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百語63 三分師徒,七分道友

本文作於一九九五年(民國八十四年)六月

「大師!您有千餘名出家弟子,百萬在家信徒,您是怎麼領導他們的?」每回我在受訪時,聽到這個問題,就不禁想起我偉大的師父志開上人曾對我說過的話:「三分師徒,七分道友。」他是棲霞佛學院的院長,平日不苟言笑,對我十分嚴厲,但是從好幾件小事情來看,他其實是一位通達事理的長者。

良師益友 戮力以赴目標

記憶最深刻的是,有一天早課剛完,天色未明,大家正在晨跑,我發現一條人影戴著帽子在前漫步,於是我以班長身分,大叫一聲:「你這個拖拉鬼,還不快一點跟上前面的人!」再定睛一看,竟然是院長家師啊!他居然沒有生氣,反而還對我微微笑著。他雖然經常對我責深言切,但有的時候,他也給我轉圜的餘地,讓我感到他不僅是一位良師,也是一位益友。

在我心目中,家師真正的好,不僅在於他的明理嚴教,也在他那恢宏的器識與開闊的胸襟。從大陸到台灣,從叢林道場到子孫寺院,我見過不少師父,他們收徒弟進來,或服侍防老,或繼承家廟,或為謀道糧,或增添氣勢,而我偉大的家師則送我到各處參學苦修,讓我在大眾中薰修磨練。

一九四九年,神州板蕩,家師聽說我將赴台灣參訪,不僅辦齋送行,還給我兩枚銀元以為途中不時之需。家師那種為眾育徒的慈心悲願永遠深印在我心中。

自古以來,前輩大德們的師徒傳燈,心心相印,我只能仰望羨慕,何敢相比?何況我一生中,為徒不孝,為師不嚴,但想到恩師和古德所云「三分師徒,七分道友」,確實是我戮力以赴的目標。

為教培才 未想占為己有

從家師的為教培才,我意識到收徒度眾確是一件非同小可的重責大任,所以儘管剛來台灣時,曾有許多人想隨我出家,但我自忖一介雲水衲僧,居無定所,又沒有自己的寺院道場,無法盡到教養的責任,豈不反而愧對弟子,故均予婉拒,轉而介紹給其他善知識。像慧瑞、明藏、覺律、普暉等,都是在這些因緣下,皈投到印順、白聖、月基及德熙法師等人座下。其他的在家徒眾由我介紹到其他道場參學者,也是不計其數,像黃麗明三十年後,還是又回來拜我為師﹔翁覺華.在聖熹法師處忠心耿耿地奉獻了四十載青春,不久前與我不期而遇,淚流滿面,欲言又止,彼此雖無師徒傳道之實,但這份佛法因緣也不曾因時移事遷而中斷無痕。

數年前,我應邀到宏法寺、澄清寺等道場說法,有許多過去數十年前結緣的在家信徒見到我,向我跪哭,請求我原諒他們成為其他寺院的護法。其實我一生只是為佛教,為眾生,為國家,為社會培育徒眾,從沒有想要占為己有,因此,我對他們說:「大家所拜的佛祖都是同一個,到那一家寺院道場不都是一樣嗎?」

成就弟子 不惜犧牲自我

說起自己收徒剃度,是三十年前在雷音寺落腳以後的事了。最早的出家男女弟子是心平與慈嘉、慈怡、心如等數人,那時我雖然經濟困窘,但還是勉力湊錢,發給他們紅包,而且親手為他們製作僧衣,從買布到染色,從剪裁到縫紉,都是我幫忙完成的。直到現在,我還記得當他們接到僧衣時那種欣喜的神情。

後來,我才知道當時在本省,需要身懷相當財物,並自備衣單者,方能如願披剃,而我卻常常為了成就弟子出家,不惜犧牲自我。記得曾有一個年幼女孩向我請求剃度,我答應她後,她竟然還附帶條件:「我要先穿一次牛仔褲、玻璃絲襪後,才要發心出家。」於是,我從日本回國時,託人購買。回國通關時,關員開箱檢查,取笑說:「出家人竟然買這些東西!」天下父母心,有誰能了解?

