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倫盡分 閑邪存誠 諸惡莫作 眾善奉行
真為生死 發菩提心 以深信願 持佛名號

印光法師文鈔 續編 卷上 (續編上冊)
上一頁 回主頁 回目錄 下一頁

致廣慧和尚書

致廣慧和尚書[民國二十九年正月]

四五年來.未得一晤.不勝憶念。去秋法度監院師來山.云.擬往南洋新加坡.祈光與一二相識之人寫一信.俾南洋人無從生疑。光于二十六年戰事起後.絕不知山上情景.得度師面述.不勝歡喜。因交度師三百圓.與度師說.祈彼轉稟座下.不知度師言及否。五臺為文殊應化道場.在昔高人住止.不勝其多。清季以來.國家不暇提倡.以致所云道場.只存寺廟.欲求一清淨戒僧、亦甚難得。自光緒三十三年.恆修乘參二老.發菩提心.于北台頂.蓋一廣濟茅篷.光聞其名.心極欽佩.未能覿面談敍。二老去後.果定上人繼志住持.曾見四五次.亦未詳談。至民二十四年.座下與胡居士來蘇見訪.其時正在風雨飄搖.存亡莫定之時.直是救亡不暇.何能談及其餘。幸文殊大士加被.俾成永固之業。而各居士聞之.悉為計劃將來弘法方鍼。法度師持聶雲臺所訂章程.有萬年僧眾道糧基金一條.光閱之.不勝欣慰。以欲轉法輪.須賴食輪.若無食輪.道何由修.故為急務。

現在江浙各省.佛法雖衰.由天災人禍相繼降作.一班在家居士.羣起而提倡念佛。雖似占僧之佛事財利.然其為佛法之屏藩.不在小處。當光緒初.上海各報.日載僧人劣迹。其雖有事實.而憑空捏造者居多半。自民國以來.居士修持機關.各處咸有.各報館遂不敢日載捏造之謠言.以誣蔑佛法。近來佛法.約居士邊論.似乎大興.約僧眾邊論.則絕無興相。何以故.居士多以念佛為主。僧眾之應酬經懺者.日只以為人念經拜懺為正事.修持一事.置之度外。有正念者.歸于宗門。參禪一事.非小根行人所做得到。即做到大徹大悟地位.而煩惱未能斷盡.生死仍舊莫出。

現在人且勿論.即如宋之五祖戒[五祖.寺名.師戒禪師住五祖寺.故名五祖戒。].草堂清.真如喆.其所悟處.名震海內。而五祖戒後身為蘇東坡。東坡聰明蓋世.而不拘小節.妓館婬坊.亦常出入。可知五祖戒悟處雖高.尚未證得初果之道.以初果得道共戒.任運不犯戒[任運者.自然而然也。]。未證初果者.要常常覺照.方可不犯。初果則自然而然不至犯戒。如耕地.凡所耕處.蟲離四寸.道力使然。若不出家.亦復娶妻。而雖以要命之威力脅之.令行邪婬.寧肯捨命.終不依從。東坡既曾出入婬坊.則知五祖戒尚未得初果之道力.說什麼了生死乎。

真如喆後身.生大富貴處.一生多受憂苦。既知其生大富貴處.又不明指為誰者.得非宋之欽宗乎。金兵相逼.徽宗禪[音繕.傳也。]位于太子.始末二年.遂被金兵擄徽欽二宗去.均向金稱臣.死于五國城。以真如喆之悟處.生于皇宮之大富貴處.此之富貴.也是虛名.一生多受憂苦.乃是實事。以大國皇帝.被金擄去為金臣.可憐到萬分了。

草堂清後身作曾公亮.五十歲拜相.封魯國公。然于佛法亦甚疏遠.未及東坡之通暢矣。海印信.亦宋時宗門大老.常受朱防禦[防禦武官名]家供養。一日.朱家見信老入內室.適生一女.令人往海印寺探.則即于女生時圓寂。此語杭州全城皆知。至滿月日.圓照本禪師.往朱防禦家.令將女兒抱來.女兒一見圓照即笑。圓照呼曰.信長老.錯了也。女孩遂一慟而絕。死雖死矣。還要受生.但不知又生何處。

