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倫盡分 閑邪存誠 諸惡莫作 眾善奉行
真為生死 發菩提心 以深信願 持佛名號

印光大師年譜
上一頁 回主頁 回目錄 下一頁

公元一九一五年

公元一九一五年 乙卯 民國四年 五十五歲

  仍在普陀山法雨寺。
  是歲高鶴年在終南山營修僧尼普同塔、念佛堂。且擬造大覺精舍茅蓬,預備迎請大師返陝。

公元一九一六年 丙辰 民國五年 五十六歲

  三月,王一亭居士至普陀山拜謁大師,始皈佛門(一)。

  (一)見《圓瑛大師年譜》第一一四頁。

公元一九一七年 丁已 民國六年 五十七歲

  是歲作《與徐福賢女士書》(一)。
  徐蔚如(二)居士得「與其友」三函印行,題曰《印光法師信稿》(三)。
  三月四日,復丁福保居士書一(四)。
  四月十八,復丁福保居士書二(五)。
  六月十八,復丁福保居士書三(六)。
  夏,與徐福賢女士書。秋,津京水災。高鶴年與滬上諸居士合組佛教義賑會。復至普陀山與大師會晤(七)。
  陝人王典章專程至普陀法雨寺謁師。大師與之深相投契。王住居二星期,日必數面,且同食焉。某日五、六時未晤,大師忽以一函示王,乃復徐福賢女士書也。及王下山歸,大師送之,且曰:「君年已漸老,若研究佛學,恐不可能,只好塌實念佛,以求往生極樂,方不負我倆人相見因緣。」(八)
  六月廿三,復丁福保居士書四(九)。
  七月初五,復丁福保居士書五(十)。
  十一月初二,復丁福保居士書八(十一)。

  (一)(《與徐福賢女士書》見《增廣》卷一「書」第五一第五四頁)
  按:《增廣》正編《文鈔》中,唯《與體安和尚書》一篇有明署年月日期可稽。此《與徐福賢女士書》之寫作日期乃據王典章居士所記考得。閱大師紀念文集中陝人王典章文,始知大師此函乃作於民國六年,即公元一九一七年夏季也。此信至為重要,如「欲得佛法實益,須向恭敬中求,有一份恭敬,則消一份罪業,增一分福德;有十分恭敬,則消十分罪業,增十分福慧」諸語,即源出此,皆大師誨導之名句也。當己已仲夏,余困殆病業,自以為世壽將終,然亦不欲人知之也。乃往辭湧淵老居士。湧老為余說法開示,中引數語,精妙之至,頓啟心扉。敬問此數語是前代何位菩薩或高僧大德所言。湧老居士云:此乃《印光大師文鈔正編》中所說也。大師文鈔余早年即有之,然藏諸簏底,未之閱也。歸而檢出,閱至「斷斷不可遠離家鄉,出家為尼」等語,誦之,禱之,拜之,不覺汗津津,淚涔涔,而恍然若夢迴也。深信苟非菩薩乘願而來,焉得有此等語哉!余之歸心淨土,服膺印光大師,乃至發心編纂大師之年譜,此亦其緣起之一所在耳,故為之記。

  (二)徐蔚如(一八七八——一九三七),近代佛教居士、刻經家。名文霨,字蔚如,號藏一。受其母信佛熏染,始研習佛典。皈依諦閒法師後法名「顯瑞」。一九一八年集印公文稿書信出版《印光法師文鈔》。復又創立北京刻經處、天津刻經處等,以流通佛典為己任。所刻經尤為精湛者,則推《華嚴經探玄記》、《華嚴經搜玄記》、《華嚴綱要》。一九三七年,日寇侵佔華北,徐氏與天津佛教居士籌辦難民婦孺臨時收容所,收救難民,未幾病卒,享年六十。
  (三)見《行業記》:「逮民六年(師五十七歲),徐蔚如居士得與其友三書,印行,題曰《印光法師信稿》。」
  (四)見《三編》卷一上冊第五九頁:「白衣咒,未見出處,想菩薩俯順劣機,夢授之類也。然以至誠心念者,無不所求皆應,有願必從。......俗念增數句,乃祝願之詞,有亦無礙。」按:「白衣大士神咒」即「白衣咒」,《大藏》密部未列此咒,但《大藏》內《法苑珠林》第六十卷《咒術篇》,第六十八「咒術部」有此咒文。名「隨願陀羅尼」。《法苑珠林》一書成於唐初,顯然唐代以前,此咒已廣泛流傳,靈感非凡。今恭錄於左,誦者可日與《大悲心陀羅尼》並持之。