三十年前,還有一位徒眾為學佛而逃離家門,我念他倉皇離家,沒有攜帶一衣一物,所以即刻掏出五百元,沒想到他卻對我說:「那麼俗氣做什麼?」二十多年前,一位小姐來山念書,我見她腳蹬高跟鞋,身穿迷你裙,來參加早晚課誦,於是拿了三千元給她,意在資助她添購海青、制服、棉被、文具等日用物品,她竟然當下拒絕,並且說道:「不要想用金錢來買動我的心!」

師情隆厚 為盡道友之情

雖然有好幾次令我愕然的經驗,我還是不曾失望,看到別人有心學佛,總是歡歡喜喜地關懷幫助,凡有所匱乏,我也想盡辦法,滿足所願。我不但供應日用物品,衣單嚫錢,連春節時都未嘗少發過一份紅包。記得一九六四年在壽山寺,眼看著年關將近,無奈阮囊羞澀,為了趕在除夕夜發給每一個人兩百元壓歲錢,我還是冒著寒風細雨,在除夕夜等候信徒前來進香。

近十年來,經濟稍微寬裕,每次出國弘法之暇,我常常進出百貨公司,購買便宜的紀念品,帶回國內送給徒眾和育幼院的孩子們摸彩。雖然攜帶大箱小箱不但行動不便,而且每經過一次海關,總要接受一番拆箱盤問,才能通過放行,但看到徒眾人手一份,皆大歡喜的樣子,自覺再困難也是值得的。弟子中百般珍惜者固然有之,但是也有些人覺得大家都有,沒什麼稀罕。姑且不論運送途中的迂迴周折,然為師的一番愛心,他們何曾體會?還有些人溜單時,將我送的物品丟棄地上,更是令人見了傷心。也不禁讓人想到古德「三分師徒,七分道友」的名言,而今師情隆厚,徒義何存?

對於弟子日常的衣食住行,乃至疾病醫藥、探親路費等一切福利,雖然我都考慮周詳,並且督促有關單位張羅齊全,有時還是難免老婆心切。心平、永平開刀療養期間,我一次又一次地去醫院探視,其他徒眾臥病吊點滴時,我也經常提著稀飯、醬菜前往慰問……,力有未逮處,則遣侍者攜補品、瓜果代為致意。旁人看了,都笑稱我是個「孝順的師父」,其實我只想盡一點道友之情罷了。

不辭辛勞 探望留學弟子

所謂「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我並不以為自己比徒弟高明,除了傳道、授業、解惑以外,我更希望他們能「青出於藍,更勝於藍」,所以不但延聘名師前來教學,也鼓勵他們出外參學遊訪,經由「讀萬卷書,行萬里路」,來增廣見聞,拓展胸襟。

十八年前,依空到東京大學深造,我親自陪他遠赴東瀛,託付給水野教授﹔依昱在駒澤大學讀書,我去日本看他,他竟然安排隨侍我同行的弟子睡在房間,我則伴著日月星辰,在陽台上睡了一晚﹔心中懸念慧開的生活起居,我專程前往費城的天普大學﹔想要了解依法的學習情況,我不辭辛勞,去夏威夷大學、耶魯大學講演﹔甚至我藉朝聖之名,數次至印度,走訪詩人泰戈爾所創辦的梵文大學,探望正在攻讀學位的依華﹔我乘出國弘法之便,巡視各地道場,其實真正的用意,無非是想看看在海外開山拓土的弟子是否安好。我忍耐風霜雨雪,受著暑熱嚴寒侵逼,這份愛徒之心,恐怕只有為人父母者才能體會。

早期的弟子出國參訪,我努力籌錢,自掏腰包,但後來留學的人數日益增多,而常住財力也比以前稍好,我恐怕徒眾只知道有師父,不知道有常住,於是改由常住支付學雜費用。雖然如此,每回出國,我還是做「散財老爹」,拿錢給他們購買書籍文具,將身上帶的盤纏,沿路收的紅包全都送光了,才安心回山。去年(一九九四年),我環球弘法,給五大洲的百餘名留學弟子每人百元美金,兩萬元的美鈔就這樣從口袋裡消失了。在飛機上俯瞰漸離視線的青山綠水時,我衷心默禱他們日後能學有所成,對國際佛教的交流有所貢獻。

察納雅言 思想溝通交流

至今佛光山每一個弟子都有出國的經驗,有人曾對我說:這樣會使一些人才流失,豈不是白費心血?其實,如果真是這樣,也可以散播佛法,與大眾結緣,未嘗不是「傳燈」的方式之一。只要盡其在我,努力耕耘播種,一旦開花結果,不一定只留給自己欣賞,也應該讓世人共同分享,這原本就是我一貫的度眾信念。

