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說偈--不起鬥諍過

不起鬥諍過,
心常樂寂靜﹔
善禁身口意,
住空有是利。
──《月燈三昧經》

人有一種不好的性格,就是喜歡鬥諍。只要有兩人以上的地方,就不時有鬥諍的場面。世間上,國與國之間起鬥諍,民族和民族之間也有鬥諍,乃至士農工商,各行各業,同行為冤家,互相都愛鬥諍。二方鬥諍,誰贏誰敗沒有一定的標準,但大部分是兩敗俱傷﹔甚至鬥諍的人,可能還沒打倒對方,自己反而先受其害。《月燈三昧經》告訴我們,做人處事最好的妙法,就是「不起鬥諍過」,不起鬥諍,就不會有鬥諍的罪過與傷害。

其實,讓人一步又何妨呢?忍一口氣就能風平浪靜,再者,是非得失不過是一時,我們應該爭千秋,也不要爭一時﹔要爭未來的功德,也不要逞一時的利害。不起鬥諍過就能「心常樂寂靜」,心中就常有寂靜、安穩、柔軟、和平,也不會計較、不會瞋恨。

一個人最要緊的,是將自己管理好,懂得自我禁止身口意的造業。身體會造什麼業呢?好比打人、傷害、殺人﹔口會犯什麼罪業?如亂罵人、說是非、好毀謗﹔心則會嫉妒、瞋怒、怨恨。我們的身口意,在二六時中,有意無意間,就造下許多的罪業,卻沒有人管束。

我們的身口意要靠父母來管嗎?靠師長來管嗎?父母、師長也只能管一時,不能管永遠,甚至我們自己本身,可能也管理不了自己的身口意。所以,我們要仰賴佛法,讓自己有智慧、有力量來「善禁身口意」。

「住空有是利」,我們要安住在什麼地方才有安樂呢?是安住在錢財裡?愛情裡?或者是人情是非裡?這些地方是無法讓人獲得安寧的。唯有當我們安住在「空」,「空」裡面就有平等、包容及無量。心能安住在無限量的虛空,就能心包太虛,心量無限,就不會想鬥諍,或是想與人爭高下,內心就有寧靜與安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