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倫盡分 閑邪存誠 諸惡莫作 眾善奉行
真為生死 發菩提心 以深信願 持佛名號

回主頁

印光法師年譜

信西居士

   1861年,1歲,咸豐11年,陰歷辛酉年12月12日晨時出生於
陜西合陽縣赤城東村,俗姓趙,名紹伊,字子任。父秉綱,年高德劭,
母張氏,慈和淑慎。生六月即病目,六月未開眼,未止哭聲,幾乎失
明。(見《續編》卷上19頁民國二十三年復覺明居士書)兄弟三人,
師最小。二兄皆無子,其門遂絕。(〈續編〉上80頁)
   1862年,2歲
   1863年,3歲
   1864年,4歲
   1865年,5歲
   1866年,6歲
   1867年,7歲
   1868年,8歲
   1869年,9歲
   1870年,10歲
   1871年,11歲
   1872年,12歲
   1873年,13歲
   1874年,14歲,
   1875年,15歲
   1876年,16歲,自14、15歲後病困數年。(嘉言錄題詞並序)
   1877歲,17歲
   1878年,18歲
   1879年,19歲
   1880年,20歲,弱冠
   1881年,21歲,光緒7年辛巳歲春,弱冠次年,到終南山南五
台蓮花洞禮道純和尚出家,夏,承剃度師命去安徽徽州小南海參學,
道經湖北竹溪蓮花寺,為常住留任照客,於曬經時,讀殘本《龍舒淨
土文》,知淨土法門。(行業記,文鈔三編)
   1882年,22歲,光緒8年壬午歲,到陜西興安雙溪寺受戒,因
擅長書法,負責書寫事務。師生6個月就患眼病,幾乎失明。後雖痊
愈,但視力已受損,稍發紅,就不能視物。受戒期間由於寫字多,眼
病轉重,為了不耽誤工作,閑時專念佛號,夜裡大眾睡後,起坐念佛,
求佛加被,寫字時也心不離佛,雖力疾書寫,仍能勉強支持。戒期圓
滿,書寫任務完成,目赤也痊愈了。
   1883年,23歲,受戒後,回終南山
   1884年,24歲
   1885年,25歲。法師住南五台大頂,親侍觀音大士香火,一日
下山,到劉村西寺中,見有數碑,發現元朝所立的南五台觀音示跡記
碑。(增廣文鈔卷一書一七十頁「與高鶴年書」)
   1886年,26歲,光緒12年丙戌歲,辭別師父,到北京懷柔縣
紅螺山資福寺參學,十月進念佛堂
   1887年,27歲,正月告暫假朝五台山,仍回資福寺,歷任云水
堂香燈、寮元等職,任藏主,遂得閱讀大藏。三年中,念佛正行以外,
研讀大乘經典。
   1888年,28歲
   1889年,29歲
   1890年,30歲,光緒16年庚寅歲,到北京龍泉寺任行堂,冬
天,行腳白山黑水之間
   1891年,31歲,光緒17年辛卯,返回北京,住圓廣寺
   1892年,32歲
   1893年,33歲,光緒19年癸巳,普陀山法雨寺化聞和尚入都
請藏,檢閱料理,缺人幫助,眾以師做事精慎,推薦師去,查印刷事
務。化聞和尚見師道行超卓,南歸時,請師同行,安單於法雨寺藏經
樓。
   1894年,34歲
   1895年,35歲
   1896年,36歲
   1897年,37歲,光緒23年丁酉夏,寺眾一再堅請講經,辭不
獲已,乃講彌陀便蒙鈔一座,畢即於寶珠殿側閉關
   1898年,38歲,閉關。《與大興善寺體安和尚書》闡述並勸修
