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倫盡分 閑邪存誠 諸惡莫作 眾善奉行
真為生死 發菩提心 以深信願 持佛名號

印光法師文鈔 增廣正編 卷一 (正編上冊)
上一頁 回主頁 回目錄 下一頁

復永嘉某居士書五

復永嘉某居士書五

自去臘至三月下旬.所接四書.及師㲀所持二位與徐君問答.并布疋食物等.足見為法心切.愛我情深。初則企徐君來.次則閱彼所印文鈔.目似吃虧.以故遲遲其復耳。去臘之書.實得以友輔仁之義。但以推我過高.令人益加慚赧。夫人生大倫.其數唯五。謂君臣.父子.兄弟.夫婦.朋友。而父生.師教.君食.三者相等。何五倫之中.不列其師。不知師有成我之德者.則屬於父。次則誘掖獎勸.以達其材.則屬於兄。故孟子謂師也父兄也。次則麗澤互益.如二月互照.二手互援.則屬於友[朋从二月、友从二手、古文友作㕛、又、手也、𠂇係又之變體、]。故佛門每謂尋師訪友。印光毫無實德.不敢為人作師。而以友輔仁之心.固自志學以至今日.未嘗息念。而人不我諒.不但不加磋磨.或時反見棄捨。汝企吾親證三昧.又恐有負初衷.致書勸進.不遺餘力。吾自束髮受書以來.未遇此之益友。感甚愧甚。而死罪四字.乃直臣諫君激其必納之詞。施於師友.殊為失體。印光宿業深重.初生半載.病目六月。號咷哭泣.除食息外.了無一刻止息。其痛苦不知其何如。幸承夙善根力.得見天日.實為萬幸。成童受書.由宿業引發.致服韓歐闢佛之毒。繼則深自省察.自知慚愧.歸命三寶.出家為僧。若非三寶冥垂加被.使我自省。則當今之時.久在阿鼻地獄.受諸劇苦。何能與諸君子指東話西.論自力他力.以期同證真常.誕登覺岸乎哉。其七期已滿.三昧未成.一由夙業深重.二由精神衰頹所致。然佛固不見棄於罪人.當承茲行以往生耳。十念記數.不是數息。以其從一至十.同於數息。又以蓮宗寶鑑.訛作至百千萬.恐受其病.引為證明。目為數息持名.斷斷不可。欲證三昧.自有佛祖所示三世不易之法。何得問我所證.方能纘步。彌陀經云.執持名號.若一日乃至若七日.一心不亂[此一日七日、乃是舉例之詞、不可執定、若是等覺根性、一念即能不亂、何待一日、若是逆惡根性、畢生亦難一心、何况七日、王耕心混上中下根為一例、發而為論、深自矜誇、謂為發前人所未發、實為上違佛祖誠言、下啟後進狂妄、令人不勝悲痛哀憐而莫之能止也、]。觀經云.諸佛如來.是法界身.入一切眾生心想中.是故汝等心想佛時.是心即是三十二相.八十隨形好.是心作佛.是心是佛[作指心想、是指心是、觀想既是作、持誦禮拜豈不是作、舉一反三、儒者尚然、况博地凡夫、上窺佛意、何得不依圓頓妙解、而以擔板之見推測乎、]。楞嚴大勢至云.都攝六根.淨念相繼.得三摩地.斯為第一。文殊選圓通偈.謂反聞聞自性.性成無上道。今例之曰.反念念自性.性成無上道。四十二章經云.夫心者.置之一處.無事不辦。夢東云.真為生死.發菩提心.以深信願.持佛名號.此十六字為念佛法門一大綱宗。欲修三昧.何不於此等語句中全身靠倒。不以聖言為量.而以我之罪業凡夫為準.