的學術討論會,這個人這樣說,那個人那樣說,眾說紛紜,不知道誰說的才是最好。雖然有人說「真理不辯不明」,但是真正的真理就是真理,是不需要論辯的。

「但莫憎愛,洞然明白」,因此,追求至道不難,就是不要揀擇、分別。一切真理由於人起了愛憎心,有喜歡、不喜歡,就遠離真理了。如果能以平等心看待一切,自然就能契入佛法,洞徹萬事萬物的本來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