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說喻 王小弟買字

我這一生有很多的缺點,不會外文,不會梵唄唱誦,也沒有練過毛筆字,但是現在卻常有信徒要我寫字送他做紀念。自忖字雖寫不好,但是人情很可貴,為了給大家歡喜,也就不揣淺陋提筆結緣了。就這樣,索字的人便愈來愈多。

曾有一段時期,佛光山一連舉辦數場「佛光緣書畫義賣」活動,得款悉數捐給佛光大學作為建校基金,徒眾把我寫的毛筆字也一起拿去義賣。會場上,這些字的喊價,從一百萬元、兩百萬元到六百萬元不等,價值愈來愈高。很慚愧!六百萬元買四個字?在我看來是連六毛錢都不值的,但是信徒的盛情,實在是很寶貴。

有一次,在佛光山台北道場舉辦的「佛光緣書畫義賣會」上,信徒熱烈地響應競標,高喊著十萬、二十萬、五十萬,就在標到一百萬的時候,忽然聽到一個小孩子的聲音,他說:「一百塊!」

聽到這個音聲,覺得很動人,我立刻就拜託主持人,將這幅字賣給了王小弟。我說:「一百萬不賣了,一百塊賣給這位王小弟吧。」

當王小弟握著一百塊錢滿心歡喜地到前台換字的時候,他的父親在一旁看了不禁感動落淚,與會大眾也隨即響起熱烈的掌聲。

當下我覺得,眾人的掌聲、父親的眼淚豈只是值一百萬元?那是比什麼都更高貴、更有價值啊!

我常說「感動的世界最美麗」、「感動的世界最有價值」,人不一定要完全從金錢上去衡量事物的價值,心意的表現如何,才是最高的價值標準。就像我的字,哪裡值錢?大家會喜歡,都是因為他們願意打從心底,欣賞它另一方面的價值。

在關鍵一刻表達出來的善心美意,就算只是一點一滴,也都是無邊的法界。所以,王小弟的一百塊,是比一百萬還要有價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