豈不顛倒之甚乎。然汝發此言.蓋亦有由。以衷論詳示省一大師所見之境.及耕心謂承彼心傳。意者必有種種不思議妙境.及口傳心受之妙訣耳。不知三昧者.華言正定.亦云正受。正定者.寂照雙融之謂。正受者.妄伏真現之謂。寂照雙融.有何境界之可得。心經云.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又曰.以無所得故.三世諸佛得阿褥多羅三藐三菩提。楞嚴云.圓滿菩提.歸無所得。修禪定人[指四禪八定]及參禪人.以唯仗自力.不求佛加。故於工夫得力真妄相攻之時.每有種種境界.幻出幻沒。譬如陰雨將晴之時.濃雲破綻.忽見日光。恍惚之間.變化不測。所有境界.非真具道眼者.不能辨識。若錯認消息.則著魔發狂.莫之能醫。念佛人以真切之信願.持萬德之洪名。喻如杲日當空.行大王路。不但魑魅魍魎.剗蹤滅迹。即歧途是非之念.亦無從生。推而極之.不過曰.念至功純力極.則全心是佛.全佛是心.心佛不二.心佛一如而已。此理此行.唯恐人之不知.不能合佛普度眾生之願。豈祕而不傳.獨傳於汝乎。若有暗地裏口傳心受之妙訣.即是邪魔外道.即非佛法。然印光實有人所不得而已所獨得之訣.不妨由汝之請.以普為天下之諸佛子告。其訣唯何.曰誠.曰恭敬。此語舉世咸知.此道舉世咸昧。印光由罪業深重.企消除罪業.以報佛恩。每尋求古德之修持懿範。由是而知誠與恭敬.實為超凡入聖了生脫死之極妙祕訣。故常與有緣者諄諄言之。持經利益隨心論.雖發其端.未明其概。擬續一二萬言.歷引古德誠敬之迹.與其感應之道.并參己蕪語.發揮評論。俾閱者法戒分明.知所取捨。自不至以巨因而獲微果.與夫以善因而招惡果耳。斯言已與徐君說之。須知誠與恭敬.非唯學佛宜然。世出世間.一切諸法.欲得精一.莫不以此而為基本。觀孟子奕秋誨奕一事.可以知矣。徐君夙具靈根.而且歷代奉佛.自出世來.即受庭訓.又經二三十年之學問閱歷.何捨高明而取卑劣.寶印光之文而為之流布也。須知宏法利生.貴識時機。今人應受之法.與所受之病.高明者不肯詳言。其所言者.縱極玄妙.多非應病之藥。或由彼妙藥.反增其病。印光譬如無知無識之庸醫.不但不知病原.亦且不知藥性。唯以先祖祕制之阿伽陀萬應丸.舉虛實寒熱種種諸病.皆以此藥投之。倘不懷疑.取而服之.立見全愈。即秦緩扁鵲無從措手之證.一服此藥.立見起死回生。於是有心活人濟世者.為之廣出招帖.令有病者.同服此藥。雖知秦緩等之神妙不測.而不廣告者.以病屬宿業.有神仙不能療者.况神醫乎。至於所斷評衷論語.實屬婆心真切.與印光交互發明.特欲開人正眼.非是文飾印光。仁老評語.亦極痛切。然於王生心病.及衷論流弊.尚欠發揮。印光所說.多致力於此二者耳。及餘所答.皆悉圓融恰當。唯論四土一段.約理固無大礙.約事殊欠精詳。以凡聖同居.方便有餘二土.乃約帶業往生之凡夫.與斷見思惑之小聖而立.不可約佛而論。若約佛論.非但西方四土.全體寂光。即此五濁惡世.三途惡道.自佛視之.何一不是寂光。故曰毘盧遮那.徧一切處.其佛所住.名常寂光。徧一切處之常寂光土.唯滿證光明徧照之毘盧遮那法身者.