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百語

序一

經常有人問我:「請給我一句話作為座右銘,好嗎?」我一向滿人所願,就這樣「一句話」、「一句話」,一生之中不知給了多少人多少個「一句話」。我深深感到:給人「一句話」很容易,但如何讓對方受用,才是最重要的。像六祖惠能大師本來只是一名樵夫,因為聽到《金剛經》裡的一句話「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之後,若有所悟,所以尋師訪道,後來在五祖弘忍大師座下舂米八月,開悟見性﹔丹霞禪師原本要進京趕考,因為聽到一句「選官不如選佛」的話而出家學佛,在一番精進修持之後,也成為禪宗的一代祖師。

《阿含經》說:「聞善言,要著意。」我很慶幸生來就具有這種性格,每逢聽到好的句子,都能牢記在心,給予活用,使我一生受益無窮。例如:

家師志開上人引用古德的「先做牛馬,再做龍象」,讓我肯定工作最神聖,服務最偉大﹔

芝峰法師的「不要做焦芽敗種」,讓我隨所在之處都不忘失菩提心﹔

塵空法師的「要有佛教靠我的信心」,讓我即使面臨山窮水盡的困境,仍能堅忍不拔,無怨無悔﹔

東初法師的「錢,用了才是自己的」,讓我體會到:最佳的用錢之道,是使大眾獲得取用無盡的般若寶藏。

甚至童年時,外婆的「殘缺就是美」、母親的「排難解紛不是閒事」,還有教育家杜威的「重新估定價值」、一般人所誤解的「圖利他人」等,都成為我一生待人處世的格言。

後來我自己在應事接物當中,也悟出了許多「一句話」,像:

「凡處世待人,都要皆大歡喜」、

「不要讓阿彌陀佛代替我們報恩」、

「為信徒添油香」、

「要做義工的義工」、

「肌肉是要活的」、

「你重要,他重要,我不重要」、

「感動是最美的世界」、

「忙,就是營養」、

「疾病就是良藥」、

「不知道的樂趣」等,於弘法開示中一經提及,立刻就會在徒眾之間流傳起來,凡此令我感受到「一句話」所散發的力量。無怪乎坊間不乏有關「名人成功一句話」的書籍,多年前也曾經看到《普門》雜誌到處為「一句話」的專欄而向人索稿。

後來有人告訴我:一句話固然有很大的啟發作用,但「聽時似悟,對境生迷」是一般人的通病,所以希望我將親身體驗說出來,好讓大家能夠玩味其中的含意。回想我的一生,曲折多變,苦難連連,確實有很多「一句話」的故事值得作為現代青年勵志的參考。因此從一九九二年七月開始,我不揣淺陋,將一生事蹟,藉著「一句話」作為引子口述出來,由弟子滿果(輔仁大學、佛光山叢林學院畢業)整理記錄,貢獻給大家。《普門》雜誌得知,率先爭取連載,海內外著名的《遠見》、《講義》等雜誌也曾索稿刊登。經過七年的時間,我終於完成了一百篇「一句話」,而今結集出書,訂名為《往事百語》。

猶記得七年前剛開始撰寫《往事百語》時,心裡曾經盤算著,如果每個月都為《普門》雜誌提供一篇的話,也要花費將近十年的時間才能到達一百篇,萬一我才完成了六十篇、七十篇就往生了,如何成為「百語」呢?當時有人說:即使真的如此,弟子繼續師長未竟之作,古有前例,比比皆是。如今《往事百語》居然在我自己生命過程中留下歷史,真是令人欣慰。

最讓我感動的是,多年來,讀過《往事百語》的人經常讓我分享他們的法喜:

有的說,懂得「心甘情願」之後,做事有了另一番的境界﹔

有的說,了解「難遭難遇」之後,世界充滿了美好的意義﹔

有的說,「敢,很重要」,使他們在遭逢困境時,仍能抱持信心,衝刺到底﹔

有的說,「忙,就是營養」,讓他們在工作的時候,產生無比的力量。

我覺得是因為他們經過了深思體會,真正把書讀到心田裡,讀到生活中,所以能有如此的感受。《往事百語》之任何一「語」都不是分別的意識所能認知的境界,而必須用心靈去感受,用實踐去印證,才能獲得個中的意味。對於「一句話」如果輕易放過的人,即使是讀遍千經萬論也百無一用,這就好比牛飲狼吞的人那裡能品嘗出「無心之茶,花紅柳綠」?走馬觀花的人那裡能看得見「一色一香,無非中道」?經云:「以聞思修,入三摩地。」誠乃不虛之言也。