秦檜.前生乃鴈蕩山僧.以前生之修持.為宋朝之宰相.受金人之賄賂.事事均為金謀.殺金人所怕之岳飛。凡不與伊同謀者.或貶謫.或誅戮。卒至死後永墜地獄.百姓恨無由消.遂以麫作兩條[秦檜與夫人]共炸而食之.名之為油炸檜。又鑄鐵像.跪于岳墳前.凡拜岳墳者.皆持木板痛打.又向其頭其身尿以洩恨。後有姓秦的.作浙江巡撫.謂鐵人于岳墳前被人尿.汙穢岳墳.投之西湖.俾岳墳常得清淨。自後西湖水臭.不堪食用。常見湖中漂幾死屍.及去打撈.又沈下去。因茲出示.多來船舫.圍而打之.則是鐵鑄之泰檜.與其夫人.幷金兀术。知其罪業深重.仍令安置墳前.被人打尿。光于民國十年.至岳墳.仍舊尿得汙皁不堪。

夫以五祖戒、草堂清、真如喆、之道德.尚不能了生死。而為大文宗、為宰相.已遠不如前生。至喆老為皇帝.而為臣于虜廷.則可憐極矣。秦檜之結果.令人膽寒而心痛。以多年禪定工夫.後世得為宰相。一被金人之賄賂所迷.直成香臭、好歹、忠奸、不知之癡獃漢。及至打尿其像.炸食其身.千百年來.尚無更改。參禪人以宗自雄.不肯仗佛力以了生死者.儻一念此結果.能不自反曰.仗自力與仗佛力相差懸遠.曷若專修淨業.以祈現生了脫之為愈乎。宋朝大名鼎鼎之宗匠.來生尚退步于前生.再一來生.又不知作何行狀乎。

光宿業深重.生甫六月.後遂病目.一百八十曰.未一開目。除食息外.晝夜常哭.在老人皆料其不能得見天日。而承宿善根.好而仍見天日.實為萬幸。入塾讀書.又受程朱闢佛之毒.幸無程朱之學問.否則.早已生身陷入阿鼻地獄矣。由是疾病纏緜.空過數年。因思佛法東來.經幾多聖君賢相.以護持流通。程朱之說.不足為訓。因出家為僧.專修淨業。先師以參究提命.則曰.弟子無此善根.願專念佛.以期帶業往生耳。六十年來.悠悠虛度.今已八十.尚未心佛相應。若或專仗自力.則其自誤.何堪設想。然以六十年之閱歷.及詳察自他之善根。仗佛力者.尚不易即證三昧.仗自力者.誰是超過五祖戒、草堂清、真如喆、以上之人。

民國以來.大改舊章.廢經廢倫.廢孝免恥.實行獸化.舉國若狂.互相殘殺.日事戰爭。有智識者.恐人道或幾乎熄.于是各各設法挽救。明三世之因果.闡六道之輪迴。普令老幼男女.同念萬德洪名。其間雖不無隨人湊鬧熱.而實有愚夫愚婦.得大感應者。今舉其二.以顯其不可思議之迹耳。

一.雲南.保山城內.鄭慧洪[乃皈依法名.俗名不記得。].經商昭通.于民十一年.函祈皈依.因以所印之書寄之。彼即勸其父母喫素念佛。其父[名伯純]乃博學隱士.初專研究易經數年。次又研究丹經。以其子慧洪.勸其學佛.遂又研究禪宗。後則專修淨業.與其夫人.同求皈依。伯純.法名德純.夫人.法名德懿。民二十二年.慧洪由川回滇.道經蘇州.住報國寺數日。次年春.慧洪死.其母心疼兒子.服毒.結跏趺坐.合掌念佛而逝。逝後面貌.光華和悅.凡見聞者.莫不讚歎。保山.乃雲南邊地.素不知佛。伯純.以博學宿德.提倡淨土.有智慧者.稍有信從。其夫人服毒.結跏趺坐.念佛而逝。一邑之人.十有八九.皆信伯純所說.而念佛求生西方矣。若善知識臨終.能結跏趺坐.合掌念佛.亦不平常。况以無學問之老太婆服毒.而能如是.設非佛力加被.曷克臻此乎。由是知佛力不可思議.法力不可思議.眾生心力不可思議。然眾生雖具有不可思議之心力.不以佛力法力加持.亦不能得其受用。由蒙佛力法力加持.俾眾生心力.完全顯現。故得毒不能毒.現奇特相.以為一方之導。彼以愚婦之資格.尚能現如此之奇特相。而鬚眉丈夫.堂堂比邱.當亦可以自奮.而決志力修矣。