親得受用耳。餘皆分證。若十信以下至於凡夫.理則有而事則無耳。欲詳知者.當細研彌陀要解論四土文。而梵網玄義.亦復具明[毘盧遮那、華言光明徧照、亦云徧一切處、乃一切諸佛究竟極果滿證清淨法身之通號、圓滿報身盧舍那佛亦然、若釋迦彌陀藥師阿閦等、乃化身佛之各別名號耳、盧舍那、華言淨滿、以其惑業淨盡、福慧圓滿、乃約智斷二德所感之果報而言、]。又須知實報寂光.本屬一土。約稱性所感之果.則云實報。約究竟所證之理.則云寂光。初住初入實報.分證寂光。妙覺乃云上上實報.究竟寂光。是初住至等覺.二土皆屬分證。妙覺極果.則二土皆屬究竟耳。講者於實報則唯約分證。於寂光則唯約究竟。寂光無相.實報具足華藏世界海微塵數不可思議微妙莊嚴。譬如虛空.體非羣相.而一切諸相.由空發揮。又如寶鏡.虛明洞徹.了無一物.而復胡來胡現.漢來漢現.實報寂光.即一而二.即二而一。欲人易了.作二土說。金輪呪法所示.乃三世因果。為獵為僧.乃前世因果。今得為人.福盡將墮.乃約迷不修.示前因後果。念佛閱經.悟二空理.證實相法.乃約省悟修持.示現因後果。且勿儱侗自任.謂現生便能如是。現生證實相者.非無其人。恐賢契無此善根。若不詳陳其故.或致妄期聖證.則志高而行不逮。久而久之.必致喪心病狂.未得謂得.未證謂證.求升反墜.弄巧成拙。究其結果.難免永淪惡趣。不但埋沒己靈.實為孤負佛恩。二空理唯言悟.則利根凡夫即能。如圓教名字位中人.雖五住煩惱.毫未伏斷.而所悟與佛無二無別[五住者見惑為一住、思惑為三住、此二住於界內、塵沙惑無明惑共為一住、此二住於界外、]。若約宗說.則名大徹大悟。若約教說.則名大開圓解.大徹大悟.與大開圓解.不是依稀仿彿明了而已。如龐居士聞馬祖待汝一口吸盡西江水.即向汝道.當下頓亡玄解。大慧杲聞圓悟薰風自南來.殿閣生微涼.亦然。智者誦法華.至藥王本事品.是真精進.是名真法供養如來。豁然大悟.寂爾入定。親見靈山一會.儼然未散。能如是悟.方可名大徹大悟.大開圓解。若云證實相法.則非博地凡夫之所能為。南嶽思大禪師.智者之得法師也。有大智慧.有大神通.臨終有人問其所證.乃曰.我初志期銅輪[即十住位、破無明、證實相、初入實報、分證寂光、初住即能於百三千大千世界、示作佛身、教化眾生、二住則千、三住則萬、位位增數十倍、豈小可哉、].但以領眾太早.只證鐵輪而已[鐵輪、即第十信位、初信斷見惑、七信斷思惑、八九十信破塵沙、伏無明、南嶽思示居第十信、尚未證實相法、若破一品無明、即證初住位、方可云證實相法耳、]。智者大師.釋迦之化身也。臨終有問未審大師證入何位。答曰.我不領眾.必淨六根[即十信位、獲六根清淨、如法華經法師功德品所明、]。損己利人.但登五品[五品、即觀行位、圓伏五住煩惱、而見惑尚未斷除、]。蕅益大師臨終有偈云.名字位中真佛眼.未知畢竟付何人[名字位人、圓悟藏性、與佛同儔、而見思尚未能伏、何况乎斷、末世大徹大悟人、多多是此等身分、五祖戒為東坡、草堂清作魯公、猶其上者、次則海印信為朱防禦女、又次則雁蕩僧為秦氏子檜、良以理雖頓悟、惑未伏除、一經受生、或致迷失耳、藏性、即如來藏妙真如性、乃實相之異名、]。