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說偈--業 感

處時等諸事,
無色等外法﹔
人夢及餓鬼,
依業虛妄見。
──《唯識論》

「處時等諸事,無色等外法」,宇宙萬有的一切事物,都是由我們的心識所湧現的。像佛教說一切處,我們有時人在台灣、在香港、在美國、或在任何地方﹔一切時,某年某月某日,或一切諸時。不論時間也好,地方也好,在哪裡講什麼話、做什麼事,有色的、無色的,表現於外的、心裡所想的,都不是真實法。縱使眼可見、耳可聞、鼻可嗅、身可觸,都像空花水月一樣,這都是唯識所現,有識即現,無識就不現。

「人夢及餓鬼」,簡單來講,就像人做夢一樣。夢裡,人在天空飛翔,實際卻還是躺臥在床﹔夢中,與人打架,甚至給人砍斷膀子,從夢中驚醒過來,雖然恐怖依舊,但在現實生活裡,膀子仍然完好無缺。這是由於人在睡夢時,前五識的眼、耳、鼻、舌、身,是不起作用的,可是心裡的獨頭意識,還在活動運作許多不實在的幻境。

人輪迴於天堂、地獄、餓鬼、畜生諸道,其實也是無常幻化的。生在天上,天福享盡會墮落﹔若墮落到地獄、餓鬼、畜生道,等到痛苦的業報受盡,也會上生到天道、人道等其他世界。有情眾生就依業力的不同,而流轉於六道。

「依業虛妄見」,唯識家說「一水四見」,同樣是水,在六道眾生眼裡是不同的。人道的眾生,看見海洋河水認為是水,天人見之是琉璃,餓鬼來看就是膿血,魚蝦則視為是家居天堂。

所以,世間的事物,沒有絕對的好或不好,都是由於各自的業力而招感不同的感受。比方大便臭不可聞,人人避之唯恐不及,可是狗子卻把大便當成珍饈美味,為什麼?因為人與狗的業感不同,因此在世間的所見所愛,就會有所不同。人的窮通禍福,也與業力有關,自己造了什麼業,就感得什麼果,自業自受,誰也不能替代。雖然如此,但我們平日只要多做好事,聚集善緣,不但可令善果加速成熟,也可使惡緣逐漸減弱,惡報雖然不能抵銷,卻可逐漸改變自己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