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倫盡分 閑邪存誠 諸惡莫作 眾善奉行
真為生死 發菩提心 以深信願 持佛名號

上一頁 回主頁 回目錄 下一頁

復高邵麟居士書四
  接手書。知居士近來修持親切,自訟寡過,希聖希賢。非徒博一
修行之虛名而已。欣喜無量。夫欲學佛祖了生死,須從慚愧懺悔止惡
修善而來。(慚愧懺悔止惡修善,即自訟寡過,克已復禮,若能自訟,
自然寡過,寡過即克已之實行,既能克已,自然復禮矣。)持齋警策,
意甚真切。但須腳踏實地,盡力做去。否則便成妄語中妄語。知之匪
艱,行之維艱。世間多少聰明人,皆以唯說不行,了此一生。徒入寶
山,空手而歸。可痛惜哉,可痛惜哉。若夫妄念滿腔,憧憧往來,朋
從爾思。由未真提正念故也。倘正念真切,則朋從於專注一境之正念
矣。所謂調御得法,即寇賊皆為赤子。調御失道,雖手足亦作怨家。
在凡夫地,誰無煩惱。須於平時預先提防,自然遇境逢緣,不至卒發。
縱發亦能頓起覺照,令其消滅。起煩惱境,不一而足。舉其甚者,唯
財色與橫逆數端而已。若知無義之財,害甚毒蛇,則無臨財茍得之煩
惱。與人方便,究竟總歸自己前程,則無窮急患難求救,由惜財而不
肯之煩惱。色則縱對如花如玉之貌,常存若姊若妹之心。縱是娼妓,
亦作是想,生憐憫心,生度脫心。則無見美色而動欲之煩惱。夫婦相
敬如賓,視妻妾為相濟繼祖之恩人,不敢當作彼此行樂之欲具。則無
徇欲滅身,及妻不能育,子不成立之煩惱。子女從小教訓,則無忤逆
親心,敗壞門風之煩惱。至於橫逆一端,須生憐憫心。憫彼無知,不
與計校。又作自己前生曾惱害過彼,今因此故,遂還一宿債,生歡喜
心。則無橫逆報復之煩惱。然上來所說,乃俯順初機。若久修大士,
能了我空。則無盡煩惱,悉化為大光明藏。譬如刀以磨利,金以煉純。
蓮因淤泥滋培,方得清淨光潔。境無自性,捐益在人。三業四儀,(四
儀即行住坐臥)常持顏淵之四勿。五戒十善,必效曾氏之三省。暗室
雖無人見,而天地鬼神咸知。念始蔭乎隱微,罪福判若天淵。若能如
是修省,將見舉動皆善,惡無從生矣。此實正心誠意之宏規,切勿謂
釋氏瑣屑,不若儒者之簡捷也。若論念佛法門,唯以信願行三法為其
宗要。三法具足,決定往生。若無真信切願,縱有真行,亦不能生。
況悠悠泛泛者哉。蕅益所謂得生與否,全由信願之有無。品位高
下,全由持名之深淺。乃三世不易之常談,三根普被之妙道也。宜通
身靠倒,庶親證實益耳。信願行三,十要中皆悉詳示。而第一要,彌
陀要解五重玄義中,第三明宗,發揮三法,最為精詳。其後節節段段,
皆有指示,宜細參閱。此不備書。至於念佛,心難歸一。當攝心切念,
自能歸一。攝心之法,莫先於至誠懇切。心不至誠,欲攝莫由。既至
誠已,猶未純一,當攝耳諦聽。無論出聲默念,皆須念從心起,聲從
口出,音從耳入。(默念雖不動口,然意地之中,亦仍有口念之相,)
心口念得清清楚楚,耳根聽得清清楚楚,如是攝心,妄念自息矣。如
或猶涌妄波,即用十念記數,則全心力量,施於一聲佛號雖欲起妄,
力不暇及。此攝心念佛之究竟妙法,在昔宏淨土者,尚未談及。以人
根尚利,不須如此,便能歸一故耳。(印光)以心難制伏,方識此法
之妙。蓋屢試屢驗,非率爾臆說。願與天下後世鈍根者共之,令萬修
萬人去耳。所謂十念記數者,當念佛時,從一句至十句,須念得分明,
仍須記得分明。至十句已,又須從一句至十句念,不可二十三十。隨
念隨記,不可掐珠,唯憑心記,若十句直記為難,或分為兩氣,則從
一至五,從六至十。若又費力,當從一至三,從四至六,從七至十,
作三氣念。念得清楚,記得清楚,聽得清楚,妄念無處著腳,一心不
亂,久當自得耳。須知此之十念,與晨朝十念,攝妄則同,用功大異。
晨朝十念,僅一口氣為一念。不論佛數多少。此以一句佛為一念。彼
唯晨朝十念則可,若二十三十,則傷氣成病。此則念一句佛,心知一
句。念十句佛,心知十句。從一至十,從一至十,縱日念數萬,皆如
是記。不但去妄,最能養神。隨快隨慢,了無滯礙。從朝至暮,無不
相宜。較彼掐珠記數者,利益天殊。彼則身勞而神動,此則身逸而心
安。但作事時,或難記數,則懇切直念。作事既了,仍復攝心記數。
則憧憧往來者,朋從於專注一境之佛號中矣。大勢至謂都攝六根,淨
念相繼,得三摩地,斯為第一。利根則不須論。若吾輩之鈍根,捨此
十念記數之法,欲都攝六根,淨念相繼,大難大難。又須知此攝心念
佛之法,乃即淺即深,即小即大之不思議法。但當仰信佛言,切勿以
己見不及,遂生疑惑,致多劫善根,由茲中喪,不能究竟親獲實益,
為可哀也。掐珠念佛,唯宜行住二時。若靜坐養神,由手動故,神不
能安,久則受病。此十念記數,行住坐臥皆無不宜。臥時只宜默念,
不可出聲。若出聲,一則不恭,二則傷氣,切記切記。居士以年將半
百,身系樊籠,素未參尋知識。倘欲即生了脫,但當專主淨土一門。
金剛法華,且先置之度外。待淨土大通,一心已得後,再行研究不晚
也。若此刻便即從事,恐智力不給,得彼失此。一法未精,二利咸失
耳。揀魔辨異錄系禪宗。深通教理者尚不易知,況居士乎。凡禪宗典
章,概勿研究。以禪宗意在言外,若按文解義,則錯會佛法,以善因
而招惡果。釋氏稽古略,乃記事之書,而以禪宗為主。凡屬此種言句,
皆當置之勿究可也。吾常謂欲得佛法實益,須向恭敬中求。有一分恭
敬,則滅一分罪業,增一分福慧。有十分恭敬,則滅十分罪業,增十
分福慧。若全無恭敬,雖種遠因,其褻慢之罪,有不堪設想者。凡見
一切信心人,皆須以此意告之。此系從初心至究竟之決定實義。若當
作腐僧迂談,便為自暴自棄,豈特孤負(印光),實為孤負自己也已。
 

上一頁 回主頁 回目錄 下一頁
印光法師文鈔專輯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