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說偈--爭忙

但見雲忙水亦忙,
所忙不在稻粱桑﹔
芸芸更是忙無既,
彼此爭忙夢一場。
──清.石蓮

清代的畫僧石蓮禪師,寫了這首詩偈,題名為「爭忙」。意思是說,人在世間上,每日汲汲營營為生活而忙,有的人為了爭名爭利而忙,可是忙到最後,終究是空忙一場,不過是一場夢。讓人不禁反思,這樣忙忙碌碌,究竟所為何來?

「但見雲忙水亦忙,所忙不在稻粱桑」,你看天空的飛雲、地面的流水,無時無刻都在變化之中。雲朵時而烏雲密布,忽而萬里無雲,真是變幻莫測,忙得不得了。流水忙碌地穿梭於大地,時而溪流淌淌,時而飛瀑凌空,甚至翻江倒海,也是千變萬化。無論是流水行雲,都是來去自如,無所戀棧牽掛,不像人們為衣食生計而忙碌。

古德說,縱有良田萬頃,但是一天能吃多少呢?再看看那些富賈,高樓大廈縱使有幾千間,躺下來睡覺的時候,也只不過是一張八尺長的床鋪而已。

但是人們總是不滿足於現況,不斷想著如何比別人更富裕、更幸福、更快樂。於是每天早出晚歸,與人爭忙,連跟父母、孩子說話,都沒有辦法騰出時間,所謂的富貴榮華真有那麼重要嗎?

有一次,佛陀來到摩揭陀國的首都王舍城,當時佛陀還只是離宮修行的悉達多太子,尚未證悟。他手持著缽走在街上,頻婆娑羅王看見悉達多太子神采端嚴,氣宇不凡,便力勸悉達多當官。但是悉達多太子回答,自己既已捨棄世間的榮華而出家,便無法答應國王為官的請求。

「芸芸更是忙無既,彼此爭忙夢一場。」反觀芸芸眾生,為了名利奔忙,為了生活打拼,還要為了色身辛勞。老子曾說:「人之大患,在吾有身。」我們每天沐浴妝扮、抹紅戴綠,為了這個身體的吃飯睡覺,張羅忙碌,可說是無有安閒,忙得無有了時,到了臨命終時,什麼也帶不走,終歸是夢一場。

我們不妨自問:每天為了什麼而忙碌?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別人?從中得到了什麼?又忙出了什麼意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