蕅益大師示居名字.智者示居五品.南嶽示居十信。雖三大師之本地.皆不可測。而其所示名字觀行相似三位.可見實相之不易證.後進之難超越。實恐後人未證謂證.故以身說法.令其自知慚愧.不敢妄擬故耳。三大師末後示位之恩.粉骨碎身.莫之能報。汝自忖度.果能越此三師否乎。若曰.念佛閱經.培植善根.往生西方之後.常侍彌陀.高預海會.隨其功行淺深.遲早必證實相。則是決定無疑之詞.而一切往生者之所同得而共證也。又金輪咒法.不許問事.唯許問善根.問法門。而末世眾生.無論有善根無善根.皆當決定專修淨土.法門亦不須問。善根有.固宜努力。無.尤當篤培。則善根亦不須問。只宜持咒.助修淨業。勿輒作法.煩瀆佛聖。倘動輒作法.若身心不恭敬.不至誠.或致起諸魔事。唯一事宜作法.而非汝等分上事。如有發心出家者.自未證道.不能觀機.上叩佛慈.冥示可否.庶無匪徒敗種混入之弊。而今之收徒者.唯恐其不多。明知為下流.尚急急欲收.唯恐其走脫。誰肯如此決擇。貪名利.喜眷屬.致令佛法一敗塗地.莫之能興也。至於業障重.貪瞋盛.體弱心怯.但能一心念佛.久之自可諸疾咸愈。普門品謂若有眾生.多於淫欲瞋恚愚癡.常念恭敬觀世音菩薩.便得離之。念佛亦然。但當盡心竭力.無或疑貳.則無求不得。然觀音於娑婆有大因緣。於念佛外.兼持觀音名號亦可。或兼持楞嚴大悲等咒.亦無不可。至於閱經.若欲作法師.為眾宣揚.當先閱經文.次看註疏。若非精神充足.見解過人.罔不徒勞心力.虛喪歲月。若欲隨分親得實益.必須至誠懇切.清淨三業。或先端坐少頃.凝定身心.然後拜佛朗誦.或止默閱。或拜佛後端坐少頃.然後開經。必須端身正坐.如對聖容.親聆圓音。不敢蔭一念懈怠。不敢起一念分別。從首至尾.一直閱去。無論若文若義.一概不加理會。如是閱經.利根之人.便能悟二空理.證實相法。即根機鈍劣.亦可以消除業障.增長福慧。六祖謂但看金剛經.即能明心見性.即指如此看耳.故名曰但。能如此看.諸大乘經.皆能明心見性.豈獨金剛經為然。若一路分別.此一句是甚麼義.此一段是甚麼義。全屬凡情妄想.卜度思量。豈能冥符佛意.圓悟經旨.因茲業障消滅.福慧增崇乎。若知恭敬.猶能少種善根。倘全如老學究之讀儒書.將見褻慢之罪.獄聳淵深。以善因而招惡果.即此一輩人也。古人專重聽經.以心不能起分別故。如有一人出聲誦經.一人於旁.攝心諦聽。字字句句.務期分明。其心專注.不敢外緣一切聲色。若稍微放縱.便致斷絕.文義不能貫通矣。誦者有文可依.心不大攝.亦能誦得清楚。聽者惟聲是託.一經放縱.便成割裂。若能如此聽.比誦者能至誠恭敬之功德等。若誦者恭敬稍疏.則其功德.難與聽者相比矣。今人視佛經如故紙.經案上雜物與經亂堆。而手不盥洗.口不漱蕩.身或搖擺.足或翹舉。甚至放屁摳腳.一切肆無忌禪.而欲閱經獲福滅罪.唯欲滅佛法之魔王.為之證明讚歎.謂其活潑圓融.深合大乘不執著之妙道。真修實踐之佛子見之.唯有黯然神傷.潸焉出涕。嗟其魔眷橫興.無可如何耳。智者誦經.豁然大悟.寂爾入定。豈有分別心之所能得哉。一古德寫法華經.一心專注.遂得念極情亡.