  白衣大士神咒

  南無大慈大悲救苦救難廣大靈感觀世音菩薩。三稱三拜
  南無佛 南無法 南無僧 南無救苦救難廣大靈感觀世音菩薩怛只哆 唵 伽羅伐多 伽羅伐多 伽訶伐多 伽羅伐多 羅伽伐多 娑婆訶
  天羅神,地羅神,人離難,難離身,一切災殃化為塵。
  南無摩訶般若波羅密。

  丁福保(一八七四——一九五二),字仲祐,別號疇隱居士。生於無錫,原藉江蘇常州。著名佛教居士、職業醫生、藏書家、出版家。二十二歲入江陰南菁書院,翌年考取秀才。一九O一年,至蘇州東吳大學堂學醫及數學,次年又考取上海東文學堂學日文。一九O五年閱讀釋氏語錄,續又結識楊仁山居士,得聆佛法要義。一九O八年起,在滬行醫,並創辨醫學書局,刊醫書。一九一一年以後長居上海,繼續行醫,刊行書籍。且參與地方之公益事業,於弘揚佛教尤有貢獻。一九五二年病故。丁氏一生編撰甚富,著作等身。先後編纂譯著有:算學書十種;健康長壽法書廿六種;文字學九種;文學詩詞學八種;古泉學八種,醫學七十五種;雜著九種;德育十種;道學二種;佛學三十四種『在其所編著之佛學書籍中,較著名的有:《一切經音義提要》、《翻譯名義集新編》、《佛學精華錄箋注》、《六祖壇經箋注》、《六道輪迴錄》、《佛學指南》、《佛學起信論》及《佛學大辭典》等。
  (五)見《三編》卷一上冊第六十一頁。
  (六)見《三編》卷一上冊第六十三頁:「今寄《印光文鈔》一本,祈垂麈政。此鈔係海鹽徐蔚如排印施送者。.....今春三月末,持三十本至山訪光,又將其餘蕪稿一併要去。擬欲將己印未印一併編輯,刻諸棗梨。」按:此《印光文鈔》乃大師文鈔最早刊本,只分兩冊,非今之四冊本《增廣文鈔》正編。
  (七)見《苦行記》:「民國六年秋,京津大水為災。滬上狄楚青、王一亭、程雪樓諸居士電囑下山救濟。又接師及諦老函,謂救災即是普度眾生,亦是保護佛法。故此出山,將自了之念拋棄。時天寒地凍,大雪封山,冒險便道京津勘災,事畢,南下隨到滬上。狄楚青、虞洽卿、王一亭、程雪樓、應季中、朱葆三及盛府諸居士,合組佛教慈悲義賑會。推余往各處勸辦分會,負擔總務及查放事。余先到寧波,觀宗諦公發心允設分會。隨至普陀,師與了清方丈招集錫麟堂了餘上人、長庵老當家、佛頂文質和尚及諸山長老,說明北方賑災救濟事。設分會於普陀,隨緣樂助。次早,師辦陝西小米粥油餅賜食早餐,並談某某老先生來山請皈依我,我決不准,並送香金,分文不收云云。余再三頂禮勸師。如有真正發心請求者,務說方便皈依。普度眾生,適合佛祖遺風。如違常住之規模,余向老當家及方丈請通過。師始含笑點頭允之。師云:我僅存拾元,取出交汝帶滬。余再四不收(縱然有款,理應送交分會),告別。師囑賑事畢來山休養。(《永思集》第二十頁)