二.則江蘇如皋.掘港.陸紫卿[法名德超].稍通文字之農夫。夫妻子女均皈依。其女出家.仍在家住。其子出家.未幾死。其出家衣服戒費.及送終費.皆彼供給。意欲以田產賣盡.做功德.以免有所挂念。田已賣矣.其兄知之.令其贖回。其兄以弟無子.當以己子承繼.謀家產起見.勢極凶勇。不得已.覓鄉長說其事。其田定規賣得便宜.故鄉長不肯令贖。其人進退兩難.從鄉長家出.即投河而死.其屍直立水中.面西合掌。其家知之.往迎其屍。因寄信靈巖當家.祈于念佛堂立一牌位.方知其事。此去年臘月八日事。世有立化者.然亦不多。德超.投河而直立河中.校彼平地立化者.為奇特。設非通身放下.決期往生者.能如是乎。

夫以五祖戒、草堂清、真如喆、之所悟.聲震全國。死後為宰相、為皇帝.其道力已退步.而况了生死乎。此二人.乃愚夫愚婦之資格.臨終橫死.比得道之善知識無少軒輊。可知自力之不足恃.佛力之難思議。近世為僧者.率以參禪為無上乘.念佛為愚夫愚婦之修持。今謂古之參而大悟已證者.則其神通道力.固非凡情所能測度。其大悟而未證.如五祖戒等.能如此二人之景象乎。一則專仗自力.一則兼仗佛力.故致上智不及下愚.弄巧翻成大拙也。

故大集經云.末法億億人修行.罕一得道.唯依念佛.得度生死。由是元明以來.凡宗家知識多皆提倡念佛.如中峰本.楚石琦等。蓮池悟後.主張淨土。徹悟悟後.廢參念佛。以觀時之機.不得不然。如夏葛而冬裘.渴飲而飢食.不可死守一法。相宜而行.則有大利而無少弊矣。又淨土一法.普利羣機.實為如來一代時敎中之特別法門.其利益超出一代通途敎理之上。古德謂.以果地覺.為因地心.故得因該果海.果徹因源.可謂最善形容.妙無以加者矣。而况蓮宗四祖.法照大師.親見文殊.示以念佛。可不仰遵聖意.專主念佛。尚欲仗自力而棄佛力.只圖撐大門庭.不計得益與否.慕虛名而輕實益.其喪心病狂.何至如此之極乎。按高僧傳三集.法照大師傳云。大師于大曆二年.棲止衡州雲峯寺.屢于粥缽中.現聖境.不知是何名山。有曾至五臺者.言必是五臺。後遂往謁。大曆五年.到五臺縣.遙見白光.循光往尋.至大聖竹林寺。師入寺.至講堂.見文殊在西.普賢在東.據師子座.說深妙法。師禮二聖.問言.末代凡夫.去聖時遙.知識轉劣.垢障尤深.佛性無由顯現。佛法浩瀚.未審修行于何法門.最為其要。唯願大聖.斷我疑網。文殊報言.汝今念佛.今正是時。諸修行門.無過念佛.供養三寶.福慧雙修。此之二門.最為徑要。所以者何。我于過去.因觀佛故.因念佛故.因供養故.今得一切種智。故知念佛.諸法之王。汝當常念無上法王.令無休息。師又問.當云何念。文殊言.此世界西.有阿彌陀佛。彼佛願力.不可思議。汝當繼念.令無閒斷.命終之後.決定往生.永不退轉。說是語已.時二大聖.各舒金手.摩師頂.為授記莂.汝以念佛故.不久證無上正等菩提。若善男女等.願疾成佛者.無過念佛.則能速證無上菩提。語已.時二大聖.互說伽陀。師聞已.歡喜踴躍.疑網悉除。此係法照大師.親到竹林聖寺.蒙二大聖所開示者。清涼舊志.被無知禪僧.將所開示.改作禪語.殊可痛恨。近修之志.按高僧傳三集.法照大師傳錄。不標清涼志者.恐不知者.以舊志閱之.則反為疑謗。瞎正法眼.斷人善根.罪莫大焉。此段前後俱略.其開示處.一字不遺。唯于照字.為順口氣作師字.特為標明。

