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百語19 最高的管理學

本文作於一九九九年(民國八十八年)五月

妙睦從佛學院畢業出來之後,就被常住派到洛杉磯西來寺擔任知客。有一天,我在西來寺款待客人,對過程有一些意見,我問她:「妳在那裡受教育的?」她說:「就讀佛光山叢林學院之前,是在香港念管理學。」我聽了以後,和她說:「妳過去念的管理學,都是學著去管事,去管人,是不夠的,妳今後最好要學習把自己管理好,才是最高的管理學。」

今天正逢「管理學」到處普及的時候,論其種類,真是不勝枚舉,有企業管理、人性管理、民主管理、分層管理,乃至於飯店管理、醫院管理、行政管理、倉庫管理……,但是對於如何「管理」自己,「管理」內心,就很少設立如此的課程了。在一九九六年,我創設了南華管理學院,和台灣各個大學一起參加聯合招生。經過一番研究之後,我深深感到:佛教其實就是一門精深博大的「管理學」。

彌陀觀音 給予管理示範

像一卷《阿彌陀經》,就是阿彌陀佛的「管理學」。在他的西方極樂世界裡,不但享有優美的自然環境,富麗的亭台樓閣,清淨的休閒娛樂,融和的群我生活﹔而且沒有政治的迫害,沒有惡人的干擾,沒有經濟的困境,沒有男女的占有,沒有交通的事故,沒有生態的汙染,沒有衣食的擾人,沒有老病罣礙,沒有種族的界限,沒有怨家的敵對。阿彌陀佛將極樂世界的居民全都「管理」成「諸上善人聚會一處」,可以說阿彌陀佛就是一個最高的管理專家,因為他能夠給人安全、給人安樂、給人安心、給人安適。

一卷〈普門品〉,是觀世音菩薩最好的「管理學」。觀世音菩薩為了將他世界裡的眾生「管理」好,所以先救苦救難,讓眾生得以無憂無懼,例如你有貪欲的,他布施喜捨來幫助你﹔你有瞋恨的,他以慈悲來教化你﹔你是愚痴的,他用智慧來引導你﹔你有疑嫉的,他賜信心來攝受你﹔求生兒子的人,他能幫助你生下福德智慧之男﹔求生女兒的人,他能幫助你獲得端正有相之女。如果你是軍人,他為你說軍人法﹔如果你是工商人士,他對你講工商管理法﹔即使你是一個童男或童女,他也會以童男童女的教育布施給你……,因為觀世音菩薩善於隨類應化,觀機說法,所以他走進了每一個人的心中,而信者們也將家庭裡最好的地方用來供奉他,心悅誠服地接受他的信仰及領導。

由此看來,我們可以得知,阿彌陀佛和觀世音菩薩的各種「管理學」,是合乎自我的管理、自性的管理、自覺的管理、自知的管理。由於阿彌陀佛和觀世音菩薩給予我們管理的示範,所以讓佛教發展出各種宗派的「管理法」,叢林寺院的「管理法」,僧團戒律的「管理法」,祖師大德的「管理法」……,可謂內容繁多,欹歟盛哉!讓佛教對於當代社會,甚至自我的「管理」等等,都有很大的貢獻。

管人之難 勝過管物管事

三十年前,我訪問日本時,見到日本工商企業團體,一隊一隊,一團一團的,都到各大寺院集合受訓,聽說這叫作「職前訓練」,是公司行號為了教育員工良好的思想理念及生活習慣,所以在他們正式工作之前,送到寺院裡接受佛教的「管理」訓練。當時日本寺院負責行政的出家法師也無不以佛門「管理」做人、「管理」工作的方式傾囊相授。那時,我就認為今後的佛教在社會的管理方面應該提出一些貢獻。

世間上,物品的管理比較容易,因為物品既不會表達意見,也不會和你對立抗爭,你怎麼安排,它就如何地發揮功用﹔說到管理事情,事情也還算很好管理,因為事情有一定的原則,如果能將事情的輕重緩急拿捏妥當,將事情的好壞得失權衡清楚,管理起來也就不為難了。

最難「管理」的是人。因為人性是自私的,人有很多的煩惱,很多的意見,最重要的是面對不同的思想、不同的習慣、不同的看法、不同的學歷、不同的資歷、不同的地域、不同的籍貫、不同的年齡……,如何在這麼多的差異之中,將人統攝起來,事實上是非常困難的。

人,很難管理,其實,更難管理的還是自己的一對眼睛,你要管理它非禮勿視,它有時偏不聽話﹔兩隻耳朵,你要管理它非禮勿聽,它偏歡喜竊聽他人的隱私﹔一張口,你要管理它不亂說,它偏偏禍從口出,闖下許多麻煩來﹔一雙手,你要管理它不是自己的東西不可與取,但貪愛小便宜的人總是不計後果……。自己的眼、耳、鼻、舌、身都不能聽從自己的命令指揮,又如何能管理別人,管理其他的事情呢?

