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說偈--悟道詩

憶著當年未悟時,
一聲號角一聲悲﹔
如今枕上無閒夢,
大小梅花一樣香。
──唐.孚上座

這是唐末太原孚上座悟道後寫的偈頌。

「憶著當年未悟時」,真是「一聲號角一聲悲」。眼看著時間分秒的過去,人生迷昧苦短,生死又那麼無常,一念想起,不禁悲從中來。

禪門有兩句話:「未曾悟道如喪考妣,已經悟道如喪考妣」,人生的大事未明,還未開悟時,渾沌迷茫過日子,好像死了父母一樣﹔已經悟道後,四大皆空,人生不沾不滯,也宛如死了父母一樣。這是慨嘆自己在五道六趣多生多劫流浪,沉淪生死至今,才認識自己,自然感觸良深。學禪者如果不參透生命的本源,不思見死亡的真相,那真是「一聲號角一聲悲」!

日本貞觀禪師在留學中國二十年後,回日本傳法。一位研究天台宗三十年的道文法師請教他:「我自幼研習《法華》思想,有一個問題始終不解。」

貞觀禪師說:「《法華》思想博大精深,你只有一個問題不了解,可見你有很高修持,但不知唯一的問題為何?」「《法華經》說:『有情無情,同圓種智。』花草樹木真能成佛嗎?」「三十年來,你只掛念花草樹木能否成佛,對你有什麼幫助呢?你應該關心自己如何成佛吧!」道文一驚:「我從未想過這個問題,請問我如何能成佛?」「你說只有一個問題,第二個問題要靠你自己解決了!」

一般人未開悟時,總是處處問人,卻不知自問方能自悟。

「如今枕上無閒夢,大小梅花一樣香」,現今已開悟了,甚至睡覺時都能與道相應,與真理契合,再也沒有閒愁惡夢。禪門的悟道,是活水長流,每天都有很多的小悟,集很多小悟為中悟,忽然有個恍然大悟,然後對於「生從何來,死往何去」都了然於心,就再也無懼生死了!

一個真正的禪者,不管是大悟或小悟,他在二六時中的生活,實乃「大小梅花一樣香」。把凡心去除,隨著自己的真如自性,隨緣自在,人間的外境還有什麼值得迷戀和追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