淨土法門。(增廣文鈔卷一書一一頁)
   1899年,39歲,閉關
   1900年,40歲,融明法師為師護關三年,師致書勸修淨土,並
言又欲閉關。(增廣文鈔卷一書一「與融明大師書」)
   1901年,41歲,閉關。續編113頁復念西大師書(民23年):
光生即病目,40多歲即不能常看經,故未閱全藏。至民七以來,終日
忙於復信,直是無暇閱經
   1902年,42歲,閉關
   1903年,43歲,兩期6年閉關結束,了余師和真達師等特創慧
蓮蓬供養,與諦閑法師先後居之,不久,仍迎歸法雨寺。
   1904年,44歲,因諦閑法師為溫州頭陀寺請藏,請師入都,助
理一切,事畢南歸,仍住法雨寺藏經樓。
   1905年,45歲
   1906年,46歲
   1907年,47歲
   1908年,48歲
   1909年,49歲
   1910年,50歲
   1911年,51歲,宣統3年,上海出佛學叢報,高鶴年多次寄給
師。師用云水僧釋常慚名寄信請編輯秉公立論,不令美玉生瑕。師出
家30年,終清之世,始終韜晦,不喜與人來往,不願人知道他的名字。
在山日久,有以筆墨師見托者,絕不用印光名字。有必須署名的文字,
也隨便寫二字。住法雨20年來,絕無人客過訪及信札往來諸紛擾。
   1912年,52歲,民國紀元,高鶴年居士取師文數篇,刊入《上
海佛學叢報》,不敢用印光名,以常自稱常慚愧僧,故署名常慚。徐蔚
如居士和周孟由居士讀後,開始打聽師。
   1913年,53歲。〈與謝融脫居士書〉言「所幸者,淨土一法,
於出家學彌陀經時,已生信心,實未蒙一知識開示,以當時業師,與
諸知識,皆主參究,所有開示,皆破淨土。吾則自量己力,不隨人轉。
雖佛祖現身,猶不改作,況知識所說乎?(增廣文鈔卷二書二廿三頁)
   1914年,民國三年,54歲。佛學叢報主編邀法師作論,便蒙鈔
為道光末年,紅螺山慕蓮法師所著,大師〈淨土決疑論〉特借慕蓮法
師口氣發起,於題下標:紅螺山慕蓮法師遺稿,云水僧常慚鈔寄。寄
給給周孟由時,標云:借紅螺慕蓮法師口氣,及徐蔚如排印,兩種標
語,全刪去。(增廣文鈔卷二書二三三頁「復馬契西居士書九」)另作
論有〈淨土法門普被三根論〉、〈宗教不宜混濫論〉、〈佛教以孝為本
論〉、〈如來隨機利生淺近論〉(文鈔三編卷一四四頁)
   1915年,55歲,
   1916年,56歲,民國5年,徐蔚如打聽到師,欲通函,托友問,
師不許。(《續編》卷上52頁,復姚維一居士書)。自言:在普陀,由
光緒19年至民國5年,20余年頗安樂。經年無一人來會,無一信來
投。(續編上111頁)
   1917年,57歲,民國6年,王幼農以師一信印數千,徐蔚如居
士得師與其友三封書信,印行5000本送人,題曰《印光法師信稿》,
師曰:自此以後,函件日多,甚至一個月有100多封。拆、寫、封、
貼,通歸自辦。(同上)又開始刻排各書,以期利人。
   1918年,58歲,民國7年戊午春,徐蔚如將歷年搜集所得師文
22篇,印於北京,書名《印光法師文鈔》。旋陪母到普陀拜訪師,獲
稿頗多,並求歸依,師令歸依諦閑法師。周孟由來山拜謁,並祈歸依,
拿走數篇廢稿,寄給徐蔚如。倡印《安士全書》
   1919年,59歲,民國8年己未秋,徐居士又將搜集到的師文
38篇,印為續編。作《重刻明宋文憲公護法錄序》(增廣文鈔卷三序