五臺.乃文殊應化之道場。文殊.乃七佛之師。自言.我于過去.因觀佛故.因念佛故.今得一切種智。是故一切諸法.般若波羅蜜.甚深禪定.乃至諸佛.皆從念佛而生。過去諸佛.尚由念佛而生。况末法眾生.業重福輕.障深慧淺。藐視念佛.而不肯修.意欲一超直入如來地.而不知欲步五祖戒、草堂清、之後塵.尚不能得乎。禪宗自梁發源.其敎人親見自性之法語.雖高超玄妙.猶有文義。六祖後.南嶽、青原、二祖.遂用機鋒轉語.唯恐人以解義為悟.而不能實證.故以此法.杜妄充悟道之弊。而其參究工夫.大非易易.多有數十年尚未徹了者。趙州八十.尚南北參叩.故云.趙州八十猶行腳.只為心頭未悄然。可知此種大根行人.尚如是之勤勞.况根性下劣者乎。至宋而禪道仍大興.則實證者蓋寥寥矣。即如五祖戒.乃非常之人.為雲門偃之法孫.為宋大覺璉國師之法祖。門庭高峻.若龍門然.學者每每望崖而退。在當時之聲望.何等赫然.而只一見惑.尚未曾斷.說什了生脫死.超凡入聖乎哉。戒公後身為東坡.乃緇素通知.守杭時.尚不拒妓女來往。可知仍是具縛凡夫.連須陀洹之初果.尚未曾得。

今人誰有五祖戒之道力.猶欲仗自力以了生死.而又高推禪宗.藐視淨土.其故何哉。一則以少閱經典.及華嚴經。或曾閱過.絕不注意。二則不知禪家宗旨.無論問佛、問法.縱盡世間所有為問.答時悉皆指歸本分.絕不在佛、在法.及在諸事上答。所謂問在答處.答在問處。若認做按事說者.則完全錯會了也。而今人業深慧淺.每將直指本分之話.認做解義訓文之詞。如趙州云.老僧念佛一聲.漱口三日。及佛之一字.吾不喜聞。箇箇認為實話.遂以念佛為不屑而藐視之.不知趙州佛之一字.吾不喜聞下.有問.和尚還為人否。州曰.佛佛乎。有問.和尚受大王如是供養[趙國父子二王.及燕王.均恭敬供養。].如何報答。州云.念佛乎。又僧問.十方諸佛.還有師也無。州云.有。問.如何是諸佛師。州云.阿彌陀佛.阿彌陀佛乎。夫念佛一聲.漱口三日.與佛之一字.吾不喜聞.及以佛佛為人.以念佛報恩.以阿彌陀佛為十方諸佛師.皆是指歸本分之轉語。若將前之二語.認做實話而實行之.必至謗佛謗法謗僧.永墮惡道。若將後之三語.認做實話而實行之.必至業盡情空.現生證聖.往生上品.漸至成佛。此二種話.各禪書均一齊同錄。前二語.凡一切人.皆常提倡。後三語.吾數十年來.未見一人言及一句者。前後所說.皆歸本分。後三句.縱不會趙州之意.其利益比會得趙州之意更大。以雖不會趙州之祖意.乃是遵如來金口誠言之佛敎。前二句.縱會得趙州意.也不過是開悟而已.其去了生死尚大遠在。何以一人之話.會不得當做實話.其禍莫測.而人人提倡。會不得當做實話.其利無窮.而舉世無聞。良由最初未遇真善知識.不在己躬研究.一聞希奇相似闢駁之語.則中心悅愉.常常提倡。不知古人令人親見本來之直捷話.認做鄙棄念佛之謗法話.末世此一類人甚多。除知自諒.有涵養.決不肯以測字之法為參宗之法者.不受其病。否則.悉是以誤為悟之流.尚可以循例而行.不思改革乎。况且各處居士.護持廣濟之心.極其熱烈.若猶以參禪之名自命尚可。若以仗自力不能得大利益.將何以報答諸居士之熱心.又何以奮發諸居士之道念乎。

