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說偈--空花衣

身著空花衣,
足躡龜毛履,
手把兔角毛,
擬射無明鬼。
──《寒山大士詩》

佛經裡有兩句成語,叫做「龜毛兔角」、「空花水月」。這是什麼意思?烏龜身上是沒有毛的,兔子的頭上也不會長角,然而烏龜在水中游,身上沾了水草,就被誤認為烏龜長毛﹔兔子把耳朵豎起來,不知道的人把它當作兔子的角,實際上這些都是不存在的。

這四句詩偈用文學的眼光來看,文詞很美但義理不通。怎麼說呢?

「身著空花衣」,身上穿著空花做的衣服,「空花」,就是沒有,沒有的衣服你怎麼穿?

「足躡龜毛履」,腳底踩的是龜毛做成的鞋,但世間上並沒有這樣的東西。

「手把兔角毛」,兔子沒有角,哪裡還有毛?

這幾句話從另外一層意義來看,等於襌門裡有一首詩:「空手把鋤頭,步行騎水牛,人從橋上過,橋流水不流」,既然雙手是空的,怎麼有鋤頭?既然是步行,怎麼又騎著水牛?人從橋上過,是水在流而橋沒有動,怎麼是「橋流水不流?」然而在一個修行人的眼裡,這樣的境界是把宇宙萬象都融會到自己的心中,因此,空花衣、龜毛履和兔角毛,是統一了世間的「有」和「無」,千差萬別都在自己一念的真心裡,心就能統攝所有的宇宙世間。

「擬射無明鬼」,凡是有形有相的,都是虛妄的無明鬼,所以用這許多「無」,降服這些有相的鬼怪。

經典中有許多道理,為了讓人容易明白,經常會以生活中的事物來作譬喻,就如「龜毛兔角」,除了用來比喻一件事情有名無實,或現實世界中不存在的事物,另一層意義,也是要打破凡夫對實相的妄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