七頁)。〈復高鶴年居士書〉中,大師述懷:誰知宿業竟與真如法性同
一不生不滅。佛光普照法界,我以業障不能親炙,苦哉苦哉,奈何奈
何。
   1920年,60歲,民國9年庚申,張云雷和徐蔚如搜集增加34
篇,周孟由、朱赤萌、黃幼希三人合初續兩編,按類編次,詳為校勘,
名《印光法師文鈔》。在上海商務印書館排版。(以上三年事見法師《嘉
言錄題詞並序》,徐蔚如原跋,載《增廣印光法師文鈔》附錄)
   1921年,61歲,民國10年辛酉春,上海商務印書館出版《印
光法師文鈔》,師在揚州將民9年所排者,刻一書冊版,作四冊。8月
12日在南京,開示魏梅蓀熟讀文鈔中南潯放生池疏,自不能吃肉。10
月魏即吃長素。(《續編》上202頁。)
   1922年,62歲,民國11年壬戌,又在商務印書館排作四冊,
僅諸居士任印有2萬部。定海縣知事陶在東,會稽道尹黃涵之,匯師
道行,呈請大總統徐,題賜悟徹圓明匾額。師置若罔聞,有問者,答
以虛空樓閣,自無實德,慚愧不已,榮從何來。《續編》上182頁「與
魏梅蓀書」談縮小排印《安士全書》,募34000余部。請魏幫助保護江
蘇寺產。魏梅蓀、莊思緘、蔣竹莊、王幼農鼎力維持。魏提倡開法云
寺念佛放生道場。
   1923年,63歲,民國12年,師令商務印書館另排增訂本,作
四冊,初次印2萬部。〈致陜西陳柏生書〉勸陳顧全大局,退出政爭(增
廣文鈔卷二書二三六頁)。江西彭澤許止淨居士來訪,一見即成莫逆,
委托許居士撰觀世音菩薩感應頌。
   1924年,64歲,民國13年甲子
   1925年,65歲,民國14年乙丑冬,令中華書局排增廣本,作
四冊。致書黃函之居士,勸喪事作佛事宜轉椅念佛(增廣文鈔卷二書
二四六頁反面)。作《觀世音菩薩本跡感應頌緣起序》
   1926年,66歲,民國15年夏,中華書局出增廣本,書名《增
廣 
   印光法師文鈔》。請戒塵師為靈巖山寺住持,永作十方常住。孟
秋,作《陸西林居士感應記》(增廣文鈔卷四記二八頁)
   1927年,67歲,民16年,2月《印光法師嘉言錄》排報紙版,
師作題詞,12月8日排書冊本,師作序。《與明本師書》教戒真達師
弟子(續編卷上十五頁)。
   1928年,68歲,民17年,師因厭交通太便,信札太多,人事
太繁,急欲覓地歸隱。
   1929年,69歲,民18年,在上海校印各書,佛成道日於上海
世界佛教居士林開示,范古農記錄。答應香港數弟子之請,欲到香港
歸隱,被諸師挽留。撰《介紹用三星素皂書》。
   1930年,70歲,民19年2月,師由上海太平寺到蘇州報國寺
閉關,關中圓成普陀、清涼、峨眉、九華四大山志的修葺。當家明道
師令人偷抄師之信稿。另排《歷史統紀》增修本。冬撰淨土十要原文
發刊序。作《臨終三大要》。
   1931年,71歲,民20年,《復云南王德周居士書》說:當今之
世,縱是已成正覺之古佛示現,決不另於敦倫盡分,及注重淨土法門
外,別有所提倡也。(見《續編》卷上20頁)。《復周頌堯居士書》答
復對一吃素念佛二十余年老太太被汽車撞死的疑惑。(《續編》卷上22
頁)排《淨土十要》之原本。(《續編》上53頁)。「竭誠盡敬為學佛之
無上秘法。」作《普陀洛迦新志序》
   1932年,72歲,民21年,作《一函遍復》,開示淨土法門。信
末說:「光老矣,精神日衰,無力答復來信。但以郵路大通,致遠近誤