  (八)見《紀念文集》載王典章《印光法師圓寂感言》:「民國六年夏,余解組粵海道尹,返至上海,晤雲南王采臣先生人文,新從普陀歸來。謂:「該山有印光法師,為君之同鄉,虔修淨土,回己恆流。」余久聞普陀名,因動往謁之念,搭舟以行。次日到山,直趨法雨寺,夕陽己西下矣。投剌求見,寺中知客謂時己晚,約以明朝。再三請其轉達,師即出現,隨同晚餐。傾談之下,深相投契,設榻樓上。余住居兩星期,日必數面,且同食焉。寺僧無不異之。以師每遇同鄉,只見一面,或留一飯為止。深訝余之破格也。次晨邀余參佛,拜跪稍快,即正色曰:「禮佛須恭敬,不可草率。」余謹服其言。乘間問佛與儒教,比較如何?良久答曰:「佛教能包括儒教,儒教不能包括佛教,蓋以儒教係世間法,佛教乃出世法。合過去、現在、未來而為一者也。」余初疑之。及閱師文鈔,漸有所悟,然尚未深知也。一日,五、六時未晤,師忽持一函相示,乃《復徐福賢女士書》也。女士求來山皈依。師以女人不可入山,宜在家修行。洋洋數千言,反復開導,字字珠璣,苦口婆心,一洗尋常習慣,心折益深。山中名勝,師皆余遍觀。一日乘山兜依巖行,下臨巨海,驟遇颶風,師大聲念佛,履險如夷。行至佛頂山,有觀經僧家十餘人,當面請示,師一一解釋,如數家珍,毫不思索,余更為敬服。法雨寺藏經樓,藏有新舊全藏兩部,師一一校正。所有錯誤,均以硃書另注於旁。余擬請人抄出。名曰《印光法師全藏校勘表》,此願迄今未償,思之輒為遺憾。迨餘下山,師送余曰:「君年己漸老,若研究佛學。恐不可能。辦好塌實念佛,以求往生極樂。方不負我兩人相見因緣。」此返滬,以師與徐女士書示內子。詰趄余起,內子己在室中設佛位念佛矣。
  七年,余寓蘇州,師每赴揚州刻經,心赴余家。十一年夏秋之間,江南北大水,當道邀余赴南京主持振務。師至喜,告余曰:「夫人請皈依,即在君家佛堂為之說法。」責余念佛不及內子之虔。時余在南京,與妙蓮、心淨兩和尚及魏梅蓀、龐性存諸居士,議在下關三汊河買方氏地為放生池。師極贊成,助洋兩百圓。厥後購地至四五百畝,築九放生池,附設慈院,並建法雲寺為念佛清淨道場,皆師提倡之力也。十九年,師移錫蘇州報國寺閉關,當往謁,談輒移時。各方來皈依者,告以念佛方法,及三皈、五戒、八苦、十善諸法,殷殷開示,惟恐人之不曉。余戲問曰:「師對人開示,余聞之熟悉。」師曰:「居聞雖熟,他人只此一次,故不能不詳盡。」誨人不倦,可見一斑。余家大小,依次皈依,余亦懇求,師曰:「君與我為方外老友,宜皈依佛,不必拘此跡。」但余之心,則不啻皈依焉。
  "九一八」事變後,余擬返陝,往商,師曰:「歸家良是,但中國之禍,不知何時方休耳!」厥後每到蘇,即時時往謁,輒不令遞去。二十六年,余赴京呼籲和平,至蘇流連十餘日,無日不見,見即言世界之禍,恐從此開端。余辭歸,依依不捨。後寺僧告余曰:「君去後,師投身關門外,望君不見,始己。」誰知此別、竟為永訣之日,可不痛哉!(《紀念文集》第一一O頁)
  (九)見《三編》卷一:「十念一法乃慈雲懺主為國王、大臣政事多端無暇專修而設。又欲其立書一口氣為一念之法,俾其心隨氣攝,無從散亂。其法之妙,非智莫知。但只可晨朝一用,或朝暮並日中三用,再不可多。多則傷氣受病。切不謂此法最能攝心,令其常用,則為害不小。」「念佛聲默,須視其地其境何如耳。.......其功德唯有專心至志,音聲猶屬小焉。」「光於此數則,曾頗費研窮,去歲得一巧方便法,書示知己,皆同讚歎.....其法在《印光文鈔》第四十五紙第八行下,祈檢之。」(見《三編》第六十四頁)
  原書按:檢《增廣》第一冊第四十五頁中並無大師所示方便方法,豈大師所指文鈔本乃《增廣》前更早之版本歟?
  
