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障是什麼呢?》  
  法鼓山創辦人聖嚴法師一業障是什麼呢?
是我們從無始以來,將無量生中所造的種種業緣,帶到了現在。使得自己無法自在,故名業障。它是跟著我們的現前一念心跑的,一個接一個的心念連續,業障也如影隨形般的跟著來了。我們的果報身體到哪裡,業障就跟到哪裡。
業障是在這一生當中,心裡和身體的行為,所構成的事實,障礙我們修行佛法。很多人希望修行佛法,可是身不由己,心不由己,環境的因緣也不許可。
業障跟人的年齡、身分、貧富、性別,多少有點關係,但卻未必定有關聯。有人出家始能修行禪法,有人做官也能修得不錯。
障礙不在心外的環境,乃是出於各自的內心,外在環境的障礙雖然不好,內在的心障才更嚴重。如果有了慚愧心,到處可作大修行;如果發了菩提心,時時好修菩薩道。
 
 

--> 轉載來源

 
  聖嚴法師--
佛法告訴我們,不論從有漏的因果看,或從無漏的因果看,人的生存與生活,都是為了自己辛苦,為了自己忙碌。總歸一句話,人生的意義,是對過去的所作所為負責,是為將來的似錦前程努力。
 
  聖嚴法師-------自我成長的機會
一個人的一生,只要願意奉獻、學習,都是自我成長的機會,這些成長,包括人格的與心理的兩種層面;但是如果不用心,恍恍惚惚過日子,人生很快就在磋跎中逝去。記得在我十來歲時,我的二哥在軋棉花,這種工作很辛苦,需要不停地用腳在機器上踩踏著,因此他希望我也能出力幫忙。當時我還小,只想玩不想幫忙,我二哥就告訴我:「小弟,在草地上被放養的牛不久就會被人殺來當食物吃,但那些幫農夫辛勤耕田的牛,人們會說牠們是人的伙伴 ,一直飼養到老而捨不得殺來吃。你要當哪一種牛呢?」被二哥這麼一說,我開始認真幫他工作,一有空就分擔他的辛勞,把幫助二哥的工作當作玩耍,也是很快樂的。---摘自《 幸福禪 》
 
  聖嚴法師-
天下本無事,煩惱都是自己製造的,一般人卻認為煩惱是外在的環境帶來的。其實,真正的困擾,是來自各自內心的掙扎,就像俗話所言:「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人之所以會受外境的引誘、衝擊而起煩惱,而產生困擾,都是由於「自我中心」的作祟,包括我貪、我瞋、我癡、我疑、我慢、自卑、嫉妒等等的習性,如果你能把自我中心的執著放下,把事實真相釐清,外在的環境就困擾不到你了。
 
  聖嚴法師一
人生過程,有人常是人比人氣死人;或者擔心別人表現得比自己好,所以要更努力,比別人好。但是這樣的「擔心」,使他們的努力打了折扣。自卑、嫉妒、憂慮、患得患失,都變成了人要往前進時的阻礙。如果心中有罣礙,要變成第一也難。
所謂「禪」,就是放下當下的自我中心。自我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活下去。實實在在地活下去,一步一腳印地走,不是猶猶豫豫地東張西望;也不是沒有目標地亂走,而是認定一個方向,放下自我與利害得失,努力衝刺。
 
  聖嚴法師-
尊嚴、自由可以是靠向外爭取得來的,也可以是因為自己先給與別人,因而得到自由和尊嚴。第一種方式並不可靠,第二種方式比較穩當。
我們這個社會,爭取尊嚴、自由的人太多,願意給人家自由、尊嚴的人太少,所以日益混亂。如果我們真的想要建設人間淨土,一定要採取第二種態度,才是比較踏實可靠的。
 
  聖嚴法師-
為人處事但憑良心,但是在面對許多抉擇時,尤其是攸關金錢、男女愛情、權利、名位時,良心和人欲──也就是自己的私欲,往往會產生矛盾衝突。當兩者衝突時,大部分的人會捨良心而就人欲,認為他所做的選擇是理所當然的。他會理直氣壯地說:「因為我需要,所以當然要極力去爭取,別人搶不到、得不到是他自己的問題。」
也有人會說:「現在的世界,是適者生存的時代。物競天擇,適者生存,如果我們不爭取、不競爭,那什麼都輪不到我了。」這其實是似是而非的。爭取一樣東西,並不是非要靠衝突和矛盾不可;競爭和良心也並不一定是衝突的,只要合情合理,不會造成自己、他人和環境的負面影響,能夠爭取的還是要爭取,爭取不到當然也不必煩惱,因為因緣就是如此,煩惱也沒有用。
 
  聖嚴法師---處事四態度
遇到事情的時候,特別是比較嚴重問題的時候,我通常用四個態度或者四個層次來處理:第一個就是面對它;第二個接受它;第三個處理它;第四個放下它。這個很好用。任何問題發生的時候,特別是嚴重的問題、困擾的問題,逃避是沒有用的,所以面對它是最好的。然後你面對它的時候,你要接受它。你不接受它,這個問題還是在那裡。接受它以後,如果你用方法來處理,能夠處理的當然是非常好。但如果是不能處理的,你面對它的時候,這就是處理了。你接受它的時候也就等於是處理。然後可能你覺得非常懊惱,心裡面忿忿不平,老是心裡邊掛著那件事,很痛苦。這時候你走不下去了,但另外一條路來了,那就應該放下。所以任何事情發生以後,你處理了就把它給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