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倫盡分 閑邪存誠 諸惡莫作 眾善奉行
真為生死 發菩提心 以深信願 持佛名號

印光大師年譜
上一頁 回主頁 回目錄 下一頁

公元一九三三年

公元一九三三年 癸酉 民國廿二年 七十三歲

  在蘇州報國寺閉關。
  二月十九日,顧德榖居士詣蘇拜謁,蒙大師開示「念佛去妄法要」。師謂:「妄念之在人心,猶塵屑之在空間。空間無時無塵屑,人心亦無時無妄念。若不懇切念佛,匪特無由去妄,且不了妄念之謂何。其實孔子所謂『克已』,即是克此妄也。孟子所謂『寡慾』,即寡此妄也。佛稱貪瞋癡為三毒,亦即此妄也。菩薩稱『無盡煩惱』,亦即妄之別名也。儒釋之處境雖殊,而格除心之私慾,則無有不同。釋尊開示淨土法門,勸人念佛。人果能念到無念而念,念而不念,自然心光發現,妄念全消。『經』所謂『一心不亂』是也。」(1)
  四月二十四日,葛志亮隨郭慧海居士赴蘇,薄暮抵報國寺,叩謁師座於關前。次晨上午十時叩關,頂禮皈依。大師賜其法名「慧亮」,並誡勿看運氣煉丹外道書,更示扶亂之妄。嗣午後,語葛等何不往靈巖山去朝拜一次(二)。
  孟秋,作《樂清佛教淨業社緣起》(三)。
  九月,復理聽濤居士書一(四)。
  冬至,作《淮安觀音庵普濟蓮社緣起》(五)。
  冬至日,作《楊佩文居士得舍利記》(六)
  民廿二年冬至日為夏歷十二月初六。
  臘八日,作《大乘百法明門論講義題解》序(七)。
  十二月初十,復拜竹居士書一(八)。
  癸酉孟冬,作《贛州壽量寺重興緣起疏》(九)。
  復江景春居士書(十)。
  復于歸淨居士書(十一)。
  復宗誠居士書(十二)。
  復許慧舫居士書(十三)。
  復殷德增居士書(十四)。
  復鄭慧洪居士書(十五)。
  復趙奉之居士書(十六)。
  與陳慧恭居士書(十七)。
  與胡作初居士書(十八)。
  復陳慧新居士書(十九)。
  復袁德常居士書(廿)。
  作《淨土五經》重刊序(廿一)。
  作《淨土聖賢錄》序(廿二)。
  作《重修清涼山志》序(廿三)。
  作《昆山佛教西方蓮會緣起》序(廿四)。
  作《杯度齋文集》序(廿五)。
  作《圓瑛法匯》序(廿六)。
  作《法華經》寫本序(廿七)。
  作趙運昌請影印宋版藏經序(廿八)。
  作《無錫西方殿緣起碑記》(廿九)。
  作《南京三叉河創建法雲寺緣起碑》(卅)。
  作《沙公雪舫懿德頌》(卅一 )。
  作《婺源程志鵬居士懿行頌》(卅二)。
  作《婺源縣內成立佛光分社發隱》(卅三)。
  復胡慧徹居士書。(卅四)。
  復陳渭恩居士書(卅五)。
  復李爾清居士書(卅六)。
  復劉蓉閣居士書(卅七)
  福建鼓山湧泉寺新建放生園落成,大師為撰碑文,勒石白雲堂前(卅八)。

