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百語50 語言要像陽光、花朵、淨水

本文作於一九九四年(民國八十三年)三月

多年以前,曾經在一篇文章裡,讀到這麼一句話:「語言,要像陽光、花朵、淨水。」當時深深感到十分受用,於是謹記心田,時刻反省,隨著年歲的增長,益發覺得其中意味深長……。

我自幼出家,叢林的教育雖然嚴苛,但是從師長的對話裡,我體會到佛門深邃的智慧與無限的慈悲。例如見面時,常說到的:

「歡迎法駕光臨,在此為您接駕。」

「後學初參,請您老多多開示。」

「我能為您服務什麼嗎?」

「感謝您老提拔。」

「感謝您給我學習機會。」

「請您慈悲原諒。」

「打擾您了!非常對不起。」……

用語和雅 如春陽般溫暖

這些叢林用語和雅謙恭,不就像初春和煦的陽光一樣,給人溫暖親切的感覺嗎?在佛門常聽到的讚美辭,如:

「您好威儀。」

「您真親切。」

「您很發心。」

這些話像夏日綻開的花朵,美麗芬芳,讓人心曠神怡。最叫人回味的是:在佛門中,即使對某人不滿,在語言的表達上也極具藝術,例如:

「不知慚愧!」

「不知苦惱!」

「拖拉鬼!」(指做事慢半拍者)

「初參!」(指初來佛門,行事冒失者)

「老皮參!」(指在佛門參學已久的老油條)等等,既具有教訓意味,又不失厚道,能令人心生警惕,恰似淨水一般,能滌人習染。

口說筆書 散播樂觀思想

及至年長,與社會進一步接觸時,我不但保持過去在叢林裡養成的習慣,以謙遜的言語待人接物,更廣為運用,藉著口說筆書,散播樂觀進取的思想。

我從弱者身上學習到強者的真理,並且發而為言,利樂大眾。

我告訴啞巴:「你們是世界上口業最清淨的人。」

我告訴聾子:「不聽是非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我告訴盲者:「方寸之間是最美麗的世界。」

我告訴肢體殘障者:「心靈的健康是世界上最寶貴的資產。」

面對怯弱膽小的眾生,我鼓勵他們前進﹔

面對缺乏信心的眾生,我讚美獎勵他們的優點﹔

面對自卑心重的眾生,我甚至不惜說出我自己的缺點,鼓勵他們面對現實,超越心裡的障礙。

我對因故失學的青年說:「我一生從沒有領過一張畢業證書,有志氣的人應該以天下為我們的教室。」

我對成績不佳的學生說:「我過去在佛學院讀書時,也曾一度吊在班尾扛榜,但是我的發心、熱誠不落人後,一樣也能獲得大家的肯定。」

我對家境貧苦的兒童說:「我幼年時曾以拾荒為生,由於少時多能鄙事,故能在日後承擔艱巨的工作。」

我對生下畸形兒的婦女說:「我剛出生時半邊臉紅半邊臉白,長相駭人,許多人都說我母親生了一個妖怪,如今這些人卻改口說這是『瑞相』。」

我不以為這樣會損害我的形象,破壞我的尊嚴。我覺得:只要能使失意的對方揚起信心的風帆,駛向希望的港口,則於願足矣。

應機說法 發心指引光明

要使語言能像陽光一樣,不只要用愛心溫沃人們冷卻的心靈,更需要付出心血,發心為眾生做光明的指引。因此我留心各行各業的型態,為他們應機說法。

我勉勵文藝人士應善運如椽之大筆,立千秋之偉言﹔

我呼籲軍警人士應抱持菩薩般的慈悲心腸,行金剛般的霹靂手段﹔

我提醒政界人士應時時不忘初心,為民服務﹔

我開示商業人士應賺取合理的淨財,帶動社會的繁榮﹔

我建言農工人士應不斷研究發展,造福全球人類。

我不僅追溯歷史,也分析現況﹔我不但舉出方法,更陳述理由。我雖非天生具有雄辯滔滔的本領,亦非後天習得滿腹經綸的學問,但是由於我擁有一份光照普世的熱忱,自然而然就產生了一股沛然莫禦的動力。