東京佛光協會的陳逸民先生有一次對我說:「大師!您真了不起,不說別的,光是適應這麼多不同個性的徒眾,想必要費很大的功夫吧!」我未曾覺得自己了不起,因為我與弟子之間不是上令下從,而是思想的溝通,佛道的交流。所以,我同中存異,欣賞他們不同的性格﹔我異中求同,居間調和不同的觀點。當他們向我請示事情時,我傾囊相授,用心指導﹔當他們前來告假銷假時,我招呼喝茶,款待用餐。我不想以威權強迫他們接受我的意見,故採循循善誘的態度,保其尊嚴。我不認為自己是至尊至上的,「三分師徒,七分道友」的觀念,讓我察納雅言,廣集眾議。

在佛光山,每一個人都有自由發言的權利。有時,我才說了一句話,周遭的人也爭相表達意見,如同小犬齊吠。有時,我話還沒說,徒眾反倒先開口:

「師父!您聽我說……」

「師父!您都不知道啊……」

師徒協力 大家其樂融融

真是誰大誰小?儘管有時對於他們所說的話不以為然,我還是耐煩傾聽。有人對我說:「他們是弟子,禮應恭敬,你何必要對他們那麼客氣?」話雖不錯,但想到過去古德對於弟子的自矜,曾留下「老為大,小有用」的教誨,這何嘗不是「三分師徒,七分道友」的襟懷?佛寺的山門前面,總是有一尊大肚能容的彌勒菩薩,笑容可掬地接引來者,等到入了山門,回頭才看到手持金剛杵的韋馱護法,這正說明了佛門的教育,既有彌勒菩薩愛的攝受,又有韋馱護法力的折服。唯有先讓徒眾敞開心門,暢所欲言,我們才好觀機逗教,以種種方法調伏慢幢,讓對方窺見佛法的堂奧。

過去佛光山的人手還不是很多的時候,每到假日期間,來山信徒絡繹不絕,我便經常到果樂齋、朝山會.炒菜煮麵供養大眾。廚房裡鍋碗瓢盆和著人聲笑語,師徒共聚一堂,協力合作,大家其樂融融,倒也忘了彼此是誰。十年前,我到西來寺弘法時,曾獨自一人入廚典座,效率之快速,色香之俱全,至今仍為信徒津津樂道。今年(一九九五年)春節,我為台北道場的信眾煮了一道百味齋,大家也是有口皆碑,讚不絕口。不知如此之身教,是否比言教更好?

亦師亦友 互相切磋成就

昔時,閔員外送兒子道明至九華山隨地藏菩薩出家的故事成為千古美談﹔裴休宰相所作的〈送子出家詩〉,至今讀來,仍令人動容不已。現代的閔員外與裴休似乎更勝一籌,像在佛光山,親人眷屬互相成就,父母、兄弟、姊妹先後出家者,就有四十多對。近幾年來,隨著時代思想的進步,父母送子女來山出家的更是愈來愈多,每當聽到他們改口叫自己的兒女為「法師」時,除了感動以外,更覺得世俗上所謂大小尊卑,豈有一定?

文殊菩薩雖貴為七佛之師,但在釋迦牟尼佛面前,也得禮拜請法﹔鳩摩羅什與槃頭達多之間「大乘小乘互相為師」的美談,更是傳揚千載。禪宗六祖發出「迷時師度,悟時自度」的豪語,不但在當時令五祖擊節讚賞,即便在今日,仍是膾炙人口的名言﹔黃檗、臨濟師徒之間的凌厲機鋒,不僅無礙兩人的道聲,而且還成為後代佛子參禪的最佳公案。所以「三分師徒,七分道友」對於個人的成長而言,意味著如果光靠自己,沒有指引,則無由因指見月﹔但一味的依賴別人,則將有如附木之靈,無所成就。

因此,為人父母者,能有「三分師徒,七分道友」的認知,則子女不僅是自己的骨肉,更是自己的朋友,可以分享成長的喜悅﹔為人師長者,能有「三分師徒,七分道友」的涵養,則弟子不僅是自己的晚輩,更是自己的同參,可以互切互磋﹔為人長官者,能有「三分師徒,七分道友」的體認,則部下不僅是自己的袍屬,更是自己的同事,可以共同承擔苦樂﹔夫妻之間能有「三分師徒,七分道友」的觀念,就能彼此包容,互相尊重。能做到「三分師徒,七分道友」的緣分,是多麼美妙!

【注釋】

1大師於宜蘭雷音寺弘法時的皈依弟子。四十多年前,大師南下弘法,勸翁覺華不要跟隨前往,繼續留在台北護持金山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