  (一)見《永思集‧追念印光大師贅語》。
  (二)見《永思集‧本師印公垂慈攝受記》。
  (三)見《三編》卷三第七九O頁。
  按:樂清縣,在今浙江溫州,溫州古為佛教興盛之地,當此之前,己有當地佛教居士吳璧華極力提倡,並於樂清虹橋成立佛教居士林,繼而又有吳智馨居士等集合諸善信於縣城中成立佛教淨業社。
  大師於本文中言道:「有心世道人心者,…….恐人道或幾乎息,群起而設法挽救之,於是各處成立淨業社、居士林,提倡佛學。明三世之因果,示六道之輪迴,令一切人守孝、悌、忠、信、禮、義、廉、恥之八德,行格、致、誠、正、修、齊、治、平之八事。」闡明佛教淨業社之宗旨及欲達之效果。上海佛教淨業社成立於公元一九二二年(民國十一年)初,由沈輝、關絅之等創設於愛文義路居士林舊址。印光法師亦常來社中開示。有簡照南、簡玉階兄弟為滬上臣紳,南洋煙草公司企業家,經介紹認識印公後,言談投契,遂皈依佛門,信奉淨土。簡氏有私宅花苑名南園,宗祠在焉。簡照南居士欲將其捐贈與印公為弘法之地,事未行,而下世矣。至一九二六年,其弟簡玉階居士乃秉承其兄遺志,將南園捨出,作為上海佛教淨業社之社址。時有關絅之、黃涵之、狄楚青、葉公綽、簡玉階、王一亭、江味農、聶雲台、高鶴年、聞蘭亭等四十人發起、訂立社章,推舉社長及職事。淨業社社址設於覺園(今上海常德路四一八號),園中有放生池、假山、亭榭樓閣,花木繁茂,景色宜人。印光法師曾於其中創設弘化社佛經流通處,是為上海佛教史上之著名勝跡。
  簡照南(一八七O年——一九二三年)名耀登,字肇章。廣東南海人。青年時代曾至日本經商,失利返回。一九O五年與其弟簡玉階於香港創立廣東南洋煙草公司。蝕本歇業。一九O九年再度開業,更名為南洋兄弟煙草公司。此後業務不斷髮展,公司總部遷至上海,滬港兩地分設五廠,男女職工達萬餘人。簡照南被推舉為「永遠總理」,並任上海總商會會董、上海華僑聯合會董事等職。
  一九一九年,簡照南及其弟會晤印光法師,得聆其開示,遂篤信淨土法門,虔誠奉佛念佛。此後在其私宅南園之西。設立佛堂,題名「菩提精舍」。早暮誦經念佛不輟。一九二三年病逝於滬上。逝後,其弟簡玉階秉承其生前遺願,將南園及其中之佛堂、假山、水池、亭榭、樓閣等全部布施捐送給佛教界,作為佛教公共功德地,更名為「覺圓」。遂為上海佛教淨業社社址。佛教界常在此舉行盛大法會。一九三六年五月,在淨業社內啟建規模弘大之丙子息災法會。十一月,印光法師應邀,專誠自蘇州出關蒞滬,登座開示法要,並接受在家居士皈依。
  一九四O年在此設立班禪紀念堂。一九四八年,能海上人命弟子清定法師建金剛道場,專修格魯派密法於此。
  (四)見《三編》卷二第四O八頁。
  按:大師此函闡述人生因果事理明澈。余初抉取其一節文字引錄於此,然錄之一節又不忍捨其下一節;錄之一句又不忍遺其下一句。大師文字,字字珠璣,啟示愚癡,無不對症下藥。余昔於因果雖知而未諳,雖信而未切,時覺若存若亡,恍兮忽兮,今誦此函,猶如撥雲霧重見天日,於因果佛法篤信無疑矣,
  (五)見《三編》卷三第七九五頁。
  (六)見《三編》卷三第八一九頁。
  (七)見(三編)卷三第七七二頁。
  (八)見《三編》卷四第八八七頁。
  按:此文與《續編》卷下第二三三頁所收之文同,題名亦同。
  (九)見《三編》卷二第三六五頁。
  (十)見《續篇》卷上第一一九頁(共兩函)
  (十一)見《續篇》卷上第一四六頁。
  按:此是大師答覆一學佛青年之書。彼青年欲出家為僧,母親未允。大師是以勸其「不宜出家」,「即掩關亦不必」,勉其誠實處世謀生,認真讀書。「不能為世間賢人、善人,何能得佛法真實利益乎?」並接受此青年皈依,所取法名即用其原名「歸淨」,且引告云:「縱然生到非非想,不如西方歸去來。」一心歸去,始知自性本來清淨。,又何處求歸相,淨相耶?遂又引古云:「自是不歸歸便得,故鄉風月有誰爭!」大師對於青年一代之愛護關切,殷殷期望,慈悲之心躍然於紙上。
  (十二)見《續篇》卷上第一四六頁。
  按:此是大師對於舊式學堂諸弊端之批判。
  (十三)見《續篇》卷上第一四八頁。
  按:函末指出:「越學問大越糊塗。」此語深有見地,須三思方得。能省此端則可不糊塗、少糊塗矣!
  (十四)見《續篇》卷下第一四九頁。
  (十五)見《續篇》卷下第一五O頁。
  (十六)見《續篇》卷下第一五一頁。
  (十七)見《續篇》卷下第一五二頁。
  按:此函中大師之精警語數則,恭錄引如左:「誠之所至,金石為開,況仗三寶之力乎!」
