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倫盡分 閑邪存誠 諸惡莫作 眾善奉行
真為生死 發菩提心 以深信願 持佛名號

印光法師文鈔嘉言錄

W@ ^D ^ؿ U@

八、釋普通疑惑

富強

● 中國之貧弱,由於不依禮義,依禮義何至貧弱。試問貧弱之因,何一不是貪贓受賄以利外人乎。汝未認清病源,便謂藥不見效,可謂智乎。外國之強,以國小,不同心協力,不能自力。中國則人各異心,縱有同者,外人以賄誘之,則隨賄所轉,不但不顧國與民,並將自身亦不顧,謂為奉行禮義之失,其可乎哉。昔林文忠公之驅夷,即是其證。以後大小事,何一非中國代為周旋令成乎。中國之人,多半皆屬亡八字,故致外國如是之強,中國如是之弱,使皆守禮義,則外國之無益各貨,將無處可消,而中國一年當保全數千萬萬金矣。中國人之下作,誠可謂下作之極矣。孟子曰,獨孤臣孽子,其操心也危,其慮患也深,故達。汝雖讀書閱世,未知讀書閱世之道,故有此問也。為今之計,當以提倡因果報應,生死輪回,及改惡修善信願往生,為挽回劫運,救國救民之第一著。談玄說妙,尚在其次。然欲救世,非自己躬行,斷無實效。由身而家,由家而邑,由邑而國,此風一倡,或可有意料不及之效,否則便難夢見矣。([書一]九八)

● 近來人做大事者,多少年,率以立異學外為是,觀堯舜周孔,皆不足法。未得志則是狂妄梗化之民,已得志則成誤國害民之士。故致天災人禍,相繼而興,國運危岌,民不聊生也。所貴學佛者,要對治習氣,改過遷善。若無事盡管學佛,有事時便置學佛於度外,則便成空名,毫無實益矣。(覆康寄遙書)

W@ ^D ^ؿ U@
印光法師文鈔專輯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