至天黑定.尚依舊寫。侍者入來.言天黑定了.只麼還寫.隨即伸手不見掌矣。如此閱經.與參禪看話頭.持咒念佛.同一專心致志。至於用力之久.自有一旦豁然貫通之益耳。明雪嶠信禪師.甯波府城人.目不識丁。中年出家.苦參力究。忍人所不能忍.行人所不能行。其苦行實為人所難能。久之大徹大悟.隨口所說.妙契禪機。猶不識字.不能寫。久之則識字矣。又久之則手筆縱橫.居然一大寫家。此諸利益.皆從不分別專精參究中來。閱經者亦當以此為法。此老語錄.已入清藏。譚埽庵以名進士.皈依座下.為制道行碑.有一萬餘言。閱經時.斷斷不可起分別。自然妄念潛伏.天真發現。若欲研究義理.或翻閱註疏。當另立一時.唯事研究。當研究時.雖不如閱時之嚴肅.亦不可全無恭敬。不過比閱時稍舒泰些。未能業消智朗.須以閱為主.研究但略帶。否則終日窮年.但事研究。縱令研得如撥雲見月.開門見山一樣.亦只是口頭活計。於身心性命.生死分上.毫無干涉。臘月三十日到來.決定一毫也用不著。若能如上所說閱經.當必業消智朗。三種情見.當歸於無何有之鄉矣。若不如是閱經.非但三種情見.未必不生。或恐由宿業力.引起邪見.撥無因果。及淫殺盜妄種種煩惱.相繼而興.如火熾然。而猶以為大乘行人.一切無礙。遂援六祖心平何勞持戒之語.而諸戒俱以破而不破為真持矣。甚矣.修行之難得真法也。所以諸佛諸祖.主張淨土者。以承佛慈力.制伏業力.不能發現耳。當以念佛為主.閱經為助。若法華.楞嚴.華嚴.涅槃.金剛.圓覺。或專主一經。或此六經.一一輪閱。皆無不可。而閱之之法.斷斷不可不依吾說.而茍且從事。致令不思議利益.由肆無忌憚.并分別妄情而失之.豈不哀哉。吾昔謂汝與師㲀已能徹底信向淨土法門.及觀汝問徐君諸稿.則又欲持咒.又欲研究戒學。以密咒功德.淨土中無此稱述。便中心漾漾.毫無定見。汝是何等根機.而欲法法咸通耶。其急切紛擾.久則或致失心。吾與徐君言.祈彼極力開示.以盡法門師友之誼。師㲀以密宗氣沖塵沾.皆獲解脫.淨宗無此等益。何不觀五逆十惡.臨終獄現.念佛數聲.即獲往生乎。又何不觀華嚴證齊諸佛之等覺菩薩.尚以十大願王回向往生.以期圓滿佛果乎。若謂有勝此者.便欲廢此修彼。何不體貼佛祖千經萬論殷勤丁寧之至意乎。刻實論之.大乘法門.法法圓妙。但以機有生熟.緣有淺深.故致益有難得與易得耳。善導.彌陀化身也。其所示專修.恐行人心志不定.為餘法門之師所奪。歷敍初二三四果聖人.及住行向地等覺菩薩.末至十方諸佛.盡虛空.徧法界.現身放光.勸捨淨土.為說殊勝妙法.亦不肯受。以最初發願專修淨土.不敢違其所願。善導和尚.早知後人者山看見那山高.渺無定見.故作此說。以死盡展轉企慕之狂妄偷心。誰知以善導為師者.尚不依從。則依從之人.殆不多見。豈夙世惡業所使.令於最契理契機之法.覿面錯過.而作無禪無淨土之業識茫茫.無本可據之輪迴中人乎.哀哉。吾以汝究學心切.若常致書通問.彼此皆為煩擾。因問師㲀有無教乘法數等書.令請去.則有處查閱。翻譯名義.係釋梵語名義之書。釋氏稽古略.係載歷代佛門事迹之書。閱藏知津.係標示大藏經論語錄及諸著述大意之書。