淨土專頁版主按:
  參閱文鈔,所見攝心念佛之法可能為增廣文鈔復高邵麟居士書四(靈巖山1999年新版48-52頁,待舊版文鈔一閱即知。),其文如下:
  至於念佛,心難歸一。當攝心切念,自能歸一。攝心之法,莫先於至誠懇切。心不至誠,欲攝莫由。既至誠已,猶未純一,當攝耳諦聽。無論出聲默念,皆須念從心起,聲從口出,音從耳入。(默念雖不動口,然意地之中,亦仍有口念之相,)心口念得清清楚楚,耳根聽得清清楚楚,如是攝心,妄念自息矣。如或猶湧妄波,即用十念記數,則全心力量,施於一聲佛號雖欲起妄,力不暇及。此攝心念佛之究竟妙法,在昔宏淨土者,尚未談及。以人根尚利,不須如此,便能歸一故耳。(印光)以心難制伏,方識此法之妙。蓋屢試屢驗,非率爾臆說。願與天下後世鈍根者共之,令萬修萬人去耳。所謂十念記數者,當念佛時,從一句至十句,須念得分明,仍須記得分明。至十句已,又須從一句至十句念,不可二十三十。隨念隨記,不可掐珠,唯憑心記,若十句直記為難,或分為兩氣,則從一至五,從六至十。若又費力,當從一至三,從四至六,從七至十,作三氣念。念得清楚,記得清楚,聽得清楚,妄念無處著腳,一心不亂,久當自得耳。須知此之十念,與晨朝十念,攝妄則同,用功大異。晨朝十念,僅一口氣為一念。不論佛數多少。此以一句佛為一念。彼唯晨朝十念則可,若二十三十,則傷氣成病。此則念一句佛,心知一句。念十句佛,心知十句。從一至十,從一至十,縱日念數萬,皆如是記。不但去妄,最能養神。隨快隨慢,了無滯礙。從朝至暮,無不相宜。較彼掐珠記數者,利益天殊。彼則身勞而神動,此則身逸而心安。但作事時,或難記數,則懇切直念。作事既了,仍復攝心記數。則憧憧往來者,朋從於專注一境之佛號中矣。大勢至謂都攝六根,淨念相繼,得三摩地,斯為第一。利根則不須論。若吾輩之鈍根,捨此十念記數之法,欲都攝六根,淨念相繼,大難大難。又須知此攝心念佛之法,乃即淺即深,即小即大之不思議法。但當仰信佛言,切勿以己見不及,遂生疑惑,致多劫善根,由茲中喪,不能究竟親獲實益,為可哀也。掐珠念佛,唯宜行住二時。若靜坐養神,由手動故,神不能安,久則受病。此十念記數,行住坐臥皆無不宜。臥時只宜默念,不可出聲。若出聲,一則不恭,二則傷氣,切記切記。

  (十)見《三編》卷一上冊第六十七頁。
  (十一)見《三編》卷一上冊第八十四頁。   

上一頁 回主頁 回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