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百語40 我是佛

本文作於一九九九年(民國八十八年)二月

禪門裡有這麼一段故事:

有一天,信徒問禪師:「什麼是佛?」

禪師十分為難地望著信徒,說道:「這,不可以告訴你,因為告訴你,你也不會相信!」

信徒說:「師父!您的話我怎敢不信!我是很誠懇地來向你問道的。」

禪師點點頭,說道:「好吧!你既然肯相信,我告訴你:你就是佛啊!」

信徒驚疑地大叫:「我是佛,我怎麼不知道呢?」

禪師說:「因為你不敢承擔啊!」

直下承擔 承認自己是佛

古往今來很多人不敢承認自己是「佛」,像法融禪師不敢坐在寫著「佛」的石頭上,道信禪師因而笑著說:「你還有『這個』在嗎?」慧忠國師有一次喊著:「佛啊!佛啊!」侍者四處張望之後,滿臉狐疑地望著國師,說:「這裡沒有佛,您在叫誰啊?」國師回答:「我就是在叫你啊!你為什麼不敢承擔呢?」

有一次,信徒向我索取一幅字,想要掛在客廳裡作為提醒自己的座右銘,我立刻濡墨展紙,寫著「我是佛」送給他,信徒立刻說:「我怎麼敢當?師父!這一張墨寶我可不敢要!」其實每一個人本來就是「佛」,佛陀在菩提樹下金剛座上悟道的那一刻,就說道:「奇哉!奇哉!大地眾生皆有佛性,只因顛倒妄想不能證得。」顛倒妄想其實也是幻化無自性的,只要我們向上提起「佛」的一念,如霜露般的顛倒妄想自會消融。

回想我這一生受益於「我是佛」這三個字的地方非常之多。記得我初入佛門的時候,想到自己應該做好一個佛教徒的樣子,所以我認真課誦,嚴守淨戒﹔後來想想這樣還不夠,我應該還要擔當佛陀的使者、佛教的法師,將真理的法音傳播給別人,所以認真研究經教,隨喜說法結緣﹔後來再過一些時候,我覺得做法師也是不夠的,我應該進一步做菩薩,發菩提心,行菩薩道,所以我要努力行人之所不能行,忍人之所不能忍。有一天,我突然想:「我豈止想做菩薩,為什麼不直下承擔我是佛呢?我應該行佛所行,為佛所為才對啊!」這樣一想,忽然間,心裡就豁然開朗了。

自心作佛 產生無比力量

記得四十多年前剛來台灣的時候,耶教當道,佛教地位低落,佛教徒無論是佈教、出國都備受限制,從大陸播遷來台的佛教僧侶三天兩頭被人盤查詢問,在這種無奈的情況下,許多同道另謀他路,一些信徒為了尋職的方便及身家的安全,也紛紛轉信他教,我告訴自己:「即使佛陀和我說大家都信耶教了,你也去信耶教吧!但我仍然要說:我是佛,怎麼可以去信耶教呢?」就這樣一句「我是佛」,在當年那種複雜的環境下,我憑著一股「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決心,冒著被抓坐牢的危險,四處弘法.,將正信佛教拓展開來。

不久,香港的大本法師捎了一封信給我,表示想到台灣弘法,希望我能幫他的忙。那時要拿到一張從香港到台灣的入境證簡直難如登天,而我一無各種人事關係,二無經濟來源,連住的地方都沒有下落,怎麼答應他的要求呢?但是想到他曾做過我的老師,而「我是佛」,理應恆順眾生,怎能拒絕別人?於是想盡一切方法,終於滿其所願。從此,我更相信「我是佛」這句話的力量實在是廣大無比。

經云:「是心作佛,是心是佛。」誠乃不虛之言也!佛陀的法力無邊,只要你願意學佛所行,就會產生力量,何況能真正發心成佛作祖呢?所以,我每次主持皈依典禮時,總是問大家:「你們是什麼?」台下的人都不敢作答。我告訴他們:「你們跟著我說:我是佛。」大家起初都很小聲地說:「我是佛。」我說:「太小聲了,不夠力量,你們再大聲一點,說:我是佛。」第二次,大家的聲音果然變得宏亮了。我接著說:「好,既然大家都已經承認自己是佛,那麼你們皈依典禮完畢回家的時候,夫妻就不能吵架,因為佛陀不會吵架﹔你們以後也不能吸菸,你們有看過佛祖叼著煙斗嗎?……」大家聽了,都會心地笑了起來。因為承認「我是佛」,人人都做得到,然而大家萬萬沒想到,這麼簡單的方法,就可以產生這麼大的力量。