龍藏彙記.即是清藏目錄。此諸書皆不可不有。有此諸書.如一師相隨.有問即答。未斷煩惑之人.須依事懺。懇切極處.不思議妙理.徹底圓彰。若捨事說理.只成得一個畫餅利益。說時則有.用時則無。又高僧傳初二三四集.居士傳.比丘尼傳.善女人傳.淨土聖賢錄.皆記古德之嘉言懿行。閱之.自有欣欣向榮之心.斷不至有得少為足.與卑劣自處之失。宏明集.廣宏明集.鐔津文集.折疑論.護法論.三教平心論.續原教論.一乘決疑論.皆護教之書。閱之.則不被魔外所惑.而摧彼邪見城壘矣。此等諸書.閱之.能令正見堅固.能與經教互相證明。且勿謂一心閱經.置此等於不問。則差別知見不開.遇敵或受挫辱耳。汝書所陳.有未標示者.若能詳細體察.其意固自彰彰。又二空.即我空法空。我空者.謂於五陰色受想行識中.了知若色若心[色即色法、下四即心法、].悉皆因緣和合而生.因緣別離而滅.了無主宰之實我可得。法空者.於五陰法.了知當體全空。心經照見五蘊皆空.即是其義。只此法空之理.即是實相。由破無明.證實相.故曰度一切苦厄也。實相者.法身理體.圓離生滅斷常空有等相.而為一切諸相之本.最為真實.故名實相。此之實相.生佛同具。而凡夫二乘.由迷背故.不能得其受用。喻如衣裏明珠.由不知故.不免貧窮。非曰在迷凡夫與證真諦之二乘.無此理體也。悟者.了了分明.如開門見山.撥雲見月。又如明眼之人.親見歸路。亦如久貧之士.忽開寶藏。證者如就路還家.息步安坐。亦如持此藏寶.隨意受用。悟則大心凡夫.能與佛同。證則初地不知二地舉足下足之處。識此悟證之義.自然不起上慢.不生退屈。而求生淨土之心.萬牛亦難挽回矣。又凡鈔錄文字.必須諦審精詳.不可粗略了事。彌陀要解序.經成時大師節略.語句便不圓潤。而末後云.不敢與二翁競異.亦不必與二翁強同.譬如側看成峯.橫看成嶺.縱皆不盡廬山真境.要不失為各各親見廬山而已。時師略去此譬.不必與二翁強同之必字.訛作敢字.便成我慢自大.藐視二翁。意中便有二翁所註違經.不敢依從之義。并與下譬相反。實為冤誣蕅益.貽誤後學.讀之令人痛心疾首。今之時.是何時也。南北相攻.中外相敵。三四年來.人死四五千萬。自有生民以來.未聞有如此之慘悽者。又復風吹.水衝.地震.瘟疫.各處頻頻見告。又兼水旱.不一年中.每兼受其災。諸物之貴.比昔幾倍。當斯時也.幸而得生.敢不竭力專修淨業.以期往生淨土乎。敢以倖得之身.遊逸其志.不注定一法.而泛泛然致力於不契時機之法門乎。倘或一息不來.而欲再聞如此之徑直法門.恐無有如是之儌倖也已。


👉 正編上冊 第115頁

印光法師文鈔 正編卷一
[11-033] 復永嘉某居士書五

字詞簡釋 (僅列部分字義、其他字義請另查詢字辭典、電腦自動產生、僅供參考)

【并】 ①[副詞]一齊。通「並」。②[連接詞]而且。通「並」。③[動詞]合。通「併」。④... [注音ㄅㄧㄥˋ]
【愛我】 愛:喜好、親慕。
【鈔】 ①[名詞]文學作品等經過選錄而編成的書。②[動詞]謄寫。③...
【令】 ①使、讓。[動詞] ②敬辭。用以尊稱他人的親屬或有關係的人。[形容詞]③...