現身說法 受刑人受感化

由於我曾在大時代的動盪中歷經多劫,又曾數度被國共兩黨誣告下獄,幾至死地,我深知遭逢苦難的人們特別渴望法水的滋潤,失去自由的人們尤其需要佛光的照耀,所以四十年的弘法生涯中,我不辭辛苦地來往於海內外的監獄、看守所與感訓學校之間,探視受刑人士,為他們說法。

我常告訴他們:「在社會上,有的人雖然住在有形的牢獄中,但是還有更多的人是住在無形的心牢裡……。監獄其實是一個最好的修道場所,在獄中雖然身不自由,心卻可以自由,只要大家肯真心懺悔,放下萬緣。在獄中雖然看不到外面的世界,正可以利用這段禁閉期間反觀內心的般若風光。如果能將受刑視為一期的閉關修行,心中何其自在!」

這一席話不知在各地監獄講說了多少遍,也不知感動了多少受刑人。他們痛哭流涕,真心懺悔,他們自動求受皈依在三寶座前。有的從獄中捎信,感激我的鼓勵﹔有的出獄以後改過自新,專程來向我道謝。知道他們得度有望,為他們慶喜之餘,我更加勉勵自己要多說好話,以裨益更多的眾生。

我曾數度走訪香江難民地區.,甚至遠赴泰北撫慰難胞.,也曾與抱屈受冤的人會晤談話.。我勉勵他們要自立自強,天下沒有絕人之路。我勸告他們要忍耐負重,因為「法律容或有冤枉我們的時候,歷史也有辜負我們的一刻,但是因果絕對會給我們公道。在受到委屈,無法申辯的時候,不妨自我充實,以待因緣。」我不但以自己的苦難經驗現身說法,更廣舉司馬遷、文天祥、柏楊作為例證。目睹憤世嫉俗的眼神逐漸轉為平和安詳,我確信黎明的曙光已經到來。

謹慎發言 注意場合時間

「一言足以傷天地之和」,我們怎能不慎之於口呢?我不但常常提醒自己慎口,更時時注意說話的場合和時間,使之恰如其分,適時而止。所以無論是在家信徒的婚喪喜慶,或者是機關行號的活動開示,總歡喜邀我前往主持。

顯正首要破邪,揚清必先激濁。杯盤器皿還需滌去塵汙,方足以納受潔物﹔溝渠河床也要疏通雜質,才能夠暢流無阻。於是我自許要做一滴淨水,從根本上洗除眾生心中煩憂:

我鼓勵慟失親人者「走向社會,關懷眾生」﹔

我勉勵事業受挫者「從自己跌倒的地方自己爬起來」﹔

我安慰感情失落者「以慈作情,以智化情」﹔

我勸告婚姻觸礁者「以愛才能贏得真愛」。

隻字片語 給予重生力量

往往一天的時間就在接引信徒、四處弘法中飛逝而過,直至深夜時分,我才有空閒,於是我又拾起禿筆寫作,期能與讀者分享心中的禪悅法喜。這樣的長期付出,雖然辛勞備至,然而它的收穫匪淺。

回憶四十年的弘法生涯裡,多少失親的人走出心頭的陰影,在服務大眾中,找到自己的一片天地﹔多少徘徊在歧途邊緣的人,放棄自殺、作歹的念頭,如今事業有成﹔多少曾被感情困惑的人,也打破執著,心開意解﹔多少即將破裂的婚姻,在真愛的覆護下重修舊好……。