調伏自心 從內至外皆治

其實眼、耳、鼻、舌、身,是有形有相的,還算好管理,假如管理自己的內心,這就難上加難了。心中的自私無明、煩惱邪見,如驕慢、嫉妒、憤恨、執著等等,如波浪一般鼓盪不已,如果自己缺乏大願、大力、大智、大悲,那裡能管理得了自己和自己的內心呢?

盤踞在心中的煩惱雖然難以管理,即使是心中的一念情執也不易管理,有的人殺身成仁,捨生取義,可說是將自己心意情執發揚到極點﹔有的人愛國、愛民、愛家、愛人,即使如何地執著不捨,也還能為社會所接受﹔但,就有一些人,他們的心像頑猴惡馬一樣,總是犯人禾稼,最終還是自己受害至深。

一個人想將自己管理好,則須管理的事情實在太多了,例如:自己的思想要管理好,自己的心念要管理好,自己的威儀要管理好,自己的語言要管理好,任何一個地方管理不好,都會為我們帶來多少無謂的災殃。

平時承蒙有人讚美我,說我門下徒眾之多,寺院之多,不知是如何管理的。其實,我覺得自己沒有什麼「管理」的法則,像我管理寺院,從不上鎖,像大雄寶殿、大悲殿、會議室、客堂、教室等等都是全日開放,好讓大眾隨時都可以進來瞻仰、使用﹔我管理物品,不喜歡建倉庫,我覺得物品是做來給大家用的,最好能物盡其用,東西一旦堆在倉庫,沒有人看得到,往往一放多年,等到要用的時候已經發霉生.,豈不可惜!我管理錢,也不喜歡放在祕密的地方,三十多年前在壽山寺的時候,我將錢放在固定的地方,讓學生、徒眾各取所需,我認為這才是公平之道﹔我管理人,倡導法治、人治,甚至無為而治,我覺得最好的管理,其實是自己內心的管理。心治則身治,身治則一切皆治。

人和為貴 主張集體創作

有一段民間的繞口令說:「有一個城隍廟,東邊坐了一個管判官,西邊坐了一個潘判官,西邊的潘判官要管東邊的管判官,東邊的管判官要管西邊的潘判官,究竟是要東邊的管判官來管西邊的潘判官,還是西邊的潘判官來管東邊的管判官。」就是判官也彼此不服氣,你要管我,我要管你,互相看不起,僵持不下,就很難為城隍爺了。可見有了管理對方的想法,就有了分別對立,反而就更難管理了。

在禪門有一則饒富趣味的故事,可以和上面的繞口令成為對比。有一個信徒到寺院找住持講話,住持叫旁邊的一位老禪師說:「你趕快去沏茶!」不久,住持又叫他:「你快去切一盤水果來!」住持和信徒講完話,又向老禪師喊道:「你陪客人聊聊啊!我有事要先走了!」住持出去了以後,信徒很奇怪地問老禪師:「這位住持是你的什麼人啊?」老禪師回答:「是我徒弟啊!」信徒大為不滿,說道:「既是徒弟,怎麼可以叫師父去泡茶?」老禪師回答:「他只有叫我去泡茶,沒有叫我去燒茶,燒茶就比較難了。」「他還叫你切水果!」「他很慈悲啊!只有叫我去切水果,沒有叫我去種水果,種水果可就更難了。」「他自己先走了,還叫你來陪我!」「他年輕,比較有用﹔我老了,所以做一些瑣碎的事情。」其實,在這個寺院裡,老禪師才是真正懂得「管理」三昧的人,由於他能顧全大局,放下身段,透視人際之間的因緣關係,因此讓整個寺院和合無諍。