  「在家人念蒙山,有何不可?此係普結孤魂緣者。小則蒙山,中則焰口,大則水陸,同是一事。常結孤魂緣則常吉祥矣!」
  「人若做錯昧事,鬼便爭相揶揄,故難吉祥,人若如此,雖在暗室亦不敢起壞念頭,況壞事乎!」
  「放蒙山若至誠,雖厲鬼亦當謹遵佛敕,不復為厲。」
  (十八)見《續篇》卷上第一六六頁。
  按:大師於此函中批評「煉丹運氣」之法,謂「用之好則血脈周流,身體強健;用之不如法,則氣滯不通。其害非小。」繼之於信後開示清信寡慾、攝心念佛之修持方法。「一句『南無阿彌陀佛』綿綿密密長時憶念,凡有忿怒、淫慾、好勝、睹氣等念偶爾萌動,即自反省,作自念云:『我念佛之人,何可起此種心念乎?』念起即息。久則凡一切勞神損身之念皆無由而起,終日由佛不可思議功德加持身心,敢保不須十日即見大效。」
  (十九) 見《續篇》卷上第二O三頁。
  按:此是大師論訂立修持淨土利法門功課之要義,指出「隨機而立,愈簡愈妙」。蓋隨機則能與佛心相契,有所感應,簡則能恆。
  (廿)見《續篇》卷上第二一O頁。
  按:袁德常,無錫居士,原名麗庭。《續篇》收入大師與其函共四通(自民國廿二年至民國廿七年)。
  (廿一)見《續篇》卷下第四頁。
  按:《淨土五經》,指《阿彌陀經》、《無量壽經》、《觀無量壽經》、《華嚴經‧普賢行願品》及《楞嚴經‧大勢至念佛圓通章》。
  (廿二)見《續篇》卷下第三十二頁。
  按:《淨土聖賢錄》,清乾隆間彭際清命其侄希涑輯錄往生淨土諸傳而成之書。後至道光末年,蓮歸居士胡廷將乾隆後往生四眾事跡收輯得一百數十人,編為《續集》,以後德森法師復收集近代二百餘人往生事跡。輯為《淨土聖賢錄三編》。
  (廿三)見《續篇》卷下第三十八頁。
  (廿四)見《續篇》卷下第八十六頁。
  (廿五)見《續篇》卷下第八十七頁。
  按:《杯度齋文集》,大師之皈依弟子郭介梅居士所編,以引證古今事跡,闡明因果及六道輪迴之理。
  (廿六)見《續篇》卷下第九十一頁。
  圓瑛(公元一八七八——一九五三)法師,現代愛國高僧,著名佛教學者。俗姓吳,福建古田人。出家後法名宏悟,別號韜光,又號『一吼堂主人』。幼讀儒書,頗通文理。一八九六年於福建福州湧泉寺剃度出家,拜興化梅峰寺增西上人為師。翌年從鼓山湧泉寺妙蓮和尚受戒。復修習苦行。數年後出遊參訪名剎高僧。先後從冶開禪師及敬安禪師(八指頭陀)修習參禪。又從通智、諦閒、祖印等法師修習台宗教觀。一九二九年與太虛共同發起成立中國佛教會,被推為會長,連任七屆。一九三四年在上海創建淨土道場——圓瑛講堂。在抗日戰爭期間,曾與其徒明暘法師同往南洋之新加坡等地,募集抗日救災資金。一九三九年回國,在上海與明暘同遭日本憲兵逮捕,又被押解往南京,備受種種迫害,始終未屈。被釋後,返圓明講堂閉戶注經。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任第一任中國佛教協會會長。一九五三年在浙江寧波天童寺病逝。
  圓瑛法師宗教兼通,禪淨雙修,一生著述豐富,對於《楞嚴經》尤下苦功,頗多闡發。著述主要有:《大佛頂首楞嚴經講義》、《大乘起信論講義》、(圓覺經講義)、《金剛經講義》、《佛說阿彌陀經要解講義》,及《一吼堂文集》、《一吼堂詩集》等近二十種。民國廿二年(公元一九三三年),上海佛學書局將上列數種彙編成《圓瑛法匯》出版。現上海圓明講堂設有圓瑛大師紀念堂。一九八九年由其弟子明暘法師編輯主持出版了《圓瑛大師年譜》,記述大師生平頗詳。
  (廿七)見《續篇》卷下第一三三頁。
  (廿八)見《續篇》卷下第一三八頁。
  (廿九)見《續篇》卷下第一五七頁。
  (卅)見《續篇》卷下第一五八頁。
  (卅一)見《續篇》卷下第一九二頁。
  (卅二)見《續篇》卷下第一九四頁。
  (卅三)見《續篇》卷下第二O八頁。
  (卅四)見《三編》卷一第一五O頁。
  (卅五)見《三編》卷一第一三七頁。
  (卅六)見《三編》卷一第一四八頁。
  (卅七)見《三編》卷一第一四七頁。
  (卅八)見《三編》卷一第二一九頁《復羅智聲居士書一》後附有羅氏題識:
  民國二十二年癸酉,鼓山湧泉寺新建放生園落成,大師為撰碑文,勒石於白雲堂前,於放生之理已發揮無遺。今福州怡山長慶寺第一山門放生池,增築圍牆,迨工告竣,而大師年已八秩,力衰目病,不敢再勞老人筆墨。謹檢老人曩日來諭真跡,指示關於放生要旨六則,勒石池左,願現未從事放生者共勉之。中華民國二十九年歲次庚辰仲春吉日,皈依弟子羅智聲敬識。