念念皆佛 得到佛陀力用

記得我年少時,喜歡蹦跳玩樂,有時候還藉著幾分自以為是的義氣,打架鬧事,但一出家之後,想到「我是佛」,行止怎麼能不莊重呢?所以每當走路的時候,我總是想到佛陀行化時候的威儀,自然目不斜視,肩不擺動﹔每當站立的時候,我總是想到佛陀頂天立地的聖容,自然收斂下巴,脊骨挺直﹔每當端坐的時候,我也總是想到佛陀各種端正的坐姿,自然就會正襟危坐﹔每當睡覺的時候,我總是想到佛陀吉祥臥的樣子,自然就會安詳入眠。許多人說我無論何時何地威儀都很好。我在心中暗暗想著:「我是佛,威儀怎能不好呢?」

不但行住坐臥如此,我的日常生活也因為「我是佛」這句話而有很大的轉變。每當沉思的時候,我想到是佛在沉思,一切的邪念妄想就會一排而空﹔每當自處的時候,我想到是佛在自處,所有的語默動靜都會導向正道。儒家所謂「不欺暗室」的工夫,用一念「我是佛」的想法就能夠辦得到。日常的穿衣吃飯也莫不如此,一旦想到是「佛」在穿衣服,無論在人前人後,我都能夠保持威儀庠序﹔一旦想到是「佛」在吃飯,每一頓飯我都可以吃得安心,吃得自在。古德說:「五觀若明金易化,三心未了水難消。」過去在叢林裡,吃的都是沾滿鳥糞的豆腐渣、爬滿蛆蟲的蘿蔔乾.,但是我卻從來沒有生過病,我想這是因為我是用佛心來吃飯的緣故吧!

心中常存「我是佛」三個字,在待人處事上也可以產生很大的提示作用。每當和別人說話的時候,我想到是佛在說話,所以我要講慈悲的愛語,要講方便的智語﹔每當向大眾開示的時候,我想到是佛在開示,所以我要觀機逗教,處眾無畏﹔每當教誨頑劣的徒眾時,我想到是佛在教誨,所以我要循循善誘,耐煩開導﹔每當面對怯弱的眾生時,我想到是佛在面對他們,所以我要易地而處,給他們信心,給他們希望,雖然我還是一個凡夫,與「佛」的境界距離很遠,但因為心心念念都是「佛」,我彷彿蒙獲佛陀的加被,也彷彿得到了佛陀的力用。《法華經》云:「一稱南無佛,皆共成佛道。」誠信然也。

開發佛心 可以無所不能

古德說:「取法乎上,不中,亦不遠矣!」小時候的作文課,老師要我們寫「我的志願」﹔及至長大,每一個人都有每一個人的職業。但,不管你是士、農、工、商也好,不管你是教、科、文、醫也罷,我們的自性是「佛」。如何激發我們自性佛的潛能來提升工作的品質,造福社會呢?如何善用我們自性佛的功用來發揮一己的力量,奉獻人群呢?我們必須要在心中建立一個觀念:「我是佛!」數年前,榮民總醫院的張燕大夫為我做完心臟動脈繞道手術之後,常常到病房來和我討論佛理。有一天,他和我說:「大師!其實是您在為我『開心』,過去我每天只能做一個病人的手術,現在我每天可以做二個病人的手術。」因為張醫師開發了自己的「佛」心,所以能早能晚,能忙能閒,因此我們只要時時肯定自己──「我是佛」,當然可以無所不能。