多少人攜家帶眷,引朋喚友,千里迢迢,遠道而來,只為了感謝我所說的一句話、兩句話,成了他們生命的轉捩點﹔多少人來信,感謝我文章裡的隻字片語,給予他們重生的力量。對於這些,我絲毫不敢居功,只覺得完全是他們的善根與彼此的有緣,互相配合成就的結果。然而由於他們的鼓勵,我更加積極努力,多說些有建設性的好話,多寫些福國利民的文章,與大家共同結緣。由此可見,我們的一言一行具有互動的作用,所以唯有大家互道好話,互助互利,才能擁有一片光光相攝的人間淨土。

古德名言 增添心中力量

俗謂:「良言一句三冬暖,惡語傷人六月寒。」語言是傳達感情、溝通交流的工具,但是如果運用不當,雖是出自無心,也會成為傷人的利器。

回想我這一生中,不也常被人拒絕,被人挖苦,甚至被人毀謗,被人誣蔑嗎?我之所以能安然度過每個驚濤駭浪,首先應該感謝經典文籍裡的佳句和古德先賢的名言,其中史傳描述玄奘大師的「言無名利,行絕虛浮」,是我自年少以來日日自我勉勵的座右銘,多年來自覺從中獲益甚深﹔地藏菩薩的「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精神,總是在我橫逆迭起的時候,掀起我無限的勇氣﹔每當險象環生的時候,想到鑑真大師所說的「為大事也,何惜生命!」強烈的使命感不禁油然而生,增添我心中無限的力量。

在遭遇屈辱而氣憤填膺的時候,想起《華嚴經》中「常樂柔和忍辱法,安住慈悲喜捨中」的偈子,每每令我暗自生愧,從而激勵自己廣行慈悲。在平日的生活裡,《華嚴經》的「不忘初心」、《維摩詰經》的「不請之友」、《八大人覺經》的「不念舊惡」、《大乘起信論》的「不變隨緣」等,雖是短短數語,卻帶給我寬廣健全的人生觀﹔而一些大家耳熟能詳的句子,如:「嚴以律己,寬以待人」、「不遷怒,不貳過」、「無欲則剛,有容乃大」、「澹泊以明志,寧靜以致遠」等,雖言簡意賅,也讓我畢生受用無窮。

正本清源 擁有豐美人生

此外,我也頗能在心裡「自創」如陽光、花朵般的語言,陶醉其中,怡然自得。

記得開創佛光山時,學部圓門前面有一塊小空地,我常邀師生徒眾共同喝茶談敘,當時心中常對自己說:「真是太好了!居然有這麼一塊空地,供我們師徒接心!」

後來我們開闢了一條菩提路,我心裡也十分興奮:「真是太美了!我們又多了一個跑香散步的地方!」

當寶橋完工的時候,快樂的感覺常常湧上心頭:「真是太方便了!現在有了這麼一條橋越過溪流,再也不用涉水繞路了!」

即使買了一本小書放在圖書館,我也是滿心歡喜:「大家又多了一份精神食糧了!」

由於把許多事都視為「好大!好美!」所以,我從不將心思侷限於人我比較上,而能從心靈的提升,來擴大自己﹔從建設的增長,來完成自我,故能知足常樂,積極進取。

經云:「心如工畫師,能畫諸世間。」我們的心就好像工廠一樣,設備良好的工廠製造出良好的產品,人見人愛,設備不好的工廠只會增加環境的汙染,自惱惱他。如果我們能正本清源,打從自己的心裡製造光明的見解、芬芳的思想、潔淨的觀念,生產陽光、花朵、淨水般的語言,與他人共享,則能擁有一個豐美的人生。

【注釋】

. 例如,1989年,大師至香港亞皆老街及芝麻灣越南在港難民營說法。

. 1988年,大師率領泰北弘法義診團前往泰北美斯樂、金三角、熱水塘及塘窩等偏遠地區義診、救濟。

. 例如,1996年,大師前往台北土城看守所,探視受冤枉判決死刑的蘇建和、劉秉郎、莊林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