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說偈--如何是佛?

一池荷葉衣無盡,數樹松花食有餘﹔剛被世人知住處,又移茅屋入深居。
──唐.大梅法常

大梅法常禪師年幼時在玉泉寺出家,對禪法特別有志趣,便到馬祖道一禪師的座下參學。大梅法常問馬祖道一:「如何是佛?」馬祖答說:「即心即佛。」大梅法常於言下大悟,後來又移居到大梅山隱居潛修。

唐朝貞元年間,鹽官齊安國師座下有一位出家人,因為上山迷路,遇見大梅法常。這位出家人十分訝異在這個僻遠山區居然有位隱居的和尚,便問大梅法常:「和尚在此多少時日?」大梅法常不正面回答,淡淡的說:「只見四周青山青了又黃。」出家人又問:「下山的路該向什麼方向走呢?」禪師答說:「隨著流水去。」

出家人回到鹽官國師處,告訴國師他的奇遇,鹽官國師說:「我過去在江西曾遇過一個出家人,後來沒有他的消息,不知是否就是你所遇見的和尚?我想請你代我轉達,希望他能下山接受我的供養。」這位出家人依言上山去延請大梅法常,他僅以這四句詩偈「一池荷葉衣無數,數樹松花食有餘﹔剛被世人知住處,又移茅屋入深居」,委婉地回絕了。這四句大意是:

「一池荷葉衣無盡」,一池塘的荷葉,供我做衣服,我就穿用不盡了。

「數樹松花食有餘」,山上有許多松樹,以松花為飯食,就足以讓我吃不完。

「剛被世人知住處」,才被世人知道我的住處,來山訪問的民眾太多、太頻繁,干擾了修道生活,怎麼辦呢?

「又移茅屋入深居」,只好將住處再遷往更深山去。

大梅法常禪師能自修,也能度眾﹔能在熱鬧道場裡,也能到深山無人居住處。不管世間怎麼變化,他都是「即心即佛,即佛即心」。如此肯定,如此自尊自重,正是一代禪師的風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