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說偈--活在當下

四面湖山鏡裡看,
樓船深浸碧波寒﹔
不知身在冰壺影,
可笑沉酣夢未殘。
──明.憨山德清

憨山大師的這首詩,告訴我們要活在當下,如同「風吹疏竹,風過而竹不留聲﹔雁渡寒潭,雁去而潭不留影」,不要留戀過往,活在虛幻顛倒的假相裡。然而世人都歡喜住在物質享樂的生活,住在名聲、權位的虛名,住在色、聲、香、味、觸、法的六塵世界,這些都是會變化、不長久的,怎麼可能永遠擁有呢?

《金剛經》說:「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就是提醒我們,不要住在五欲六塵裡,要安住在「無住」裡。這裡所說的「無住」,並不是指沒有地方住,怎麼說呢?

就像我小時候出家,有人看到我就說:「好可惜啊,怎麼出家了?」他們以為出家就沒有家了。我心想,你們才可惜,我出家無家,卻可以到處為家,這間廟可以住,那間廟也能待,這不就到處是家了嗎?反倒是你們這些不出家的在家人,只要一天沒回家,家人可能就要牽腸掛肚了。

我與憨山大師相同,從十二歲起就過著出家的生活。我在二十三歲隨著僧侶救護隊來到台灣,憨山大師則是二十四歲開始參學四方,其隨身的物品就只有一個缽,他自謂「只此一缽,可抵萬鍾厚祿矣!」因此將當朝皇太后所賜與的財物,全部用來施貧賑災。他這一生知足淡泊、不慕榮利,深知榮華就如「四面湖山鏡裡看,樓船深浸碧波寒」,江海上那些氣勢壯闊、雕工精湛的樓船,就好比是鏡面裡的幻影,隨時有可能消逝不見。

「不知身在冰壺影,可笑沉酣夢未殘」,由於憨山大師身處亂世,歷經人生的起起落落,他這首詩流露出老婆心切的大慈悲,懇切想喚醒還在紅塵迷夢裡沉浮的世人,不要再耽溺於不切實際的幻夢,應該認真活在當下,才是明智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