  放生要旨(六則)

  放生之款,用於放生之各種零費,只期自己無有他用,固無所礙,然亦不妨集時為眾說明,則自他俱可無慮矣。光一向不主張於佛菩薩誕期及各朔望好日期放生,此事己成鐵案;捕生者特為放生者多捕,則買而放者,亦多有因放而捕來耳。然人情多好名,此各日放生則有名。又人情多以因循了事,若不於此各日放,則便不肯特為買放矣。光雖為人如此說,究亦只成空談。

  又,生亦不可亂放。放之於江,則無不可,放之於池,凡害魚之魚亦放其中,是放賊於人民之聚處,則群魚皆為彼此食料。然欲一一如法。實難做到。是宜極力提倡戒殺吃素以為根本解決之法。其於放生略為舉行,以期人各體會放之之意而己。若盡量放而設法未能合法,則亦功過不相掩耳。

  放生之舉,事雖為生,意實為人。人若止殺,則固用不著此種作為。然人食肉之心愈盛,不設此舉,久而久之,將舉非州之野蠻行為遍行於世。可不預為設法令彼嗜殺嗜肉之人同生反躬自省之誡乎?

  放生者,但以不忍殺生為念,不能計及彼之食生物與否。魚多食小魚及小水蟲,若如所論,放一大魚,必日殺無數小魚、水蟲,則放一殺多,是放之功少過多也。然穿山蛇獺,究無幾何,既不能盡生物皆買放,則似宜從緩,庶免閒議。

  放生以志誠為彼念佛持咒為本,所有儀式亦不過表示法相而己。如有其人,固宜按儀式行,否則但竭誠念佛即己。

  又凡生欲放,若夏日當宜速行,倘泥於等齊,按儀式作法,或至久經時刻,有礙生命,居士放生,宜從省略。若真誠無偽僭之心,即按儀式行,亦非絕不可行,若妄效僧儀,則成我慢矣。法固圓融,當善用心。在家居士可放蒙山,則此放生,固無所礙,然須絕無僭越之心,深存度生之念方可耳。

  *標題「放生要旨」,編者所加。原文為大師復羅智聲居士書函(見《三編》卷一第二一九頁),僅略去文首「手書具悉」四字。該函亦未署年月,故日期不可考。而信後附有羅氏之題識,以知大師於民國廿二年曾為鼓山湧泉寺新建放生園撰碑記,而碑文未見諸《三編》文鈔中。吁!人間己攸忽一甲子歲月矣!其碑文尚存而可求乎?

  《復理聽濤居士書一》(《三編》卷二第四O八頁)

  《復陳慧新居士書》(《續篇》卷上第二O三頁)

 

上一頁 回主頁 回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