光愧無才德.然以出家六十年之閱歷.本不敢對一切人說。但以果定上人.與和尚.均肯垂青枉顧。兼以年已八十.朝不保夕。不以光之所知.供碧山常住.實抱歉之至。念佛法門.乃律、敎、禪、密、諸宗之歸宿.人、天、凡、聖、成佛之捷徑。一切法門.無不從此法界流。一切行門.無不還歸此法界。小知見人.均謂是愚夫愚婦之法門。豈知華嚴會上.善財以十信後心.受文殊敎.徧參知識.隨聞隨證。末後至普賢菩薩所.蒙其加被開示.所證與普賢等.與諸佛等。普賢為其稱讚如來勝妙功德.令其發十大願王.以此功德.回向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以期圓滿佛果。併勸盡華藏世界海諸菩薩.一致進行.求生西方。夫華藏海眾.無一凡夫、二乘.及未破無明之權位菩薩。最下者.即為圓敎初住。其人已能于無佛世界.現身作佛.及隨類現種種身.以度脫眾生。此後從二住.以至十住、十行、十迴向、十地、等覺.位位倍勝。是諸菩薩.皆以十大願王.求生西方。彼何人斯.敢與彼抗。由是知念佛法門.實為十方三世一切諸佛.上成佛道.下化眾生.成始成終之總持法門。故得九界同歸.十方共讚.千經併闡.萬論均宣。以其是以果地覺.為因地心.而即得因該果海.果徹因源也。伏願和尚.愍光愚誠.觀時之機.輟參念佛。遵文殊普賢之聖訓.步徹悟蓮池之芳塵。俾學者咸得現生了脫之益.令護法同預蓮池上善之會。三世諸佛.悲心大慰于寂光。五宗列祖.破顏微笑于真際。巍巍五臺.既有弘成始成終之人。芸芸佛子.當齊修心作心是之道。不知和尚肯垂聽否。若曰.人各有志.何可強逼.汝守汝法.吾行吾道.亦只自愧狂妄.不敢再瀆。祈將此書.寄回靈巖.當于大殿文殊菩薩前焚之.以表光區區為五臺之愚誠耳。


👉 續編上冊 第365頁

印光法師文鈔 續編卷上
[21-154] 致廣慧和尚書

字詞簡釋 (僅列部分字義、其他字義請另查詢字辭典、電腦自動產生、僅供參考)

