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離執著

若有斷盡諸我見,彼無有我及我所﹔是真持戒無見故,無復怖畏墮諸惡。
──《大寶積經》

這四句偈談的是知見的問題。一個人在見解上愚痴,經常是:我認為、我以為、我的見解、我的看法……這是見解上生了病,這些偏差的知見,對於我們的修行、智慧的開展,會產生很大的弊病。

所以《大寶積經》告訴我們:「若有斷盡諸我見」,假使有人能斷盡一切我見,不起執著分別,自然可以滅除諸多的煩惱無明。

「彼無有我及我所」,在人我關係上,如果不能斷除《金剛經》說的:「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這四相,很容易衍生許多不平等的對待。比方:我是能說法的人,你是所聽的人﹔我是能布施的人,你是所接受的人﹔我是能教你的人,你是所受教的人。就如佛經有一則譬喻:

一座長滿藥草的山裡住著一隻「我所鳥」,每年春天,上山採藥的人絡繹不絕。這隻鳥總是不斷地悲鳴:「這山裡的一切都是我的,為什麼要奪取我的所有?」如是日夜哀鳴,最後吐血而亡。由於執著太深,無時無刻皆承受著求不得的痛苦,無法自拔。

人的執著也是一樣,唯有「能所雙亡」,泯除「我」及「我所」的對等關係,才能得到身心的解脫自在。

「是真持戒無見故,無復怖畏墮諸惡」,如果能真正持守戒律,摒除執著、我見的過患,自然不再有怖畏,不再造做諸惡。

現今全世界之所以戰爭頻仍,人我之間的紛爭不斷,都源於我見、執著,而有種種的對立產生,唯有消除自我的偏見,彼此尊重包容,人類才有和平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