有鑒於「人和為貴」,所以我一向主張「集體創作」,我覺得最上乘的管理方式,應該是讓大家自動自發,肯定彼此所扮演的角色,互相合作,共同奮發突破﹔我也大力提倡「同體共生」的精神,我覺得最高明的管理原則,應該是讓整個團體能夠產生共識,上下一心。雖然我一手創建佛光山,但我都以召開會議來代替下達命令﹔儘管我是多少人的師父、師公,但我寧願大家商討研究,也不願斷然否決別人的意見。當然,其中也曾遇到很多不必要的困擾,例如一些應趕緊實行的議案,因為主事者的保守而延誤時機,以致日後必須付出多倍的努力及代價,但是為了尊重他人的看法也有其必要,所以我願承擔一切後果。三十年來,為了斡旋各個單位的意見,為了調和各個主管不同的看法,總有開不完的會議,但想到能給人多少利益,給人多少方便,給人多少學習,一切的辛苦即刻化為烏有。

生死與共 發揮整體力量

過去曾經聽過一則家庭主婦的故事,讓我感念良多:有一個母親就要過七十歲生日了,家人們祕密地商量著如何為她祝壽,想了半天都不知道她最喜歡什麼,最後小兒子說:「我知道,媽媽最喜歡吃我們每餐剩下來的飯菜。」大家想想,的確如此,於是到了這一天,兒女們就將冰箱裡的剩菜清出來煮了一鍋,說道:「媽媽!今天是您的生日,我們煮了您最喜歡的剩菜孝敬您。」這位母親聽了,一面流淚,一面說道:「是的,我最喜歡吃剩菜,幾十年來,你們所不喜歡的,我都默默歡喜承受下來。」自古以來,男士多稱自己的太太是內人、拙荊,甚至賤內等等,其實賢妻良母才是一個家庭裡面的主導內外的核心人物。我將這種肯犧牲,肯奉獻,不計較,不嫌苦的管理方法稱為「剩菜哲學」,用它來教導我的徒眾﹔但看古今中外,善於管理的良臣名將不都是因為擁有這種體貼、承擔的美德,所以能夠克敵致勝嗎?像吳起領軍,不但與兵士同榻而眠,同桌而食,而且噓寒問暖,為吮膿血,所以官兵們都肯為他赴湯蹈火,在所不辭﹔李廣帶兵,在飢乏之際,發現泉水,不待士卒盡飲,必不近水,不待士卒盡餐,必不嘗食,所以大家都樂於為他效勞賣命,出生入死。

因此,所謂「管理」,不一定高高在上,發號施令,而應當深入群眾,將團隊的精神帶領起來。三十多年前,我初創佛教學院.,即使像「出坡」這麼一件例行的事情,我都親自說明意義,並且身先表率,挑磚擔水。三十年後的今天,想要為我做事情的徒眾何止萬千,但我不僅未曾以命令的口吻叫人做事,還經常主動地為徒眾解決問題。常常聽說某個徒眾在北部事情忙碌,我便為他主持南部的會議﹔往往知道那個徒眾正在主持會報,一時無法結束,我就為他代課教書。我覺得:最好的管理,是自己先與對方建立「生死與共」的觀念,才能發揮最大的整體力量。

用人不疑 授權代替干涉

有些人從事管理,善以謀略在人我之間製造矛盾,然而一旦被人拆穿,就不易為屬下所尊重﹔有些人從事「管理」,喜用計策先試探別人的忠誠,但是一旦被人識破,就不能為對方所信服。所謂「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最好的管理方式,是以己心來測度他情,以授權來代替干涉。像龔鵬程先生和我素昧平生,只因聽說他的才華,便立刻在飛馳於高速公路的車廂裡,先用行動電話邀請他擔任校長,他先是一陣愕然,聽說我要建的是一所屬於全民的精緻大學,便一口答應,從此多年來的校務我未插手干涉,「南華」在他的帶領下,校譽日有所增﹔目前西來大學的校長陳迺臣先生,過去是花蓮師範學院校長,我將校務交付給他之後,也很少過問,西來大學的校務在他的拓展之下,也是蒸蒸日上。

在世間上,一些父母和兒女們說:「你看!隔壁張家的某某多好,成績這麼好,那像你?」結果,孩子被說得一無是處,只有自暴自棄﹔在社會上,一些主管總是責備屬下不如別人,說者固然是「恨鐵不成鋼」,但沒有想到聽者的想法如何,根器如何,也就枉費心機了。每個人資質不一,各有妙用,只要你善於帶領,敗卒殘兵也能成為驍將勇士,最重要的是,你是否能看出他們的優點長處,而給予適當的鼓勵?你能否看出他們犯錯的癥結,而給予確切的輔導?尤其,你能否不傷害他的尊嚴,而讓他的人生得到成長?像盤珪禪師以慈悲愛心感動惡習不改的慣竊,仙崖禪師以不說破的方式教導頑皮搗蛋的沙彌,凡此皆可看出歷代高僧大德「管理」十方叢林,接引各類僧眾的善巧智慧。

