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說偈--三界唯心

赤旃檀塔六七級,
白菡萏花兩三枝﹔
禪客相逢只彈指,
此心能有幾人知。
──唐.貫休

這一首〈書石壁禪居屋壁〉詩偈,是唐朝的詩畫僧人貫休禪師所作。貫休禪師藉由描述禪堂內之景物,引述出自己對禪法的體悟。

「赤旃檀塔六七級,白菡萏花兩三枝」,禪師首先簡單描繪禪堂內的擺設,有一座六、七層印度的赤旃檀所雕成的寶塔,寶瓶裡插有兩三枝含苞待放的白色荷花(古代習慣稱未開的荷花為菡萏)。

「禪客相逢只彈指,此心能有幾人知」,人命只在於呼吸之間,每個人都是人間的匆匆過客,有幾個人是真正擁有禪心的?有幾人又真正能在心地上用功呢?又有幾人是真正悟得祖師所傳的心法?古德曾說:「心外無一法」,二千多年來,禪就是這樣以心印心來傳承,並不在語言文字上著相。

唯識家常強調「三界唯心,萬法唯識」,心可以生出許多的功德和智慧,同樣地,也能製造出許多的煩惱來,所謂「披毛由此得,成佛也由它」。因此,與其向心外的世界去追求,不如向自己的內心去探索。明朝的一代大儒王陽明曾經說過:「宇宙是我的心,我的心就是宇宙」,如果我們能將宇宙納於胸中,心胸眼界就能擴大,處世自然就能豁達無礙。

如果我們能使心念常處於正念之中,便能滅卻不必要的無謂煩惱,無論環境如何變遷,內心都不為所動,常保寂靜安然。不管娑婆世界如何變異,只要心內清淨,那麼人間到處是淨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