聞虛名,屢屢來信,若一概不復,亦覺有負來意,若一一為復,直是
無此精神。以故印此長信,凡有關修持,及立身涉世,事親教子之道,
皆為略說。後有信來,以此見寄。縱有一二特別之事,即在來信略批
數字,庶彼此情達,而不致過勞也。若欲大通經教,固當請教高樹法
幢之大通家法師。須知大通經教者,未必即生能了生死。欲即生了生
死者,當注重於信願念佛求生西方也。」6月漢口水災,蕪湖水災,江
北賑災等,捐1430元,其中1000為印書款。秋《淨土十要》印出。
李圓淨居士勸師修清涼、峨眉、九華三山志。
   1933年,73歲,民22年,作《淨土五經重刊序》,《重修清涼
山志序》。冬,凡有來信,均令以後切勿來信,來決不復。亦不許介紹
人歸依,以免因過勞而喪明與失命。
   1934年,74歲,民23年,《復德暢居士書》「一切事皆不可倚
靠,惟有西方阿彌陀佛,乃我等一切眾生之大倚靠。」「常人總不見自
己有過,聖人總不見自己有德。」(《續編》上27頁)。作《重修峨眉山
志序》。
   1935年,75歲,民24年,明道師去世,抄錄師之信稿工作遂
停。作《晉蓮宗初祖廬山慧遠法師文鈔序》。
   1936年,76歲,民25年,作《靈巖開示法語序》。九月圓瑛法
師和屈文六居士請師到上海護國息災法會作開示,無錫二、三居士錄
音整理,求師鑒定,師就鄧慧載記錄筆削,並作《上海護國息災法會
法語序》。
   1937年,77歲,民26年冬,為時局所迫,順妙真等請,移錫
靈巖山寺。妙真師又令於半月刊等報抄錄師之信稿。師只好順明道、
妙真二師之意,詳校令排流通。是為《印光法師文鈔續編》。〈復游有
維居士書〉回顧20年來為人忙。蘇州屢被轟炸,有勸師轉移者,師不
為所動,日唯念佛、念觀音、念大悲咒,為護國、護民、護己之據,
「如定業難逃,炸死,隨即往生,亦所願也。」(續編216頁復鄭斐諶
居士書)。作《重修九華山志序》。
   1938年,78歲,民27年,作《靈巖山寺淨土道場念佛儀軌序》。
張覺明居士來信匯報避難莫干山,勸難友、秦吉了、使女念佛。
   1939年,79歲,民28年,作《印光法師文鈔續編》發刊序。
冬,外國人某氏到靈巖謁見大師,有所請問,互用筆談,大師略述行
願(大師自述,文鈔三編卷一一頁)
   1940年,80歲,民29年冬10月27日,略示微疾,28日午後
1時,召集在山全體執事及居士30余人,到關房開會,說靈巖住持,
未可久懸,即以妙真師任之。眾擬11月初九、初四升座,師都說遲了,
定11月初一升座,師曰可矣。開示本寺沿革達兩個多小時。初三晚,
進稀粥晚許,食畢,對真達師等說:淨土法門,別無奇特,但要懇切
至誠,無不蒙佛接引,帶業往生。此後精神逐漸疲憊,體溫降低。初
四早一時半,由床起坐云:念佛見佛,決定生西。即大聲念佛。2時
15分,索水洗手畢,起立云:蒙阿彌陀佛接引,我要去了,大家要念
佛,要發願,要生西方。說竟,即移坐椅上,面西端身正坐。三時許,
妙真到,囑咐他要維持道場,弘揚淨土,不要學大派頭。後不復語,
唇動念佛。延近五時,在大眾念佛聲中,安詳西逝。
   1941年,農歷2月15日,大師示寂百日,舉行荼毗,荼毗後
三日,檢骨得五色捨利珠百余顆,又有大小捨利花及血捨利等,共一
千余粒。

 

回主頁
印光法師文鈔專輯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