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倫盡分 閑邪存誠 諸惡莫作 眾善奉行
真為生死 發菩提心 以深信願 持佛名號

上一頁 回主頁 回目錄

附錄
  按:此年表只是簡略的敘說,大部分參考陳慧劍《當代佛門人物》
——印光大師年譜簡編(注一)
  清咸豐十一年,一八六一,一歲,十二月十二日﹍生於陜西郃陽,
赤城東村趙氏之家。父趙秉綱,母張氏。上有二兄,長兄從龍,二兄攀
龍。師名紹伊,字子任。生後六個月,眼睛罹患急性結膜炎,幾乎喪明,
後雖治愈,但目已不明,久視便不能見物,時發時愈。
  同治六年——同治十三年,一八六七——一八七四,七歲 ——十四
歲,師向未從塾師讀書,惟始終由長兄教讀經及諸子書。(先在家,後至
長安從兄讀)。
  光緒六年,一八八0,二十歲,師自發蒙入學,便隨長兄從龍讀孔
孟之書,在青少年期間,以「為聖賢繼絕學」》自許,和同「韓、歐、程、
朱」之學,辟佛批老,「火書人人」之議,不讓古人。待弱冠之前,罹患
重病,困頓多年,病後始悟辟佛之無知,至此滅除理學家知見,漸習佛
典,知佛法廣大精博,絕不是一般淺薄之人所能了悟。乃放棄昔時心胸,
皈投佛海。
  光緒七年,一八八一,二一歲,到終南山,南五台,禮道純和尚剃
染。
  光緒八年,一八八二,二二歲,受具足戒於陜西興安雙溪寺。在戒
期中,因兼任書記,目疾復發,但仍一心專念佛號,寫字時亦                
心不離佛,及戒期圓滿,目亦痊愈,自此堅信念佛為成佛唯一捷徑。
  光緒十二年,一八八六,二六歲,師聞河北懷柔紅螺山資福寺,為
「徹悟禪師道場」,專修念佛,頗為向往,乃入紅螺山資福寺念佛。
  光緒十三年,一八八七,二七歲,正月告假,朝禮五台山,仍回資
福寺後,歷任云水堂、香燈、寮元等職。兼持「徹悟禪師語錄」,在念佛
聲中,又沉潛三年,兼習大乘經典,深入經藏。
  光緒十六年,一八九0,三十歲,至北京龍泉寺擔任「行堂」(為大
眾添菜添飯)。
  光緒十七年,一八九一,三一歲,住北京圓廣寺。
  光緒十九年,一八九三,三三歲,住普陀山法雨寺藏經樓,為首座
和尚,整理經藏,同時日夜惟稱佛號,精勤不懈。
  光緒二十三年,一八九七,三七歲,宣講《彌陀便蒙鈔》於法雨寺。
講經圓滿,即在寺中珠寶殿閉關,前後兩期、共計六年,精進念佛,誓
證一心,道行深厚。
  000000光緒三十三——宣統二年。一九0七——一九一0。四七—
—五十歲。仍住法雨寺。師與外界往返函件中,常詢及佛法傳揚之狀況,
並希提倡淨土法門及因果報應。
  宣統三年。一九一一。五一歲。今年起,普陀山真達和尚,受蘇州
木瀆古靈巖寺,懇請為住持,真達師後交其徒明熙代理,日後               
為大師棲錫靈巖伏筆。師自一八八一年出家,到這一年,頭尾三十一年;
沉潛念佛法門,一門深入,絕少與世俗往來,亦少有人知師德號,日夜
彌陀,誓成三昧,並以「常慚愧僧」自勉。
  民國元年。一九一二。五二歲。高鶴年取師文數篇,刊入上海《佛
學叢報》,署名常慚。
民國六年。一九一七。五七歲。徐蔚如取師與其友書印行,題曰:
《印光法師信稿》。秋天,依高鶴年請求,允將接受弟子的皈依。
  民國七年。一九一八。五八歲。《印光法師文鈔》印行於北京。
  民國十一年。一九二二。六二歲。江蘇義務教育期成會會長等,呈
準省府借寺廟作校捨。定海知事陶傭,函師挽救,師即函請王幼農、魏
梅蓀設法,並令妙蓮和尚奔走,承蒙當局,明令保護。為幕印《安
士全書》常往來上海,太平寺真達和尚特辟一淨室供師到上海辦事有安
住處。定海知事陶墉,根據修在寺廟條例第五條,呈請省長咨呈大總統
表揚印光大師。
  民國十五年。一九二六。六六歲。陜西、甘肅一帶大水災,師以印
行《文鈔》之款,急撥三千元,托人速匯賑濟。
  民國十七年。一九二八。六八歲。離開普陀山,住上海太平寺。
  民國十九年。一九三O。七十歲。至蘇州報國寺閉辟。
  民國二十五年。一九三六。七六歲。應上海護國息災法會說法。
  民國二十六年。一九三七。七七歲。移錫靈巖山。
  民國二十九年。一九四O。八十歲。十一月初四卯時於蘇州靈巖山示
寂。
  注釋
  注一:陳慧劍《當代佛門人物》,頁三二七——三四九,東大圖書公
司,一九八六年。

 

上一頁 回主頁 回目錄
印光法師文鈔專輯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