為人著想 管理應付裕如

過去曾經有一個連名字都不會寫的男孩被送來佛光山,大家都嫌他笨拙,我用玩的方式來教他,慢慢地,他竟然開了智慧。大雄寶殿剛落成時,裡面一萬四千八百個小燈泡的線路錯綜複雜,都是他一人包辦﹔還有一個摩登妙齡女郎,每次來山總是打扮得花枝招展,當時不知有多少人反對我收她作出家弟子,但她後來在佛法的薰陶下,不但勤勞努力,而且本分盡責,得到眾人的讚美。所以,說到「管理」,其實是在考驗自己心中有多少慈悲與智慧。

信徒和我講話時,常會驚訝地說:「你說中了我的心事了!」這是因為我自四十多年前弘法以來,就常在揣摩前來的聽眾、信徒是什麼職業,抱著什麼心態,我要和他講什麼話,讓他歡喜,讓他感動,由於我能用心為人著想,所以後來我在「管理」人眾的時候,就能應付裕如。

我接辦南華管理學院時,曾將一座大樓的設計方位改變,事後許多人說改得真好,他們問我是不是會看地理風水?其實心有心理,人有人理,情有情理,物有物理,地當然也有地理,過去我在讀佛學院的時候,每次一上殿,我就知道要趕快站到那個位置,因為我喜歡敲法器,即使沒有開我的牌,也總想有遞補的機會。每次一到齋堂,我也知道應該往那裡坐,因為我的食量大,我要找一個行堂容易看到的地方,好為我添飯﹔每次一到教室,我會知道該到那個位置去,因為過去寺院沒有錢點油燈,只有自己趕緊選擇光線最好的地方﹔每次和師長談話,我也知道該往那裡站,因為我要引起他的注意,好讓我能有更多學習的機會。後來舉凡隊伍的排列形式、建築的遠近高低、事情的快慢程序……,我都能拿捏得準確,這是因為我能用心將自己的「空間」管理得當的緣故。

人我一如 最高管理學分

我經常在客人要來的前一刻,站在門口迎接,讓對方驚喜不已,有人問我是不是有神通?其實這是因為我從小就訓練自己要有時間觀念,例如什麼是五分鐘,什麼是十分鐘,甲地到乙地需要多少時辰,做一件事情要花費多少時間,我的心中都了了分明,所以一切事物當然也就能夠「管理」得恰到好處了。

每年大年初一,我能約略算出今年春節大概會有多少人上山﹔在某些地方待上一、兩天,我也能知道當地寺院油香的多寡。徒眾輒感驚訝,其實我無絲毫特異功能,只是因為我有心去留意大小車子的流量,我肯去主動地了解每個地方的人文經濟,由於我心裡面有數字的概念,所以在管理寺院的時候,無論行政、財務、工程、總務……,當然就能夠預事而立,面面俱到了。

所以,管理的妙訣,在於將自己的一顆心先管理好,讓自己的心中有時間的觀念,有空間的層次,有數字的統計,有做事的原則。尤其最重要的是,讓自己的心裡有別人的存在,有大眾的利益,能夠將自己的心管理得慈悲柔和,將自己的心管理得人我一如,才算修滿「最高管理學」的學分。

【注釋】

(1)1964年,大師於高雄壽山寺創辦「壽山佛學院」。1967年,因學生人數漸多,為讓學生有一處專心靜修的環境,乃於佛光山創建「東方佛教學院」,後更名為「佛光山叢林學院」。

叢林要則

叢林以無事為興盛,修行以念佛為穩當,

精進以持戒為第一,疾病以減食為湯藥,

煩惱以忍辱為菩提,是非以不辯為解脫,

留眾以老成為真情,執事以盡心為有功,

語言以減少為直截,長幼以慈和為進德,

學問以勤習為入門,因果以明白為無過,

老死以無常為警策,佛事以精嚴為切實,

待客以至誠為供養,山門以耆舊為莊嚴,

凡事以預立為不勞,處眾以謙恭為有禮,

遇險以不亂為定力,濟世以慈悲為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