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說偈--顛 倒

空手把鋤頭,
步行騎水牛﹔
人從橋上過,
橋流水不流。
──梁.傅大士

這一首是傅大士(傅翕)的偈語。從文學的觀點上來看,文字是不通的﹔但從參禪修道的悟境上來說,它可以說悟透了宇宙人生的真理。

禪者在修行的境界上,都會經歷一些過程,比方像青原禪師,他在沒有參禪的時候,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參禪了以後,他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一直到悟道了以後,看山還是山,看水還是水。

同樣是山水,在最初沒有參禪時,看山是山,看水是水,那山水是世間現象的山水﹔等到一參禪之後,慢慢進入修行的境界,深入到本體去看,所以他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及至悟道以後,悟道者是從本體上看現象,但不破壞現象,他從現象上可以直接看到本體,本體即現象,所以他再度看山是山,看水是水了。

傅大士這一首偈語:「空手把鋤頭,步行騎水牛」,既然是空手,怎麼說他拿了一把鋤頭?既然是步行,怎麼又說騎水牛呢?「人從橋上過,橋流水不流」,人從橋上經過,應該是水在流,橋沒有動,但是他卻說人從橋上過,是橋在流,水沒有在流。

我們認為空手、把鋤頭不可以在一起,認為步行就不是騎牛,騎牛就不是步行,那是我們把世間上的一切都分開了﹔「人從橋上過,橋流水不流」,我們認為是水在流但橋不流,是因為我們把世間上所有的一切都定型了,沒有把它們調和起來。所以,流和不流其實不是兩回事,有和無不是兩回事,這就是矛盾中有統一,差別中有平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