記得我初發慈悲心的時候,只想到盡量地為別人著想,卻經常感覺力有未逮,但是後來心中存有一念「我是佛」之後,即使一隻小螞蟻,我不但不敢踏死,還要想辦法將牠送到安全的地方,因為我覺得這是「佛」應該有的行為。一隻蚊子來咬我的時候,我不再像過去一樣舉起手往癢的地方拍去,因為我想到:「我是佛。我這一點點犧牲,不能用牠珍貴的生命來補償。佛陀在因地修行時,尚且割肉餵鷹,捨身飼虎,我何人也?我也是『佛』啊!難道連這一點點修養都沒有嗎?」就這樣,我的慈悲心才感覺到一點一點地有了進步。

我在修忍耐的時候,最早忍飢、忍寒、忍熱、忍苦、忍痛……,都還算容易,但是忍氣就很困難,常常因為忍不住一口氣,和別人發生衝突,事後懊悔不已,但是後來心中起了一念:「我是佛,我能起瞋心嗎?我能起無明火嗎?」忍耐的力量油然而生。漸漸地,我體會到「面上無瞋是供養,口中無瞋出妙香,心中無瞋無價寶,不斷不滅是真常」這句話的妙意實在是無窮無盡。

坦然面對 走過人生風雨

一生之中,曾經好幾次遇到蠻不講理的人口出惡言,存心尋釁﹔也曾經遇到幾次有人欲加害於我,我念佛靜坐,安之若素,不知消弭了多少紛爭,事後有人說我默然擯置、閉目端坐的樣子,讓大家不得不敬而畏之。其實,這是因為我心中常念「我是佛」,是佛的威德加被,光照四方有以致之啊!

從出家到弘法,一甲子以上的歲月中,不知受過多少傷害、多少冤枉。起初,我心中也會不平:「我是如此地為人著想,如此地潔身自愛,為什麼會得到受傷害的後果?」但是後來想到「我是佛」,佛陀不也曾受過多少誣蔑,像戰遮女的惡計、提婆達多的陷害、善覺王的問難,以及許多人隨他出家造成的誤解謠言等等,但是這所有的一切,反而更彰顯佛陀光風霽月般的品格。於是我學習佛陀坦然的態度,面對一波又一波的譏毀,走過人生的風風雨雨,多少年後,終於如曉日般破雲而出。

既然「我是佛」,十方諸佛都成為我的典範,所以我追隨佛陀行化人間的腳步,將佛教的種子散播到世界五大洲﹔我學習藥師琉璃光如來療治眾生疾病的精神,設立雲水醫院等設施,將愛心擴及醫療,帶到全省各個偏遠的角落,讓佛陀的慈悲遍滿人間﹔我效法阿彌陀佛接引眾生的方便,在全球各地建設美輪美奐的道場、美術館、茶坊、書坊……,讓佛陀的光明普照大地﹔我發揚當來下生彌勒佛給人歡喜的理念,設立養老育幼、文化教育種種設施,讓佛陀的歡喜長存於世。

奉行教法 得到佛陀感應

我不但自己得到「佛」的受用,我也鼓勵弟子們直下承擔,從寺院中走出來,從佛殿中走出來,到大街小巷,到高樓大廈,到機關行號,到山巔海濱,到工廠學校度化眾生,甚至我在世界各地組織佛光會,讓在家信眾從弟子做到講師,讓佛陀的法音得以處處宣流,讓生佛平等的思想得以落實人間。

所以,當有人問我:信仰佛教會不會得到佛陀的感應時,我總是告訴他們:「人間到處都有感應,例如:喝水可以止渴,吃飯可以飽腹,按下電鈕開關,電就來了……,這些都是日常生活的感應,你能夠肯定自己是佛,依照佛陀的教法去做,怎麼不會得到佛陀的感應呢?」如果你懂得其中的道理,學習佛的歡喜,你不但擁有了佛陀的歡喜,而且也成為一個「歡喜佛」﹔你學習佛陀的自在,你不但擁有了佛陀的自在,而且也成為一個「自在佛」﹔甚至你一整天都在實踐佛陀的慈悲喜捨,你當下就是「慈悲喜捨佛」了。如果你每天都在奉行佛陀的真理,你還怕得不到佛陀的消息嗎?

