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說偈--八 風

利衰及毀譽,
稱譏和苦樂,
斯皆非常法,
何足致憂喜?
──《摩訶僧祇律》

佛教裡流傳著一則故事:宋朝時,當朝為官的蘇東坡與金山寺的佛印禪師是好友。某天,蘇東坡作了一首詩:「稽首天中天,毫光照大千,八風吹不動,端坐紫金蓮。」蘇東坡認為這首詩體現了自己高超的修行境界,即刻命書僮划船過江,將詩作送往江南的金山寺,請佛印禪師印證。

然而佛印禪師看了,只寫了幾個字,就請書僮拿回去。蘇東坡看到書僮很快就回來了,疑惑的問:「禪師沒說什麼嗎?」書僮便將佛印禪師所寫的字交給蘇東坡。

蘇東坡接過來一看,居然是「放屁」兩個字,立刻怒氣沖沖的過江,準備找佛印禪師理論。沒想到,禪師早就站在山門等候,笑著說:「學士!你不是已經八風吹不動了嗎?怎麼一屁就打過江了呢!」蘇東坡這時候才明白自己的「八風吹不動」,不過是知識上的認知,修行其實還未達到這樣的程度。

蘇東坡所說的「八風」,就是《摩訶僧祇律》說的:「利衰及毀譽,稱譏和苦樂。」這是生活中經常會遇到的八種境界:利益、衰敗、毀謗、名譽、稱讚、譏諷、苦事、樂事,這八種境界的風,會動搖我們的心,讓人無法安然自在。

「斯皆非常法,何足致憂喜?」八風的境界都是一時的,不是常法,像風一樣來得快,去得也快。因此,何必計較?何必執著?何必憂慮?何必歡喜?待人處事,對於各種順逆境界,如果都能視如一陣風,就不會有過多的好惡喜瞋,逐漸就有如如不動的定力,自然可以看淡惱人的八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