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說偈 我有一方便

我有一方便,
價值百匹練﹔
相打長伏弱,
至死不入縣。
──唐.王梵志

這是唐朝王梵志居士所作的一首詩偈,顯示出一種寧願吃虧,也不與人爭鬥的做人態度。

「我有一方便,價值百匹練」,他說自己有一個處世的法寶,這個法寶可說價值一百匹潔白的絲絹。「相打長伏弱,至死不入縣」,即使遭受他人再怎麼欺負、冤枉,他都能夠忍受,甘之如飴,自然也不可能到縣衙裡告官、投訴。

明朝妙葉法師所集的《寶王三昧論》有云:「被抑不求申明,抑申明則怨恨滋生,是故聖人設化,以屈抑為行門。」一個明白事理和因果的聖者,他知道很多的事情,無非都是業力及業報使然,所以甘於忍受一切的苦痛,這其實也是一種修行的法門。

即使是已經開悟、證得解脫的佛陀,他也曾遭遇過十次的災難。據《佛說興起行經》記載,佛陀所遭受的十次之難為:孫陀利謗佛難、佛患頭痛難、佛患骨節疼痛難、佛患背痛難、佛被木槍刺腳難、佛被擲石出血難、佛被戰遮女繫盆毀謗難、佛食馬麥難、佛受苦行難、奢彌跋謗佛難。由此可知,即使是成了佛,只要殘餘的業因未了,業債未償,仍然必須償還宿報,自受業報的災難,這是無人可以替代的。

因此,當遇到逆境時,不必怨天尤人,有謂「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今生所受的遭遇,有時是因為過去所造下的業因已經成熟,業報現前了,只得承受。但是只要未來,不再造惡因,就不會再受惡報。因果昭然,只要謹慎自己的身口意業,念念警惕,多造善因善緣,自然擁有美好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