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說偈--僧家生活

幸為福田衣下僧,
乾坤贏得一閒人﹔
有緣即住無緣去,
一任清風送白雲。
──唐.百丈懷海

這一首是百丈懷海禪師的詩偈,詩中談到他的僧家生活之樂。

「幸為福田衣下僧」,他說自己好幸福,能夠出家為僧,做一名身披福田衣的僧人。福田衣,就是出家人所穿的袈裟,因為出家之後,披上這身袈裟,世間人就有機會隨出家人學道﹔供養僧人就像是種植一塊福田,因為這田地裡有福報、有功德,因此袈裟又名為「福田衣」。順治皇帝曾說「黃金白玉非為貴,唯有袈裟披肩難」,故而百丈禪師才會說自己「幸為福田衣下僧」。

「乾坤贏得一閒人」,他覺得作為一個出家人是勝利者,因為贏得了閒人的生活。所謂的閒人,並不是說不做事,這個閒人指的是心閒人忙。現在的一般人,常常是人閒心忙,人沒有在做事,心卻在那裡妄想紛飛,一刻都不停歇。所以,修道者是人雖忙但心很閒,他們能夠忙裡偷閒、忙裡自在、忙裡逍遙,這正是一個禪者的生活。

「有緣即住無緣去」,是說百丈禪師的修行,已經到了隨緣的境界,有緣分他就住世,無緣分就涅槃。其實,禪者修行到某種階段時,就已經可以生活隨緣、來去自如、生死自在。但是這種修行的境界是很不容易的,絕不是一般人口頭說說的修行﹔所謂的修行,最主要的是在生活裡頭能夠受用,是一種實踐真理的生活。像禪師可以這樣隨緣度化,自在解脫,才是禪者的生活。

「一任清風送白雲」,百丈禪師能隨緣自在,隨心安住,面對生死而不懼,就像白雲任隨清風吹送,都能隨處適意。從百丈懷海禪師的詩偈中,讓我們看到了僧家安閒自在的人生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