此外,由於書中所述皆為自己經歷過的往事,所以:

一、難免以「我」為主軸來發展文章的脈絡,同時對於時代、事物也有所臧否,但絕非自我標榜,純為就事論事,旨在將心路歷程及所思所行寫下來,盼能對大眾有所助益。

二、地點、人物雖不免有重覆之處,但感受不同,如能仔細三思,咀嚼回味,必有一得。

三、承蒙學者專家撰文推介,愧不敢當,在此一併致謝,並望各位讀者不吝賜教。

值此世紀交替之期,由衷感恩三寶加被,使本書得以順利出版,作為西元二千年及佛教東傳中國二千年紀念之獻禮。

是為序。

星雲

於佛光山開山寮

一九九九年七月

序二

今年(二○一五)春天,因為慈濟功德會的財務問題受社會批評,像風暴一樣,也讓佛教寺院受到影響。我基於維護信徒的信心,說明這個社會對於佛教不公不義的踐踏、對宗教在語言上的不敬,不得已,就寫了「貧僧有話要說」,從四月一日起,在《人間福報》刊登。發表之後,也獲得海內外普遍的響應,支持佛教。

現在,關於「貧僧有話要說」四十說都已經說完,應該告一個段落,甚至於還有幾千篇響應「貧僧有話要說」的文章,請《人間福報》可以繼續刊登﹔但金蜀卿社長希望我應該繼續對社會或信徒做一些開示,總覺得可以再有一些作品給《人間福報》發表。

但,歲月不待人,貧僧總是年老了,況且護教弘法,也不是我一個人能可以完全擔當﹔佛教界的人士,大多不知今天佛教面臨的困境,不團結、不覺醒,實在不夠善應當今時代。

我忽然想到,大約在一、二十年前,我為《普門》雜誌寫的《往事百語》,也是類似「貧僧有話要說」的主旨。當時,是為了要鼓勵佛教青年立志,我提出一百句話來勉勵大家要愛教護教、要弘法利生。雖然是一、二十年前的往事,當初《往事百語》並未由《人間福報》普遍發行,畢竟得到《往事百語》的人士還是很少﹔今金社長提出希望繼續「貧僧有話要說」的意見,我感到,這一百句話也是對人助益很大,可能每一句話,都是一生受用無窮無盡的。因此,我就跟《人間福報》建議,可以讓《往事百語》作為「貧僧有話要說」的後續了。

今天的佛教,佛教的寺院,不是我們做夢的溫床了﹔周遭的風霜雨雪,也已告訴我們,不能再讓佛教安然的、消極的過無爭的生活了。為了佛教,我們四眾弟子還是要本著愛教護教的精神,充實自己信仰的能量,發揮菩薩的精神,來把佛教普利世人。

貧僧覺得《往事百語》中的一百句話,必定對我們的教界、信徒以及普羅大眾,都會有一些貢獻。好比「心甘情願」,假如你懂得,做了夫妻的人,彼此心甘情願,怎麼能不增進感情呢?你交朋友,只要心甘情願,吃一些虧,又有什麼計較的呢?所以,「心甘情願」會帶給你人生另外一番的啟示。

再例如「難遭難遇」,我們參與什麼社團,「難遭難遇」啊!我們交到新的朋友,「難遭難遇」啊!一切都「難遭難遇」想,就會增加你的力量,增加你的勇氣,增加你向前奮鬥的精神。這一百句話,對我們都有這樣的意義,就要看大家自我的體會了。

比方,現在我又覺得「我們要做自己的貴人」、「我們要肯得發心吃虧」、「享有比擁有更好」等等這許多句子,每一句話都蘊含深意,如果我們信者、不信者都能做到,必定都能自利利他。

所以,現在《往事百語》在《人間福報》上與讀者再見面,希望大家也把它看成是「貧僧有話要說」的續本,一樣的可以寫回響,一樣的在星期六、日刊出你們的讀後感,增加福報和讀者互動的緣分。所謂「自覺覺他、自利利人」,這也算是貧僧的希望了。

二○一五年六月佛光山開山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