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說偈--榮與枯

雲巖寂寂無窠臼,
燦爛宗風是道吾﹔
深信高禪知此意,
閒行閒坐任榮枯。
──宋.草堂清

曾經和朗州刺史李翱論道的藥山禪師,他有兩位弟子,一位叫雲巖禪師,另外一位叫道吾禪師。雲巖禪師的思想比較偏重於山林,十分淡泊,即使居住在山裡面,沒有人來探望,沒有人來供養,他都不計較﹔道吾禪師是屬於人間比丘的性格,非常熱心,非常活躍,弘法利生,不以為苦。

有一天,藥山禪師坐在郊外,那個地方有兩棵樹,一棵樹長得很茂盛,一棵樹已經枯萎了。藥山禪師先問雲巖禪師,說:「雲巖!你看這兩棵樹,是茂盛的樹好呢?還是枯萎的好呢?」

雲巖禪師說:「枯萎的樹比較美。」

藥山禪師又再問道吾禪師說:「道吾!你看這兩棵樹,是茂盛的好呢?還是枯萎的好呢?」

道吾說:「我看茂盛的好。」

兩個弟子對兩棵樹的看法都不同,藥山禪師又問旁邊一位姓高的侍者說:「這兩棵樹究竟是茂盛的好?還是枯萎的好?」侍者答說:「茂盛的由它茂盛,枯萎的由它枯萎。」

這一首偈語說「雲巖寂寂無窠臼」,是指雲巖禪師的道風沉寂,沒有什麼掛礙,沒有什麼拘束﹔相反地,「燦爛宗風是道吾」,道吾禪師的宗風講究昌盛,講究活躍。

「深信高禪知此意」,不但藥山禪師知道他們的性格,高侍者也懂得他們的意思,也就是「閒行閒坐任榮枯」,即一個禪者要能放得下,也要能提得起。

我們可以學習禪者的風範,生活裡處處為自己留點轉圜的餘地,能在放下處放下,該提起時提起,則處在是非善惡、高低貴賤眾多分別的世間,就有無分別的智慧,使心不隨境逐而安然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