【祈】 請、求。
【于】 ①[連接詞]和、與。②[助詞]用於句首或句中,無義。用於句尾,表示疑問的語氣。同「乎」。③[動詞]去、往。取。④...
【于】 [介詞]①在。同「於」。②以、用。③對、對於。④至、到。⑤依照。⑥為了。
【覿】 見。拜訪、探視。[注音ㄉㄧˊ]
【敍】 「敘」的異體字。
【加被】 指諸佛如來以慈悲心加護眾生。
【鍼】 ①縫布帛的工具。同「針」。②古代以砭石為材質的醫療用具。③[動詞]刺。[注音ㄓㄣ]
【法輪】 指佛法。佛陀說法能摧破眾生的煩惱,猶如輪王的輪寶能輾摧山嶽巖石,而又不停滯於一人、一處,輾轉傳人,有如車輪,故稱為「法輪」。
【然】 ①對、正確。②如此。③但是、可是。雖。④然後。⑤形容詞或副詞詞尾。⑥用於句末,表肯定、斷定的語氣。⑦表示比擬的語助詞。⑧唯,表應答。⑨姓。
【然】 ①燒。燃的本字。②贊同。[動詞]
【迹】 同「跡」。
【修持】 修行。
【咸】 都、皆、全。[副詞][注音ㄒㄧㄢˊ]
【五祖戒】 五祖.寺名。師戒禪師.曾為黃梅五祖寺之住持.故世稱五祖戒。(文鈔 [21-114])
【喆】 「哲」的異體字。[注音ㄓㄜˊ]
【令】 ①使、讓。[動詞] ②敬辭。用以尊稱他人的親屬或有關係的人。[形容詞]③...
【幷】 ①[副詞]一齊。通「並」。②[連接詞]而且。通「並」。③[動詞]合。通「併」。④... [注音ㄅㄧㄥˋ](「并」的異體字)
【皁】 ①黑色。黑色的。②洗衣去汙的用品。同「皂」。③... [注音ㄗㄠˋ]
【儻】 如果、倘若。同「倘」。[連接詞][注音ㄊㄤˇ]
【淨業】 佛教稱使往生西方淨土的修行。(修持淨業:謂改過遷善及念佛、即生即願往生西方。)
【愈】 ①[副詞]更加、越發。②[動詞]病情好轉、病好了[痊愈/病愈]。③勝過、高明。④姓。
【學問】 ①求學所得的知識。②學與問。③道理。
【恐】 ①[副詞]大概、或者。表疑慮不定的語氣。②[動詞]害怕、畏懼。③[動詞]威脅、使害怕。
【喫】 同「吃」。[注音ㄔ]
【况】 同「況」。
【比邱】 男子出家受具足戒者的通稱。也譯作「比丘」。
【挂】 懸吊。通「掛」。[注音ㄍㄨㄚˋ]
【校】 [動詞]①較量、計較。②訂正、考訂。考核、考究。③考核、考究。④計算。⑤古代的刑具。枷械的統稱。[注音ㄐㄧㄠˋ]
【校】 [名詞]①施教求學的地方。②中級軍官的名稱,分上校、中校、少校三級。③姓。[注音ㄒㄧㄠˋ]
【敎】 同「教」。「教」的異體字。
【閒斷】 同「間斷」。
【閒】 ①[名詞]中間。同「間」[注音ㄐㄧㄢ]。②[名詞]同「間」。[注音ㄐㄧㄢˋ][名詞]空暇無事的時候。閒散輕簡的職務。[注音ㄒㄧㄢˊ][形容詞]空暇無事。安靜悠閒。與正事無關的、不緊要的。⑤[副詞]隨意的、不經心的。[注音ㄒㄧㄢˊ]
【見惑】 見道所斷惑之略稱。又作見煩惱、見障、見一處住地。指在見道時所斷滅之惑。修道時所斷滅之惑,則稱修惑(或思惑)。... (詳見:佛光大辭典)
【緇素】 黑和白,指僧俗。出家眾通常披著黑衣,故以緇代稱;在家者披著素衣,故又稱白衣。緇素即出家、在家之並稱。
【箇】 同「個」。
【徧】 「遍」的異體字。
【回向】 迴向,又作回向、轉向、施向。以自己所修之善根功德,迴轉給眾生,並使自己趨入菩提涅槃。或以自己所修之善根,為亡者追悼,以期亡者安穩。諸經論有關迴向之說甚多。(佛光大辭典)
【併】 ①[副詞]一齊。通「並」。②[動詞]合在一起。③[動詞]排除。通「摒」。④[動詞]拚命。[注音ㄅㄧㄥˋ]
【迴向】 迴向,又作回向、轉向、施向。以自己所修之善根功德,迴轉給眾生,並使自己趨入菩提涅槃。或以自己所修之善根,為亡者追悼,以期亡者安穩。諸經論有關迴向之說甚多。(佛光大辭典)
【伏願】 表示願望的敬辭。
【愍】 [動詞]恤、哀憐。[注音ㄇㄧㄣˇ]
【佛子】 受戒的佛門弟子、菩薩的通稱、引申指具佛性的慈惠之人。

上一頁 回主頁 回目錄 下一頁