佛心雕刻 塑造莊嚴佛像

過去,一個學者問真觀禪師:「佛經裡面說:『情與無情,同圓種智。』這意思就是花草樹木都能成佛。請問禪師:花草樹木真的都能成佛嗎?」

真觀禪師回答道:「你掛念花草樹木能不能成佛,對你有什麼益處?你為什麼不關心自己能不能成佛呢?」

大地山河都是從我們自性中流露出來,一旦承認自己是佛了,花草樹木怎能不成佛呢?蘇東坡的一首詩偈說得很明白:「溪聲盡是廣長舌,山色無非清淨身,夜來八萬四千偈,他日如何舉似人?」世界周遭無不是佛陀示現說法,我們趕緊去領悟、傳播都來不及了,那裡有時間去煩惱無明、閉關自了呢?

佛光山從早期大悲殿裡面的幾千尊佛像,到大雄寶殿的一萬四千八百尊佛像,甚至到大佛城接引大佛周遭四百八十尊與人等高的阿彌陀佛像……,目的無非是希望大家在瞻仰佛陀的聖容時,激發心中本自具有的佛性,但愚人不明個中原因,反而稱怪,還批評說:「佛光山的佛像都是水泥做的,是水泥文化。」我聽了十分訝異,為什麼我們多年來都只看到佛,沒有看到水泥﹔而他千里迢迢遠道而來,只看到水泥,沒有看到佛呢?這基本的關鍵在於心中有沒有「佛」的關係。

也有人問:佛光山為什麼不請藝術家雕刻佛像?我回答他:「我要用『佛心』雕刻的佛像。」記得過去一個藝術家拿了一尊佛像來,美則美矣,但斷臂缺手,令人一見不無遺憾之感,他告訴我:「這就是藝術。」我覺得藝術家或能容許殘缺之美,但信仰是圓滿的、莊嚴的,尤其佛陀的三十二相八十種好,在我心目中已經成為一種神聖的象徵,完美的典範,是怎樣也不能動搖的!古時候的人要雕刻一尊佛像,或者要畫一幅佛像的時候,都有所謂「一刀三禮」、「一筆三禮」的儀式,經云:「佛道在恭敬中求。」心中有佛,才能塑造出圓滿莊嚴的佛像。

心中有佛 佛的世界現前

過去棲霞山的「千佛嶺」,傳說是由父、子、孫三代相繼雕刻而成,第三代的雕刻師雕到最後,再怎麼數都是九百九十九尊佛像。再雕,再數,也是九百九十九尊佛像。如是數次之後,他心中動了一念:「我就是佛啊!」於是把自己嵌在石壁上,成為第一千尊佛。姑且不論這個故事的虛實,但它觸動了我的心靈深處,讓我感動,久久不已。

「我是佛」,多麼美的境界啊!

記得有一次我應邀在電視上受訪.,主持人李濤先生在節目最後幾分鐘,要我用一句話來告訴電視機前面的觀眾如何改善社會亂象,我說道:「心中有佛。」事後,許多人告訴我:「這句話言簡意賅,太好了!」

的確,如果一個人「心中有佛」,眼裡看到的必定都是佛的世界,耳朵聽到的必定都是佛的音聲,鼻中嗅到的必定都是佛的氣息,口裡所說的必定都是佛的語言,身體所做的事必定都是佛的事情,如果人人如此,這就是一個佛的世界,家庭怎能不幸福安樂呢?治安怎能不安全良好呢?國家怎能不富強康樂呢?

所以,讓我們每一個人從今天開始,都自我期許「我是佛」吧!

【注釋】

. 戒嚴時期,大師弘法困難,初次在宜蘭講經時,警察便不准他公開說法,並禁止他播放佛教幻燈片,所持的理由是沒有向有關單位呈報申請。

. 當年棲霞山住眾四百多人,因經濟拮據,早晚吃的稀飯非常稀薄,下飯的菜不是豆腐渣,就是蘿蔔乾。蘿蔔乾裡經常看到蛆蟲蠕動﹔豆腐留給客人食用,豆腐渣才是雲水僧的菜餚。因沒有油炒煮,吃不完的豆腐渣就拿到外面曝曬,曝曬時,麻雀飛來吃食,並留下糞便。每次過堂吃飯,大家總是摒息吞食。

. 1996年,大師至台灣TVBS電視台,參加由李濤先生主持的「全民開講」節目,針對當時社會宗教亂象,接受民眾Call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