【从】 同「從」。(「從」的異體字)
【恐】 ①[副詞]大概、或者。表疑慮不定的語氣。②[動詞]害怕、畏懼。③[動詞]威脅、使害怕。
【加被】 指諸佛如來以慈悲心加護眾生。
【然】 ①對、正確。②如此。③但是、可是。雖。④然後。⑤形容詞或副詞詞尾。⑥用於句末,表肯定、斷定的語氣。⑦表示比擬的語助詞。⑧唯,表應答。⑨姓。
【然】 ①燒。燃的本字。②贊同。[動詞]
【纘】 繼承。[注音ㄗㄨㄢˇ]
【况】 同「況」。
【夢東】 徹悟際醒大師,別號夢東禪師。世稱淨土宗十二祖。
【華言正定】 「梵語三昧,華言正定」。
【杲日】 明亮的太陽。[注音ㄍㄠˇ ㄖˋ]
【迹】 同「跡」。
【佛子】 受戒的佛門弟子、菩薩的通稱、引申指具佛性的慈惠之人。
【咸】 都、皆、全。[副詞][注音ㄒㄧㄢˊ]
【修持】 修行。
【學問】 ①求學所得的知識。②學與問。③道理。
【阿伽陀】 丸藥,特別是指解毒藥。為梵語agada的音譯。[注音ㄚ ㄑㄧㄝˊ ㄊㄨㄛˊ]
【愈】 ①[副詞]更加、越發。②[動詞]病情好轉、病好了[痊愈/病愈]。③勝過、高明。④姓。
【發明】 ①創造性的闡發前人不知的義理。②...
【思惑】 (詳見:佛光大辭典)
【徧】 「遍」的異體字。
【舍】 ①房屋、住宅。[注音ㄕㄜˋ]②放棄、放下。通「捨」。[注音ㄕㄜˇ]③...
【呪】 同「咒」。
【儱侗】 含糊籠統。[注音ㄌㄨㄥˇ ㄊㄨㄥ]
【賢契】 對弟子或朋友子姪輩的敬稱。
【見惑】 見道所斷惑之略稱。又作見煩惱、見障、見一處住地。指在見道時所斷滅之惑。修道時所斷滅之惑,則稱修惑(或思惑)。... (詳見:佛光大辭典)
【五祖戒】 五祖.寺名。師戒禪師.曾為黃梅五祖寺之住持.故世稱五祖戒。(文鈔 [21-114])
【淨業】 佛教稱使往生西方淨土的修行。(修持淨業:謂改過遷善及念佛、即生即願往生西方。)
【庶】 ①[副詞]相近、差不多。②[名詞]古代平民稱為「庶」。③[形容詞]眾多。④[形容詞]旁支的、旁系的。[注音ㄕㄨˋ]
【娑婆】 指釋迦牟尼佛所教化的世界,也就是我們這個世界。
【圓音】 佛說法之音。
【卜度】 揣度、猜想。[注音ㄅㄨˇ ㄉㄨㄛˋ]
【熾】 ①火勢旺盛。②強盛。③燃燒。[注音ㄔˋ]
【祈】 請、求。
【誼】 ①應有的道理或原則。通「義」。②交情。③...
【回向】 迴向,又作回向、轉向、施向。以自己所修之善根功德,迴轉給眾生,並使自己趨入菩提涅槃。或以自己所修之善根,為亡者追悼,以期亡者安穩。諸經論有關迴向之說甚多。(佛光大辭典)
【敍】 「敘」的異體字。
【偷心】 禪林用語。原指偷盜之心;於禪林中轉指向外分別之心。係對動念之貶責。(佛光大辭典)
【覿】 見。拜訪、探視。[注音ㄉㄧˊ]
【比丘尼】 女子出家受具足戒者的通稱。梵語bhikṣuṇī的音譯。也譯作「比邱尼」、「苾蒭尼」。
【比丘】 男子出家受具足戒者的通稱。為梵語bhikṣu的音譯。也譯作「比邱」、「苾芻」。
【儌倖】 僥倖。

上一頁 回主頁 回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