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說喻--不收學雜費

早期我創辦佛教學院,雖然物資艱辛,還是不願收取分文學雜費,如今在世界各地分布有十六所佛學院,我也只看到學子修學的法樂,不去在意佛光山艱難度日的情況。直至一九九六年嘉義南華大學開學啟教,我仍然力排眾議,堅持四年「不收學雜費」的初衷。

我並不是標新立異,只因為從小到大,都是別人成就我的,因此激勵我要有一顆感恩的心,回饋社會,報答大眾﹔也只是因為懷抱一份理想,希望青年學子在讀書求學的時候,和學校之間不是像買賣交易的關係,期望他們也都能體會到人間的恩惠情義。

誠如當年副總統夫人連方瑀女士在啟教典禮上致詞所說,這是中國歷史上首次有大學不收學雜費。我本人很樂意這麼做。當然,不收學雜費的結果,也使我們的財務吃緊。但是,過去有句話說:「寒門出孝子。」在社會上,確實有很多成功立業的青壯年,往往年少時家境貧寒,靠著自己的努力,終於闖出一片天地。所以,為了讓更多優秀的清寒子弟,不再因為大學學費付不起,而望學興嘆,我也心甘情願,在所不惜了。總覺得,在佛法之前,人人平等﹔在法律之前,人人平等﹔在大學之前,也應該是人人都有機會就讀。

禪門中有位臨濟禪師,有一天拿起鋤頭往林園走去,弟子問他:「老師,您做什麼?」他回答:「種樹去!」弟子哈哈大笑,說:「待這棵樹長成,老師您已經朽骨一堆,享用不到大樹的涼蔭了啊!」禪師答:「今日種樹,一為留給後人乘涼,二為山門增添景致。」

我也希望今後的社會,對於經濟的價值,什麼事值得做、什麼事不值得做,要給予重新思考。在我個人,覺得不收學雜費並沒有損失什麼,反而在心理上的成就是獲得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